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遇恶人_小财主_黃金屋中文
  李明德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黑影从天而降,黑影手持长剑,迅速地飞向李明德。那锋利的长剑在霞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寒光,闪闪光芒刺人眼眸。

  剑气逼人,犹如戾气直直扑面而来,树林的鸟兽都惊动了,纷纷一面发出声音一面逃窜,李明德下意识地闭起眼眸。

  一旁休憩的张子仁也察觉不对劲,他侧头看向李明德,却见一个黑影手持长剑刺向李明德,锋利的剑离不过几寸而已,张子仁的心要从胸口跳出来了,整个人紧张的睁大了眼眸,他发出惊恐的声音。

  “明德兄,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李明德猛地睁开眼睛,一双如星辰般灿烂的眼眸里透着冰冷的笑意,面容荡漾起犹如魔鬼一般摄人心魄的寒意,比黑衣人的剑折射出的寒光还要渗人,

  黑人不由迟疑了片刻,就这短短的片刻,李明德猛地从手中甩出飞镖,数枚飞镖齐唰唰地飞向黑衣人。黑衣人始料不及,一个不备,翻身躲闪,虽然他的速度极快,但再快也快不过李明德甩出来的飞镖。

  几枚飞镖不偏不倚地刺入黑衣人的手臂,他的剑立即从手中滚落,寒光闪闪的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面上,黑衣人不由慌了,此刻他发现自己的手没了直觉,明明在动,确实麻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他错愕地看向李明德,沉声骂道。

  “你给我下毒。”

  即便在生死攸关之际,李明德依旧是一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神态,他微眯着眼眸,冷冷盯着黑衣人,厉声问道。

  “是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裹着脸,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似乎他愤怒朝李明德嘶吼。

  “你如此卑鄙,是个人都无法忍受你,你得罪了那么多人,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李明德此刻不想与黑衣人辩论,他只能谁如此狠,竟是想要他的命,他自问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至于让人起杀意。可见对方完全已经疯了,到了不折手段的地步。

  李明德面容微微一抽,露出暴戾之气。

  “你老实告诉我谁派你的,兴许你还能活着,若是你要保守秘密,那我成全你,你便去同阎王说吧。”

  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有无数飞镖直直地飞向他,几枚锋利且长的狠狠刺到他胸口,夜行衣湿了,很明显他流了很多血,黑色的衣服看不到鲜红的颜色,但血液从他衣袖低落下来,点点滴滴滚落在地面上,瞬间将他四周的青草染红。

  “你真卑鄙。”黑衣人疼得咬牙切齿,下一刻他便支持不住了,轰然倒地。

  此刻张子仁已经到了李明德跟前。

  “明德兄,我们怎么处置他。”

  李明德眼睛也没眨,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

  “他自己找死。”

  语罢,李明德走向白马,准备在赶路。

  张子仁侧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黑衣人,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明德什么时候学会了使用暗器,竟是可以杀人于无形,太吓人了,不过这样也好,去北汉的路遥远,风险无数,李明德有这样的手段,他们自然可以平安到达北汉。

  李明德上了马,马儿也受了惊,此刻扬起前蹄嘶鸣着。

  “吁……”李明德耐心的安抚身下的白马,此刻不仅仅是几匹马受惊,其他人也受惊了,特别是周小多,此刻他一张脸都是白的,哆哆嗦嗦地开口。

  “少爷,您没事吧。”

  “继续赶路吧。”

  “少爷,俺觉得少爷还是不要去北汉了,您才出来一天,这便有人来杀您,俺认为,少爷应该回去查清楚谁是指使,而不是去北汉……”

  李明德显得很淡定。

  “都走了一天了,那不如继续前行,早早将安郡王救回来,等回来在查也不迟。”

  张子仁也走到李明德跟前,担忧地提醒道。

  “我赞同周小多的主意。”

  李明德眼眸微微一眯,看了张子仁一眼,嘴角勾勒一抹弧度,有些嘲弄地反驳张子仁。

  “这就害怕了,要知道想杀我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即便回去,估计还有更多事,不如先去救安郡王,其他事情往后在说。”

  “你心真大。”

  “不是我心大,而是我清楚人性的恶,这一路我们要小心了,指不定后面还有更多人来杀我,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们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其他的事我来应付便行了。”

  李明德说着便从袖口掏出数枚飞镖递给张子仁,与周小多几人。

  “都拿着,如果有人危害到你们的安危,便用飞镖打他们,只要能中,他们便无法动手。”

  张子仁自然信的,毕竟刚刚那个黑衣人死的就很惨,便接下了,也没多问。

  李明德给飞镖摸了麻药,只要中了,虽然不能取对方性命,但是可以让对方局部短暂的麻木,让他们以为自己中毒了,这样他们便不敢乱来。

  刚刚那个黑衣人,李明德本来不想杀他,让他中了几个短的飞镖,沾了一点麻药,局部没了自觉,他便害怕了。想从他嘴里知道指使人是谁,然而他却不愿说,那只好让他归西。最后那几枚飞镖才有毒,中了必死无疑,其实毒效没那么快,不过是他心里害怕,导致他自己提前死亡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省得受苦。

  李明德叮嘱张子仁等人小心,便继续赶路,说实话这去北汉的路确实很远,而且现在交通不便,路也崎岖,若不连夜赶路,慢悠悠的,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所以李明德一刻都不想耽搁,早早将安郡王救出来才是头等大事。

  ……

  自从赵嫣然有了去北汉的心思,珠儿便时时刻刻守在赵嫣然身边,生怕赵嫣然跑了,不过即便如此,赵嫣然还是跑了,珠儿不过小睡了一会,起来便见不到赵嫣然了。

  珠儿慌了,在李府到处找。

  “小姐,小姐……”

  将李府翻了一个遍,也没找到赵嫣然,珠儿不敢在耽搁,立即找李宏文说明情况,毕竟这个跟李明德有关。

  李宏文跟李宏基正在正厅喝茶,见到慌慌张张的珠儿,他们很困惑,一脸不解地看向珠儿。

  珠儿因为跑得急,上气不接下气的。

  “李老爷,我们家小姐,她跟着李少爷去北汉了。”

  李宏文正端着茶盏,一时有点懵了,都忘记了喝茶,保持着姿势。

  “赵小姐去北汉了?小丫头你梦呓吧,我们家明德昨天便走了,老夫昨日还见到你们家小姐,这一大清早的,你们小姐便不见了,还跟我们明德去了北汉,话不能乱说,可别赖我们明德负责任。”

  珠儿要哭了,她又慌又急又乱又无措,一双眼眸里满是泪意。

  “不,是奴婢表达不清楚,是我们家小姐追着李少爷去北汉了,她一个姑娘家的,这一路上多艰辛,而且外面坏人那么多,万一她出什么事,我们老爷后半生还怎么过。李老爷您醒醒好,派人去找我们家小姐,将她拦下来。”

  李宏文算是听明白了,赵嫣然自己追着明德去了,这人怎么如此冲动,他们明德迟早会来回的嘛!非要追得去北汉,真是不知外面的风险,不过赵嫣然对明德还是挺深情的。

  李宏文正在思考着,一旁的李宏基不禁感叹起来。

  “原来赵小姐对明德如此深情,那怎么不跟明德表白心迹呢!”

  珠儿面色一僵,她知道自己将小姐的心思告诉了李府所有人了,那往后小姐还怎么在李府待下去,即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可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先找到小姐再说,其他的先不管了。

  “李老爷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事情,如今关键的是找到我们家小姐。”

  珠儿急得直掉泪。

  李宏文将茶盏放下。

  “你放心,老夫立即派人出去找,一定将赵小姐找回来,不用担心,她一个姑娘家的跑不远,我们很快便能找到她。”

  珠儿虽然很急,但李老爷答应找人,而且立即派人出去找了,她也无话可说了,只能听天由命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整个李府的人都知道赵嫣然追着李明德去北汉了。

  珠儿回到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她六神无主,不敢写信告诉张大人,只能默默垂泪,就在此刻王婉柔却来了,她语带刺。

  “我一直以为嫣然姐姐与我姐妹情深,心里很感激她,感激她在李府陪我,与我打发这漫长而又无聊的时光,不曾想到,嫣然姐姐她却别有目的,真是可笑,我居然傻的没看透她的心思。”

  珠儿闻声连忙抹泪,起身正好撞上王婉柔阴鸷目光。

  “王小姐麻烦您口里留情,我们家小姐对王小姐好得没话说,即便我们家小姐喜欢李少爷,那也没干涉到王小姐,王小姐您何必冷嘲热讽的否定我们家小姐的情意。”

  “情意?”王婉柔笑了起来,只是她的笑很森冷:“她借着陪我理由,却来接近我表哥,她明知道我喜欢表哥,她还居心叵测的接近我表哥,而今她却不要脸的追随我表哥,真是贱。”

  珠儿的面容唰得一下红了,一时她无地自容了,不是因为自家小姐爱慕李明德,而是因为王婉柔的话。

  王婉柔的话太刺耳,太难听了,珠儿从来没听过如此难听的话。

  珠儿只能抿着唇,一脸愤怒地瞪着王婉柔。

  “王小姐,你,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一点也不过分,不过也好,赵嫣然这次是自讨苦思。”

  珠儿真是找不到话来反驳,只能反唇相讥。

  “王小姐若是不服气,那您也可以追李少爷而去,指不定李少爷还能多看您一眼。”

  王婉柔气得面色都青了,她怒骂珠儿。

  “真是有什么的主子就有什么的奴婢,都贱。”

  “你没本事,就别骂人,骂人有什么意思?”

  王婉柔真的气不过,只能朝珠儿冷笑道。

  “那我们就等着吧,看看等着你小姐的下场是什么。”

  语罢,王婉柔便翩然而去,完全不愿理会珠儿。

  珠儿怎么会知道赵嫣然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就是知道,所以她才害怕,可此刻她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哭泣,暗自祈祷赵嫣然平安无事。

  ……

  这头赵嫣然半夜出了李府,已经不知道方向,虽然她一身男装打扮,但是细皮嫩肉的,很容易让人看出猫腻,她出了李府便四处问路,好不容易出了城门,她便因为体力不支,而累到在旁边。

  一群结伴而行的商对,见到赵嫣然,便上前问候她。

  “这位是少爷,你是怎么了?”

  赵嫣然抬眸,一双杏眼好看至极,她看向对方,有些无助地说道。

  “我要去北汉,走得有些累,便在此休憩了。”

  里头打扮成商人的徐兴族一眼便看出了赵嫣然是个女的。

  徐兴族是国舅爷的嫡长子,他平生游手好闲,没什么事做,最大的爱好便是流连花楼狎妓,而且还有龙阳之癖,此刻他已经看出了赵嫣然得面目。

  不过他也不揭穿,而是笑呵呵地说道。

  “这位兄台,正好我们也要去北汉,你若是不介意,我们可以同行。”

  赵嫣然已经精疲力尽,有马车坐,她心里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她还有些担忧,并没直接答应,毕竟这商对里都是男人,她还是有很多顾虑的。

  徐兴族完全看出了赵嫣然的担忧,他淡淡一笑。

  “我们都是良家子弟,不过是去北汉有些事,若是兄台方便,那我们同行,有个照应也很好,这去北汉的路遥远,而且一路匪徒很多,若是你一个人前往,一路很凶险。”

  赵嫣然细细想了一会,觉得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了。毕竟她一个前往北汉,一路有伴,有个照应,比起她一个人要好的多,而且这商队几百号人,坏人即便有,那也有好人,她还是男装打扮,没人看得出来吧。

  徐兴族见赵嫣然答应了,他眉头不由上扬,露出邪恶的笑意,他本来在府上无聊,但是在花楼结实了一些商人朋友,据说北汉女子有多好,他便心动,想去北汉领略一番,便编了一个谎出来了,然而刚出城便遇上了绝等货色,他顿时春心荡漾,不过眼下只能收敛着,等到了北汉,在好好尝尝这绝等之色的滋味。

章节目录

小财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大鱼吃小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鱼吃小虫并收藏小财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