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日冕 1_一妃虽晚不须嗟_黃金屋中文
  qzone.cc,最快更新一妃虽晚不须嗟 !

  白锦玉和凤辰低调地回到了长安,一入了开远门,白锦玉便觉得长安的空气似乎与平时有了点不一样。

  她不禁问凤辰:“殿下,你可觉得有些异样?”

  凤辰点点头。

  原来凤辰也有此感觉,那就不是她个人的问题了。她不禁左右看了看:“看这些行人商贩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就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少了很多年轻人。”凤辰道

  白锦玉茅塞顿开:“对!正是如此。”她将前后左右又一顿看,果然只见来往者都是妇女老者,少了很多平日主力的年轻面孔,白锦玉道:“准确说是少了年轻的男子。这很不寻常啊,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凤辰道:“先回府,问一问便可知晓。”

  “嗯!”白锦玉点头,和凤辰加快了往回赶的脚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 看书领现金红包!

  二人快走到晋王府,远远就看见谢遥和言洛在王府门前立着,此时日头甚高,阳光毒辣,纵然是开府迎宾的晋王府,也是门可罗雀。

  “殿下!娘娘!”四处张望的言洛先看到了凤辰白锦玉,赶紧一拍谢遥,两个人奔着迎上了他们。

  “殿下娘娘你们可回来了!”言洛的神情口气俨然是盼星星盼月亮望眼欲穿很久的样子。

  而谢遥的神情……咦?

  直北发生的事情,凤辰已经原谅她了,可并不代表着谢遥也会原谅她。她甚至觉得,要争取谢遥的谅解可能比争取凤辰的还要难。

  不过谢遥不是她的心上人,他原不原谅她,她并不是特别在乎,好在他平日惜字如金,话又很少,所以纵然他对她有什么偏见,倒也不必担心他会在凤辰面前抹黑她。只不过同住在一个府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略微有点别扭,不过白锦玉想,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她往后用行动表示,谢遥对她的误会自然会慢慢消弭。

  不过,她料想此次回来定是跑不了要面对谢遥的怨恨鄙视,所以这一路上她也充分做好了要被他怨恨鄙视的准备。但是眼下,谢遥居然没有,甚至眼神中还露出了期待她很久的意思。

  白锦玉简直以为自己眼睛看错了。

  凤辰见言洛言辞不同寻常,直接问他:“发生何事?”

  言洛张口,话都到了嘴边又突然打住,左右看了一下。虽然他们的左右并无一人,但他还是跟凤辰道:“殿下还是回府再说吧!”

  说完,他看了白锦玉一眼,这一眼包罗万象,看得白锦玉心里发慌,直觉此时可能和她有关。

  四人速速回府,一进内院谢遥就嘱咐张猛就关好门,言洛就匆匆跑进了冶园。

  他和谢遥二人都露出难得一见的紧张,有些不好的预感爬上了白锦玉的心头。

  言洛和谢遥虽说年纪很轻,但是遇事很压得住台面,尤其是谢遥,跟在凤辰身后十几年,什么大风大浪的场面没有见过,连他都这么紧张,一定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他们怀着疑虑走进正堂,就看见言洛从里厢拉出了一个人,白锦玉一见之下,吓了一跳。

  “千玺?!”白锦玉赶忙上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短短二十日的时间,千玺居然消瘦了若干,两只露着聪明的眼睛都突了出来。而最令白锦玉大惊失色的是,他身上竟然没有穿青绡,穿的虽然也是青色的,但只是面料较好的锦袍!

  白锦玉顿感出了大事,否则庐州闻氏的门生绝对不会脱去对他们而言有着太多意义的云绢绫绡。

  千玺一见白锦玉,就扑了上来:“师姐!闻宴被抓了!”

  白锦玉大惊,极度震撼:“被抓了?什么被抓了,被谁抓了?”

  千玺眼眶发红道:“闻宴,七日前他被官府抓走了,官府冤枉他杀了宋瀛海!”

  就像焦雷在耳边炸响,她惊道:“宋瀛海死了?!闻宴杀的他?怎么可能?”

  白锦玉头脑一时混乱。

  “娘娘,”言洛道:“事实正是如此。”

  “正是如此?”白锦玉道:“闻宴怎么可能杀人?官府凭什么说闻宴杀了宋瀛海?!要抓他总该有证据吧!”

  “是宋瀛海亲口所言。”谢遥道。

  白锦玉噎住,就要喷薄的怒气一下像被个塞子塞住,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字道:“宋瀛海说的?他不是死了吗?”

  千玺恨恨一叹气。

  言洛道:“是他临死之前说的。”

  白锦玉脑袋彻底炸了:“他亲口说的?”她看向言、谢二人。

  谢遥略一点头。

  言洛道:“七日前,宋山长去拜访闻山长,二人一番叙话,宋山长回去后就毒发了。宋氏紧急禀报圣上,圣上即刻派遣宫中御医为其诊治,但是为时已晚,回天无力,宋山长就此去了……他临死前痛斥闻山长,说是闻山长当日在给他的茶水里下了毒。”

  白锦玉差点踉跄。

  凤辰伸出一手握了握白锦玉的肩膀,问言洛:“死者可曾说闻山长究竟为何要毒杀他?”

  言洛点头:“说了,他说因为他那日去找闻山长,被闻山长刺探得知鲁山宋氏已经测出日冕之期,次日便要呈报圣上。闻山长恼羞成怒,嫉恨他在庐州翠渚之前测出日期,故而痛下杀手!”

  白锦玉心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闻宴虽然目空一切,但是为人光明磊落,对有真才实学的人从来都是敬重有加,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理由杀宋瀛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她拉住千玺,低沉问他:“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千玺斩钉截铁道:“闻宴当然不可能杀人!事实是闻宴先测出了日冕,那个宋瀛海他输不起!上次他们宋氏和荆州孟氏一起围攻翠渚就输掉了名声,他怕闻宴此次一旦公布日冕之期,鲁山宋氏从此更加名誉扫地一败涂地,于是先下手为强含血喷人,以一死污蔑闻宴,诋毁庐州翠渚!”

  白锦玉听得一颤抖:“你是说,宋瀛海害怕闻宴取胜于他,故意自杀,在生前反说自己先测得了日期,闻宴怕输杀了他?!”

  千玺握指成拳,额上青筋爆突:“正是如此!!”

  凤辰扶着欲倒的白锦玉,问言洛:“闻山长人现在何处?”

  白锦玉跟着道:“对,闻宴现在在哪里?”

  她又转向千玺:“还有,你怎么会在晋王府?闻玲呢、楚然呢?陈雪飞、闻首座、还有穆夫人……他们人在哪里?”

章节目录

一妃虽晚不须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伪装清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装清纯并收藏一妃虽晚不须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