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三十六章 落城与改信_阿兹特克的永生者_黃金屋中文
  在特斯科科的湖畔,燃烧的夕阳下,修洛特平静地望向前方。他的身后,追随者数十名精锐武士,忙碌着数百名民夫工匠。

  武士长一动不动,沉静的守护着。老武士埃塔利克却看着少年,无声的向前几步,微笑低头致意。

  “殿下,对于这里的烧炭、烧砖和烧宝石,您还有什么训示吗?顺从您的心意,我愿为您鞭策工匠,守卫太阳的新生,直到黎明笼罩大地!”

  听到老武士直白的心迹,修洛特稍稍讶异。少年仔细地打量着埃塔利克,看着他眼中同样的火焰,沉默数秒,方才开口。

  “埃塔利克,你又是怎么看待这里的呢?”

  老武士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而果决的回答。

  “殿下,民夫们只是燃烧的木炭,维系着联盟的运转。武士们则是坚硬的陶砖,保卫着联盟的伟大。而唯有您是晶莹剔透的宝石,承载着主神的旨意,指引着联盟的前进!”

  面对这样的回答,修洛特心中惊讶。他盯着老武士的眼睛,半晌才缓缓点头。

  “很不错。埃塔利克,你可堪大用!”

  闻言,老武士再次低头行礼,笑容从脸上一闪而逝。

  湖水静静流逝,数日时间转瞬即过。这一天早晨,迎着二月的第一缕朝阳,修洛特盛装出行。他背着四处张望的小金雕,再次前往蒙特祖玛的宫殿。随即,他便收到一个出乎意料,又早有准备的消息。

  “什么?长者又将新年祭祀推迟了两周?希罗特佩克城终于被攻陷了?!”少年睁大了眼睛,语气上扬。

  阿维特点点头。他摸了摸小金雕柔软的羽毛,习惯性的弹了弹小小的脑袋。然后,他笑了笑,递出瑟瑟发抖的萌雕,交给了满眼期待的女儿。

  阿丽莎便欢喜的抱住小阿维洛特,贴住自己的胸口?绽放出无邪的笑容。接着?少女温柔的抚摸着小金雕的脖颈,它这才舒服地探出头?得意的冲着阿维特“呦呦”鸣叫。

  “这是夜里传来的消息。由最迅捷的猛士日夜划船带来:七日前?希罗特佩克内缺粮内乱。有上百奥托米武士在夜里打开城门,引领联盟大军入城?北方重镇随即陷落。信使出发时,只有中央的神庙金字塔还在顽抗?此时必然已经平定!”

  吉利姆庄重的禀报着?身形笔直。修洛特看了看他双耳上结疤的伤口,又看了看情报官颤抖的双肩,疑惑不解。

  “殿下,您又立下了大功!”情报官微微一笑?看向少年。

  “正是营寨驻守官巴拉莫的提议?奥塞洛尔统帅才派遣出您招降的奥托米武士。他们秘密潜入城中,说动驻守的平民武士营,发动叛乱投降!”

  听着情报官的赞许,修洛特平静摇头。

  “二次围城四个多月,希洛特佩克粮草已尽。即使没有内应?也只是多撑一个月罢了...联盟后续如何处理?”

  阿维特沉吟片刻。他想起过去,便伸出手?亲近的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修洛特?你不要心软!长者的新年祭祀已经等待许久。联盟需要盛大的典礼,来安抚人心动摇的贵族?来震慑需要上贡的附庸...”

  片刻后?修洛特神情平静?微微点头。时光无情锻造,他终究是心坚如铁,柔软深埋。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北方重镇,朝阳又一次升起。灿烂的金黄闪耀在燃烧的神庙上,把过往的神圣与信仰化为焦土,也照亮昏暗的中心广场。

  两万多平民被驱赶到广场左侧,其中有许多丁壮民兵。他们骨瘦如柴,满是饥饿留下的痕迹,虚弱的跪地匍匐,甚至失去了哭泣的力气。而在广场右侧,是三千多刚刚投降的奥托米武士。他们手无寸铁,身形精瘦,气色尚好,只是面如灰土,失去了战斗的信念与勇气。

  广场中央,则是两三百名等级不同的奥托米祭司。他们穿着黑白的祭司服,被剑麻绳绑住双手,向着燃烧的神庙跪倒,放声着最后的痛哭。

  广场上,数万奥托米人或是茫然沉寂,或是抱头哭泣,担忧着接下来的命运。在外侧,则是上万墨西加王室武士。他们满脸杀气,手持滴血的战棍与盾牌,全副武装的把广场包围,等待着奥托米人接下来的选择。

  在城市的其他地区,则是分散搜捕的墨西加武士小队。他们带着鼓鼓囊囊的腰包,押解着数千服装华丽的贵族男女,从四面八方逐渐汇聚到中心主道,把低低哭泣的俘虏带到城外集中。这些人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机会。

  逆着俘虏的人流,诗人武士巴拉莫拉着一名神色低落的年轻奥托米武士,亲切的低声嘱咐。

  “纳塔利,我的好友,等会你千万不要犹豫啊!按令杀死奥托米祭司后,就向墨西加祭司跪下改信,大声歌颂太阳神的名字!反正太阳神也是你们的战神,平日里也要歌颂。”

  听到诗人武士的话,纳塔利依然神色恍惚。他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愿看向燃烧的神庙,也不愿看向出城的贵族男女。自从被奥托潘城邦背叛,他心中一片绝望茫然,没有能坚持多久,就和兄弟们陆续归降了墨西加大军。

  随后,他们便驻扎在西方的山间营寨,在墨西加武士的看押下,接受战争祭司的教导足足两月。接着,一千奥托米降兵被完全拆散,分配入不同的军队中。而他则被分配给了诗人武士,山间营寨的驻守官巴拉莫。

  巴拉莫对待奥托米降兵极好。他坦诚平易,勇敢善战,又能在战场上无畏吟诗,是武士与诗人的完美典范,不多时便收服了大家的心。

  围城之际,看着饥饿的乡民,纳塔利便主动提议,接着冒险潜入希罗特佩克,劝降了昔日的伙伴,驻守北门的平民营长。而此时,当城池如预料中陷落,他却又无法原谅自己,千百悲苦流淌在心中,思绪复杂难言。

  看着新部下这动摇的神色,巴拉莫心中摇头。

  “真是脆弱的花儿,还无法接受寒风的洗礼!但花儿毕竟美丽,也是属于我花园中的花。总是得勤加培育,来作为未来的臂助啊!”

  想到这,诗人武士忧郁一笑,亲切地搂住纳塔利的肩膀,低声劝说道。

  “纳塔利,我的好友,你看看这些经过的贵族们!”

  巴拉莫往衣着华丽的队伍一指。

  “前后围城两年,城中平民饿死近半,数万人化为骷髅!这些贵族依然衣食无忧,脸色红润。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可可,何曾把你们杂草放在心中呢?”

  纳塔利闻言一怔。他抬起头,看向押解的长长队伍,第一次仔细观瞧。确实,这些华服男女虽然面色凄苦,却实际上脸颊饱满,并无饥饿的痕迹。想到乡民的饥寒死难,饿殍遍地,一种奇异的怒火在他心中升起,愧疚与悲苦瞬间消减许多。

  诗人武士注视着纳塔利的表情,微微一笑,继续用低沉的磁性嗓音开口。

  “纳塔利,那些贵族祭司对你们平民武士也向来不假辞色。守城这么久,他们日夜为尊贵者和神灵祈福,又有多少人真正为平民接引过神国的道路呢?”

  一句句话语如锥子般刺入年轻奥托米武士的心中,也给了他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把厌恶排斥的自己,重新变成自信正确的样子。

  “这场战争都是由这些贪婪的贵族,愚蠢的祭司引起的!如果不是贵族们拒绝纳贡,又如何会被联盟讨伐?如果不是祭司们反复鼓动,又怎么会无谓反叛,让去年秋季绝收?如果不是祭司与贵族死不投降,又怎么会被联盟审判处死?

  他们带来战争,让武士们鲜血流尽。他们饱食安睡,让无数平民饥寒而亡!现在,便是让他们偿还的时候了!看到这一幕,你又有什么可以自责的呢?希洛特佩克城终将陷落,到时候会饿死更多的人。所以,纳塔利,你没有做错,你是这里的拯救者!”

  巴拉莫的劝说忽然如清泉般可口,流淌入纳塔利的心田。

  年轻的奥托米武士呆呆的站立许久。片刻后,他喃喃的开口。

  “所有的死难,所有的过错,所有的仇恨,都是眼前这些人所带来的!”

  诗人武士仔细倾听,随即满意的一笑,更加用力的把纳塔利肩膀搂紧。

  “去吧,纳塔利,我的朋友。用你手中的武器,去处死真正的罪恶者!向太阳神虔诚祈祷吧,主神会宽恕你一切的罪责,把逝去的灵魂接引到天国里。”

  “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战神会照亮一切!”

  纳塔利反复的念叨着。想到这个解释,他便如同在深深的坦彭河中,抓住了一根浮木,突然手中有了力量。他越往这个方向思考,心中就越安定下来,直至到达了中心的广场。

  看到抵达的奥托米降兵们,墨西加随军祭司们这才步入广场。他们建起太阳神的神台,点起熊熊的圣火,在火焰下齐声歌颂。很快,周围的墨西加武士也歌颂起来。他们用战棍敲击着盾牌,整齐的山呼海啸,诵经声中带着可怖的虎啸鹰啼。

  看到祭祀开始,奥托米平民们便恐惧的匍匐在地,另一侧的奥托米武士们也面色苍白震撼。只有中间的奥托米祭司们骤然愤怒,高声的咆哮呼喊,随即被淹没在呼啸声里。

  墨西加武士们簇拥的正中间,指挥官奥塞洛尔满意的听了片刻,随即大手有力的前挥,低沉的鼓声便响起。在纳瓦语中,奥塞洛尔的含义便是美洲虎,敏捷的野兽,以及精锐的武士。这个高贵的名字,同样只流传于墨西加的王室。

  听到骤然响起的鼓声,巴拉莫快速拍了拍纳塔利的肩膀,塞给他一把黑曜石长匕首,然后猛地把他往前一推。

  纳塔利便踉跄两步,第一个从奥托米降兵中冲出,在数万平民与武士的注目下,摇摇晃晃的走向最中间的祭司们。

  在这一刻,年轻的奥托米武士如同走在云端,又像做梦般恍惚不清。二十多年来,对神灵的畏惧蓦然涌上心头。看着神圣至高的祭司,他的脚步微微迟疑。随即,巴拉莫低沉的话语再次流转在他心头,如同有着奇异的魔力。

  “他们...有罪...杀死...我...无罪...拯救...”

  低声胡乱的念叨着,纳塔利终于走到最前方的祭司首领处,对方那如同神灵的面孔,此时正愤怒的看着他咆哮。

  “背叛原初之神的罪恶者!你将永远坠入...呃...啊...”

  噗嗤一声,纳塔利用力刺出匕首,贯入祭司首领的胸膛。他手中颤抖,这一下错过了心脏要害,对方惨呼的斜倒。他再次刺击,依然没有致死。最后,年轻的奥托米武士双眼赤红,一把横过长匕,斩割在胸膛之上的脖颈,终于给了对方一个解脱。

  这全力的一斩,破开了皮肉,也斩破了纳塔利心中最后的阻碍,绽放了鲜血,也带走他心中所有的罪责。他终于获得了新的生命。

  纳塔利面色扭曲,凶悍的扫过广场,直到看到圣火旁的墨西加祭司。他这才微微醒来,颤抖的把匕首一丢,向着心中的光明,跑出几步,跪倒在祭司面前。

  “维齐洛波奇特利,维齐洛波奇特利!维齐洛波奇特利!!!”

  纳塔利虔诚的呐喊出口,一下匍匐在地,脸贴着地面,喃喃出最后的三个字。

  “...拯救我...”

  “好,甚好!”指挥官奥塞洛尔猛地挥动战棍,带起呼啸的风声。他异常满意的看着纳塔利。这个奥托米降兵第一个冲出去,在数万奥托米人面前,毫不犹豫的斩杀了城中的祭司首领,与过去完全决裂。他手段凶猛果决,意志坚定,还如此虔诚的信仰太阳神!

  “记下这个奥托米武士的名字!我要提拔他为新的世袭贵族,许配他墨西加人的贵女,再把一千奥托米武士营都交给他!”

  奥塞洛尔威严的对侍卫们下令,这会是所有奥托米人的典范,联盟最忠诚的臣从。

  不远处,诗人武士巴拉莫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

  “天神啊,这...这...花园中的花才刚刚种下,一转眼便长成了大树,究竟我被蒙蔽了双眼,还是世人蒙蔽了心灵?!”

  圣火熊熊燃烧,投降已久的一千奥托米武士受到激励,再无顾忌。他们嚎叫着冲上前去,很快,奥托米祭司得诵经声,便如同他们的鲜血一起,沉浸入深沉的泥土里。

  最前方,纳塔利依然虔诚的匍匐在圣火前。他无声呢喃,感受着完全的光明与温暖。而在他身后,很快跪上更多的奥托米武士,数十多,数百多,上千多...多到定下了未来。

章节目录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挥剑斩云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挥剑斩云梦并收藏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