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还是多嘴了【求订阅,求月票】_我在大唐是传奇_黃金屋中文
  一件黑色的甲胄,做工倒是精细,却足足重达二三十斤,穿在身上时,感觉想被套了枷锁,走路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的。

  从杜如晦手中,接过象征身份的大纛时,徐毅差点就往后倒去!

  得亏是身后的韩宝儿眼疾手快,一下从徐毅手里,接过了大纛,这才不至于,当着兵部一群人的面,丢人现眼。

  杜如晦便站在那里,望着徐毅古怪的模样,极力的憋着笑,认识徐毅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头一回看到,徐毅一身戎装的模样。

  徐毅也知道,他现在的模样有点古怪,但这却是没办法的事,身为夏州的临时都督,再不可能,像之前一样,穿的有点随心所欲了!

  不光是他,便是身后的韩宝儿这些家将们,此时,也都换上了簇新的甲胄,一律都是从农场拿出来的。

  只不过,这些材质极佳的甲胄,穿在徐毅身上时,显得笨拙无比,可穿在韩宝儿等人的身上时,便立刻显得精神烁烁。

  徐毅便从心里有点感慨,合着自己就不是粗胚的料子,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才是属于自己的风格啊!

  这次前往夏州,风字营难得的没跟徐毅,徐毅大概也能明白李二的意思,这是准备将夏州军交给自己了。

  留着风字营在身边,大大小小的事情,徐毅就从来都没操心过,都是朱立贺一人在做,李二这次干脆便让朱立贺留在了长安。

  “这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了啊!”得知风字营这次不去夏州后,徐毅便一脸惆怅的站在那里,忍不住长吁短叹。

  许敬宗跟萧锐两人,早在几天前,就已经从长安出发,前往关中的各地征调粮草,萧锐怎么样,徐毅不清楚,但对于许敬宗,徐毅却是放心的很。

  这厮人品可能不咋地,但业务能力,却绝对是过关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徐毅这才开口向李二要了许敬宗。

  李靖的大军,也已经陆陆续续的出发,最终将会在定襄一带汇合,但作为定襄大总管的李靖,这会儿却才从长安出发。

  从长安城出来时,李靖看到了正在跟李兮若道别的徐毅,尤其,看到徐毅身后,跟随的韩宝儿这些家将们时,眼中便不由的一亮。

  韩宝儿这些人身上,全都穿着簇新的甲胄,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的,在阳光下,竟然泛着黝黑的光泽,看着也十分的轻巧。

  每人的身上,还配有一柄横刀,一把连弩,更关键的是,居然还配有一张式样古怪的弓弩。

  李靖驰骋疆场多年,对这些东西,尤其是敏感的很,一看到那些式样古怪的弓弩,眼眸立刻就微微眯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儿,相当的具有杀伤力。

  随即,目光便望了一眼,身周的亲卫们,嘴角顿时微微一撇,不由的叹口气道:“到底是有些手段的人啊!”

  自己身周的这些亲卫,跟徐毅身后的韩宝儿等人相比,那就显得十分的寒酸了,身上穿的甲胄,都还是几年前的了。

  马车并没急着离开,而是,静静地停在原地,直到李兮若跟徐毅道完了别,坐着马车离开后,李靖这才从那车上下来。

  “大总管!”刚刚才跟李兮若道完别,正准备出发的徐毅,一回头看到李靖走来,顿时便笨拙的翻身下马,笑望着缓步而来的李靖道。

  “嗯!”李靖双手负在身后,听到徐毅的话,顿时微微点了点头,转而望向李兮若离开的方向道:“都道完了别了?”

  李靖的这话,便让徐毅微微有些尴尬,这话听着,他倒像是婆婆妈妈似的!

  其实,从心底里说,徐毅对李靖是有些钦佩的,毕竟乃是大唐的军神嘛,只可惜,李靖的性子,过于冷傲,平日里都不喜欢与人交际。

  “想跟新丰侯借往样东西!”没理会徐毅脸上的尴尬,李靖的目光,突然望着面前的徐毅,有点开门见山的道:“不知新丰侯还有没有有那种单筒镜?”

  “当然有!”徐毅刚刚听到李靖的话时,心里还纳闷的一下,还以为李靖会向他借什么,结果,听到李靖说借单筒镜时,徐毅顿时微微一愣,随即,便痛快的答应道。

  单筒镜这玩意儿,现在他要多少就有多少,更何况,还是军神亲自开的口,徐毅便没有拒绝的理由。

  因而,话音落下时,便直接伸手入怀,将自己怀里的单筒镜,直接递给了李靖。

  徐毅如此痛快的样子,使得李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欣赏之色,继而,便从徐毅的手里接过单筒镜,举到了眼前。

  这东西,他也只是听人说起过,却是头一回拿到手里,结果,刚刚举到眼前,旁边便传来一声‘噗嗤’的笑声。

  “大总管拿…拿反了!”徐毅看着李靖,将单筒镜颠倒着举到眼前,一下子没忍住,居然笑出了声,但随即,便使劲的憋着笑,冲着李靖提醒道。

  刚刚还一脸冷傲的李靖,这会儿,听到徐毅的提醒后,脸上顿时便闪过一道尴尬之色,随即,便按照徐毅的指导,重新掉了个头。

  “好东西啊!”透过单筒镜望去时,一切的事物,都被拉到了眼前,看的无比的真切,绕是李靖,也不由的赞叹出声。

  这话听的让徐毅有些得意,能不是好东西嘛,这可是战争的一**宝,有了这玩意儿,那就意味着,你永远比对手多了一个先机!

  李靖却不理会徐毅脸上的得意,小心的将单筒镜收起来,脸上重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傲,负手站在那里时,冲着徐毅道:“等一切结束,便物归原主!”

  “没事的!”徐毅听到李靖的这话,顿时微微一笑,假装客气的道:“到了定襄时,大总管有需要的地方,尽管派人来知会一声便是了!”

  刚刚才已经转身的李靖,听到身后徐毅的这话,顿时便回过头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徐毅,随后,便点了点头道:“老夫晓得了!”

  “是不是我多嘴了?”李靖早已经回到马车上了,可徐毅却还留在原地,目光望着不远处,李靖的马车,忍不住回头望着身后的韩宝儿道。

  他刚刚的后面那句话,完全就是跟李靖客套的,可显然,李靖却是已经当了真,徐毅顿时便有些后悔。

  这下子却是好了,本来李二让他统领夏州军,只负责牵制铁勒部落的人,可现在听李靖这么一说,似乎平白多了许多事情。

  旁边的韩宝儿,看着徐毅一脸懊悔的模样,顿时便在旁边龇牙咧嘴的笑起来,眼里竟然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这货分明就是个杀才,对于徐毅只负责牵制铁勒的事,早就在心里有些不情愿了!

  这些年跟着梁师都,让突厥人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心里早就对突厥人不满了!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这种收拾突厥人的机会,结果,他们却只能站在旁边观战,那种心情,恐怕外人是很难理解的。

  徐毅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韩宝儿,转身准备上马时,目光却忽然注意到了,队伍后面一个身影,原本上马的人,顿时抬步向队伍后面走去。

  队伍后面的那个身影,看上去纤薄瘦弱,身上居然还套着件,破旧的甲胄,俨然与整个队伍,都有点格格不入。

  “乔虎儿!”徐毅走到队伍后面时,那纤薄瘦弱的身影,企图还想躲到人群中,但徐毅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不由怒气冲冲的道。

  被徐毅直接点名,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的乔虎儿,顿时便从人群中,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站到了徐毅的面前,一副做错了事了样子。

  看到面前的乔虎儿,一身破旧的甲胄,垂头丧气的站在面前,徐毅简直都要气笑了,双手叉腰的站在那里,道:“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漠北!”听到徐毅的这话,原本垂头丧气站在面前的乔虎儿,顿时一下子抬起头来,目光直直的望着徐毅,几乎想都不想,便干脆的说道。

  “去漠北干啥?”徐毅听到乔虎儿这话,顿时气的撇嘴一笑,转而,目光盯着乔虎儿道:“是去给突厥人送人头吗?”

  “我…我会保护自己!”听到徐毅的这话,乔虎儿便使劲的咬了咬牙,抬起头来时,语气有些结巴的道:“我非去不可!”

  “放屁!”徐毅听到乔虎儿的这话,顿时气的便破口大骂道:“你才跟姓柳的学了几天刀,就敢这么大言不惭!”

  说到这里时,不由的伸出手,使劲推了一把乔虎儿道:“给本侯滚回书院去,还没到你上战场的时候呢!”

  乔虎儿被徐毅使劲一推,禁不住往后推了好几步,等到站稳了身子,听到徐毅的话后,乔虎儿顿时便使劲的咬了咬嘴。

  徐毅却不理会,身后乔虎儿的脸色,严厉警告了一番后,转身便胯上马背,随即,便向着夏州方向出发。

  “这孩子想去漠北寻找他娘!”队伍已经离开很远了,身旁的韩宝儿,这才迟疑着靠近徐毅身边,冲着黑着脸的徐毅,小声的解释道。

  乔虎儿能混进队伍里,这事儿,韩宝儿不可能不知道的,徐毅有点恼火的就是这个!

  “你以为本侯不清楚吗?”听到韩宝儿的解释,徐毅顿时没好气的转身,当初他收留乔安父子时,就已经知道这事了。

  可那又能怎样,先不说乔虎儿还是个孩子,即便是真将乔虎儿带去漠北,就能找到他得亲娘?

  当初,突厥人在回去的路上,掳掠的人,可不止几十几百,这都过了几年了,到哪里去寻找?

  去了,还不如不去呢!

章节目录

我在大唐是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牧童骑黄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童骑黄鹂并收藏我在大唐是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