第二百零九章 暴雨将至_风骨_黃金屋中文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风骨 (ie)”查找!

  等武藤离开,不知躲在哪里的沈管家走了进来:“东家,您没事吧?”

  当转过头看向沈管家时,纪敏眼眶虽然红着,但脸上却反常得没有半分刚才的哀伤情绪留存,更是冷声反问道:“我会有什么事?”

  即便早就知道纪敏抗日的决心,但沈管家在看到刚才那一幕时,他还是有些担心纪敏会顾念旧情而……变得没那么坚定。可在此时看到纪敏这副模样,知晓对方只是在麻痹武藤后,沈管家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语带双关得说道:“没事就好,明天缺的东西,我已经安排小伍去采买了。”

  “小伍?”听说安排的是小伍,纪敏的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以后有什么事,尽量还是让别人去吧。除非我们三个人用车,尽量别让小伍去外面跑。”

  如果小伍出事的话,她也就……没脸见徐希了。

  沈管家闻言怔了,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嘴巴无声张合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应道:“是,东家!”

  见他这听话模样,纪敏倒是很满意,她需要的就是眼前这样:一个会思考,有自己的主意,但又绝对忠于她安排的管家。

  不过毕竟人家刚来,怎么说也是一片好心,倒也不能真把人伤了,纪敏沉吟片刻后开口圆道:“我知道小五行事稳重细致,再加上他是车夫,派他出去采买是再合适不过。但他并不是钧竹轩的车夫,是希夷阁的。徐少爷是见我们店里车夫跑了,怕我们出行不方便,派过来给我们暂用的。若是出了什么事的,会引起整个天津卫的注意。”

  “而且……小伍毕竟是外人。”

  在现下这种情况,还会借自家的人给别人用,这话放出去都足显高义,更别说希夷阁还真这样做了。钧竹轩既然接受了小伍,哪怕他只是个仆人,也有保护他的责任与义务。如果让小伍受到伤害,那钧竹轩是真的没办法在天津卫立足了。

  初来乍到的沈管家是真的不知道小伍竟然是希夷阁派过来的,听纪敏这么一说,他马上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赶紧道歉:“是我的错,我会尽快熟悉店里人员及各项事宜,以争取早日成为东家的臂膀。”

  “无妨,你刚来不清楚也是正常的,先去休息吧,这些事急不得,反正最近也不会开门做生意。”

  说到这里,纪敏略有些落寞得小声抱怨道:“便是想做生意也没人上门。”

  心情被自己搅得极差的纪敏说完后便甩下沈管家,自己往水榭走去。今天的天气太闷了,让人也跟着烦闷得连饭都不想吃,看天色只怕下午会要下大雨。不过这天津比起南方来,确实是干燥了许多,能下点雨润润的话,或许能舒服一些吧。

  见纪敏要离开,跟在他身后的沈管家也明白现在天津卫的情况,点头应道:“现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不适合马上开门做生意。我们现在暂时要做的,就是与武藤保持好关系。”

  纪敏听后停下了脚步,但也只是点了点头,缓了片刻才沉声说道:“终有一天,我们会把这些侵略者全部赶出中国!”

  另一头徐希待在家里,其实也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闲:这不刚看了几页书,就有人来报,说是永田理来了。虽说府里的人对日本人没什么好印象,可是这位永田理好歹也帮过府里几次,所以大家还是不敢怠慢他,人一来就赶紧将迎进偏厅,还不忘通知徐希过来见客。

  听了小厮的话,徐希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书压了压额角,起身整了整衣服便往外走去。

  来到偏厅,永田理正在不紧不慢地喝着茶,看到徐希进来还不忘报怨:“光庆,这几次来的茶可没有在店里好喝,看来以后我要多往希夷阁跑跑才是。”

  徐希也是毫不相让,嘴里揶揄着永田理:“你就放过我那可怜的店吧,现在店里没了营生,我还得养着那么一大帮子人,你要是把我店里的茶全喝光了,回头给你办雅集时没有了茶你可别怨我。”

  听徐希这么一说,永田理的眼睛顿时一亮:“你答应为我办雅集了?”

  “我什么时候拒绝过?”徐希没好气地坐到了另一侧座椅上,接过了小厮送过来的冷泡茶喝了一口才看着永田理问道:“大热天的,不在家待着消暑,往我这里跑干什么?”

  永田理耐着性子等徐希说完,挑起眉毛刚想开口反驳,却意识到徐希当初真的没有明确拒绝过他,只是推说当时的情况复杂根本没办法办雅集而已。想到这里他连忙笑着摇了摇头:“倒是我想岔了,我给你道歉。”

  微微欠身之后,他才又开口分辨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你好些了没。”

  徐希心中止不住冷笑着,脸上却仍旧是那副病痛缠身导致的恹恹的模样,耷拉着眼皮回道:“最近发生太多事了,再加上天气暑热,这一空下来,人就有些乏得缓不过来了,大概歇息一阵子就好了。你啊,要是真想让我好,那就少打点我的主意。家里拢共就这么几件东西了,再要是给你倒腾走了,我这店就真不用开了。”

  永田理听徐希这口气,猜对方应该是还记着,之前自己过来讨要施家送的物件的事,有些不好意思地讪讪笑着分辨道:“那不是见猎心喜,一下没控制住嘛?我这模样你又不是没见过,便是老太公他老人家都不计较,你怎么一直记着这事?”

  一挑眉毛,徐希不干了,尖着嗓子反问道:“咋得?还怨我了不成?”

  听徐希起了高腔了,永田理马上低头拱手认错:“怨我,怨我!保证下次不会了。”为了掩饰尴尬,他话音刚落便急忙打开折扇扇了扇顾左言他道:“这天真闷,怕是要下大雨。”

  “得了吧,你这德性是改不了了,真要跟你计较这个,迟早得让你气死。”徐希根本不理会永田理岔开的话题,笑骂了一句,也不再开口。

  永田理这人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此时他已经给过机会了,既然对方不说,他也不会再多问一句。

  不过……今儿这天确实是有些闷,只怕过一阵子便要下大雨了也说不定。

  两人又随意来往了几句,结果徐希倒是绝口不提,轮到永田理憋不住了,眼睛一转直接凑过来开口神秘兮兮问道:“你知道谁被烧死在了贝勒府吗?”

章节目录

风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应景小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应景小蝶并收藏风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