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疗伤_摄政王你家王妃要悔婚_黃金屋中文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摄政王你家王妃要悔婚 (ie)”查找!

  她回到老丈人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宗政奕仿佛知道自己没有回来,一直都没有睡,睁大了眼睛往外看,老丈人也比较担心,这个地方的山林都很危险,外乡人不认识路,就特别容易迷路,而且这样的天气也很容易摔跤,那可就糟了。

  不过还好,叶凉湾平安回来了。

  她推开了外面的木门,然后一身湿气和疲惫,但是篮子被她保护得很好,一点儿都没有湿。

  老丈人见了她就很开心:“你回来了?怎么这么迟?我们都担心死了。”

  叶凉湾笑了笑:“雾太大了,山路不太好走,多花费了一些时间,劳烦您挂念了,这些是我给您采的,应该用得上。”

  老丈人很是感动,一旁的小孩子靠在他爷爷的腿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姐姐,叶凉湾笑了笑,伸手摸摸他的头:“小弟弟,谢谢你担心我了。”

  那孩子不知道是有点儿羞涩还是怎么的,转身就跑到了屋子里,再也不出来了。

  叶凉湾这还不能休息,还要煎药,换了一件以前老丈人儿媳妇的衣服,然后挽起头发,守在药罐子旁边衫火。

  这种东西她没有用过,不太得要领,但是还好有人帮忙,一碗药还是很快就煎出来了。

  叶凉湾让老人去休息,自己给宗政奕擦伤口。

  回去的时候,宗政奕还没有睡,一直瞪大了眼睛,见她进来就好像有点儿激动,要从床上下来。

  叶凉湾看了大惊,立刻冲过去按住他:”别动,你刚刚接好的骨头,乱动什么?“

  那人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伸手抱住了她的腰,她的腰肢纤细有力,一只手好像都能够握住,宗政奕死死的抱住她,靠着她的胸口,不说话。

  这样的动作,在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身上是找不到的,因为那个人从来不会先露出自己的脆弱,但是现在这个人,他会,雨夜里展示出来的不安和脆弱,都让叶凉湾不能够那么冷漠的将他看作是那个人。

  她顿了顿,伸手摸摸他的头:“好了,我不会把你扔掉的,不要担心好不好?”

  他沙哑着嗓子开口:“不要····离开,我·····害怕!”

  叶凉湾有那么一瞬间,心好像被这样的言语射穿了,但是却又啼笑皆非,这个和自己,是敌人的男人,自己能够心生怜悯吗?但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只是一个单纯的青年,那么,自己还可以这样对他吗?

  她点点头,将他从自己腰间别开:“好了,别这样,害怕什么?先来吃药,等你伤口好了,我走到哪儿,你就能够跟到哪儿,也不会走丢了是不是?”

  宗政奕听了,立刻就端过那还有点儿烫的药,一饮而尽,叶凉湾瞪大了眼睛,有点儿奇怪:“你慢点儿啊,这多烫。”

  宗政奕喝了药,然后眼巴巴地看她:“好····好起来,跟着你。”

  叶凉湾无奈的笑了:“行行行,只要你好起来,我一定会带着你的。”

  宗政奕也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脸颊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但是太浅了,而且还是那种抿唇羞涩的笑的时候才能够看出来,所以以前叶凉湾从未发现。

  他从前从来都不会这么笑,而且也不会这样羞涩的笑。

  叶凉湾看着看着,就觉得特别有意思,伸手在他的梨涡上戳了戳:“没有想到,你笑起来是这样的,真是不可思议。”

  宗政奕露出疑惑的神色,好像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叶凉湾也不解释,起身把自己弄好的药膏拿出来。

  “来,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要发炎了。”

  宗政奕好像有点儿不安的捂住了自己的领口,但是却又好像很想让她过来看看,于是神色特别的奇怪,叶凉湾也没有什么猜测,她知道,失忆的人很脆弱,而且还会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行为,这些都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她也不能,所以就当作平常吧。

  她小心的解开了宗政奕的衣服,露出来那具健美的躯体,上面虽然有着很多可怖的伤口,但是却也不能掩盖他的美感。

  叶凉湾挖出来一坨黑黑的药膏,然后抹在他的伤口上,小心的用绷带包扎起来,他后背上才是受伤最为严重的地方,而且都是那些可怖的擦伤,叶凉湾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够保证不留疤,但是也不能不管,于是就给敷了厚厚的一层药膏。

  宗政奕好像觉得太凉,一直都在微微发抖,咬着牙,叶凉湾包扎完了,见他满脸的隐忍,不由得好笑:“好了,可以躺下休息了。”

  那人伸手将她的手握住,握的死死的,眼神极为亮的看着她。

  叶凉湾有点儿累,但是现在却好像感觉不到,坐在他面前笑道:“怎么了?你干嘛总是看我啊?”

  那人看着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看着你。”

  叶凉湾眼底满是笑意,她实际上不那么冷笑的话,还是极为柔和的,这样笑起来,好像连黑暗都不那么黑,她是一束光芒,但是自己好像从未发现。

  叶凉湾伸手将他的被子盖好:“好啊,那你看吧。”

  她起身去洗了脸,然后收拾好了才躺在宗政奕身边,那人一直看着她,冶炼无感觉得很无奈,伸手将他的眼睛挡住,嗓音有点儿温柔:“好了,别看我,睡吧。”

  那人好像确实是听进了她的话,于是闭上了眼睛,缓缓睡着了。

  叶凉湾觉得十分疲惫,但是却又一时半刻的睡不着,于是看着一旁宗政奕的脸,心里有点儿复杂。

  说实话,她实在是想不到,不过是一个平平淡淡的随行之路,他们会搞成这个样子,知道会危险,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一切都和自己想象的差距太远,居然会是这么艰难狗血的场面。

  要不是她心理素质比较好,现在说不定就要直接奔溃了。

  她看了半响,觉得这个人长得真好看,若是自己能够看见的,一直都是这个人就好了。

章节目录

摄政王你家王妃要悔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阮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阮止并收藏摄政王你家王妃要悔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