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错过杨玉环_苟个富贵盈门_黃金屋中文
  既然赵仲汉他们的地成了徐家的地,那更换的也就是徐义的家业了。

  那就需要精打细算了……就算不是徐义的地,也是要精打细算的。

  所以,徐义到那片滩涂实地查看了。

  规划一个港口,那那么容易?

  当然,徐义不是规划一个港口,是建一个渡口,两回事。

  徐义所谓的自我牛逼,就是他有千年以后的理念。

  比如仓储区,就是营建一片仓库,为商户提供临时性存货的地儿,可卖可租。

  比如水路衔接……就是把漕渠和洛水用龙门吊链接起来,直接进行大小船只的货物转运。

  比如陆路,铺设轨道,各式运货车辆的停靠、转向、交错等候等等。

  只要比现在渡口效果高就行,没必要跟后世比。

  甚至徐义还想着有生活区、休闲区等等。

  渡口在城外,不受宵禁影响……呃,想多了。

  虽然说相差千多年,可在徐义看来,就大盛朝的消费,只不过是物质没有极大丰富限制了,并不是人们没有追求享乐的**。

  或者说,当下的大盛朝,享乐之风盛行。

  又扯远了。就是想说明,徐义到滩涂实地查看了,带着常规的随从,多了一个魏长天的家臣。

  滩涂很大,徐义很有责任心,几乎绕着滩涂转了一圈……一直不停的勾画着。

  一直转到远离滩涂……

  一片树林,隔开了洛水和漕渠,让这片树林变成了独立的一道风景。

  从徐义的空想中,这里应该是休闲区,就是让那些远道而来的商贾,把钱都留在这里的地方。

  当真的走近这片林子,潺潺的溪流贯穿其中,清澈的溪水有鱼虾畅游。高矮不等的树木,厚厚的腐叶……

  让徐义累乏了的体能,仿佛在这一刻恢复了。

  真有点舍不得毁了这片景致。

  或许,自己可以留下一点,留一片所谓的净土,给自己有个发骚矫情的地儿……

  咦,看来还有跟自己同样矫情的人?

  再细看,是一翩翩起舞的小娇娘,她灵动的舞姿,几乎跟这优美的精致一致,看不出突兀。

  好像这一片树林因为她的舞姿而多了份灵性。

  徐义也有酸文假醋的时候,这一刻,他似乎就被这和谐的舞姿吸引了。

  不再前进一步,就静静的看着那舞动的树林…~

  “啊……”

  一声惊叫……到底是惊扰了佳人,把一副美好搅乱了。

  罪过罪过。

  确实是佳人,面容白晰,精致。舞动后的腮红,陪着轻微的喘息,显得更加美丽。

  “唐突小娘子了,本不想惊扰,只想欣赏,没想到还是惊扰了。见谅。”

  徐义也拽文了。

  遇到美好的事物,人难免想把自己的美好呈现出来。

  徐义也是这心思,虽然他不会承认,他觉得自己一向都文雅。

  “奴家见过公子……”

  对面的小娇娘倒也大方,或许又是傻白甜吧,也或许是有仗凭。

  “你是谁?”

  本来这交流的场面挺融洽,突然有一声稚嫩的厉喝。

  若是这声音里带出点恐吓也算,光图嗓门高了。

  “小莲,这位公子也是路过…~咱们走吧。”

  倒是懂礼,临走时还不忘回礼。

  徐义是看着背影离去的……

  “她很漂亮,比崔颖还漂亮,不过她不适合做正妻。”

  我去!莺娘真要雷死人呀!哪跟哪呀?就是看不到那精灵般的舞姿,有点怅然而已。

  “家主,这应该是杨参曹的侄女。”

  “谁?”

  “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

  杨玄璬啊······徐义再想,这岂不就是风华绝对的杨玉环?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虽然还稚嫩,真有那么点意思了。

  可惜,错失了。

  一直到回府,徐义心里还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杨玉环,不是贪恋美色,而是觉得错失了结交的机会,还有对那个悲怆命运的感慨。

  还有几年吧,三年还是四年,这个可怜的女人即将登上历史舞台。

  从王妃开始,转眼却被自己郎君出卖了,为继承大统。也因此,她逐渐成为这个时代最为耀眼的一个流星,刹那间释放光华,却短暂的逝去。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得有多辉煌吧。

  一个万般宠爱于一生的女人,都源于被动,却背负了骂名,不得不让那个曾经宠爱他的男人处死······

  挺可怜的,也挺悲催的,就像一朵即将绽放的花蕾,你已经看到了她的凋谢。

  脑子里再现树林子里她充满灵性的舞姿,再对照英年早逝,徐义真有点不忍。

  真不是因为贪恋美色,或许是当时她的舞动,让徐义有了心灵被纯净了的感觉吧。

  反正徐义有些不忍。

  但是,徐义也知道自己吃几碗饭,或许自己能让历史有些改变,本来这历史也跟自己了解的有些偏差。

  可徐义却肯定,自己无法改变这个女子的轨迹······这是这个时代的风华,谁也改变不了。

  “颍娘?回来了?”

  就是这么凑巧,徐义正为另外一个女子命运感叹,崔颖居然在徐府候着。

  这瞬间的情绪转换,徐义还做不到无缝衔接,多少有些磕磕绊绊的。

  崔颖能感觉到。

  难道我来的不是时候?也是听叔翁说起,徐义有家臣了,自己忍不住替他高兴,刚进门就过来祝贺他······

  没想到会是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徐义遇到一个跳舞的小娇娘,比你还漂亮,叫杨玉环。”

  徐义还在恍惚自己的情绪,被莺娘这一声炸醒了。

  我的天,莺大奶奶,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让这场面怎么进行下去?

  徐清和魏长天居然不吭不哈的走开了,也没人帮忙解释解释······难道自己所表现的真的很猪哥?

  崔颖的脸有点变了,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出,不懂事的丫鬟小碗,傻愣愣看看徐义,看看崔颖。

  “徐义你累了吧?我先回了。”

  到底是大家族的女子,应变和场面处理的得心应手。

  说真的,要说娶妻,娶这样的妻子是理智正确的选择。

  徐义不傻。

  “颍娘,我想跟你说说话······”

  徐义也是第一次正面的跟崔颖这般说话,很慎重、郑重、带着情感。

  高宗禁了五姓七望的通婚,神龙帝多方压制门阀世家,可到了如今,每一位士人都仍然以娶到五姓七望的女子为荣。

  他徐义有了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失?错失杨玉环,只是少了一次欣赏美的机会,错失了崔颖,那可能就是失去一个贤内助。

  徐义还拎得清。

章节目录

苟个富贵盈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布袋外的麦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布袋外的麦芒并收藏苟个富贵盈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