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要不今晚吃牛肉火锅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莫长庚这次突然来此,是宗门得到温良的飞剑传书之后,被派过来参与搜捕六戒和尚嘴里所谓逃掉的大妖的。

  加上他知道了君不弃力斩黄鼠精之事后,便想过来道声歉,同时把李太玄让他带来的这些典籍送给君不弃。

  好在君不弃这‘筑基中期’的修为,在宗门内并不算什么,甚至在一干真传弟子当中,都是属于吊车尾,拖后腿那一档的。

  但现在,他的师父李太玄,心里头总算有了点安慰。

  毕竟他这弟子单是在炼气期就呆了四十几年,这天赋……就跟收藏家的被打眼了似的,让他那张老脸总觉得无处安放。

  好在三年前,君不弃终于筑基。

  所有弟子,在筑基之后,等个两三年,在修为稳固了之后,就得去万毒林历练一遭,去感受一下与妖兽,与邪物作战的残酷,好叫这些意气风发的小青年们,不要太嘚瑟。

  虽然李太玄是不怎么待见君不弃这个‘弃儿’,但毕竟也是他一手带大的。所以在得知君不弃的祖父去逝,他的父母想让他回家送他祖父一程时,李太玄便假公济私地把他踢下山,替他祖父守孝去。

  如此一来,就算是给君不弃争取了三年的‘缓刑’时间。

  但是现在,炼气四十几年才筑基的‘弃儿’,筑基三年之后就到了中期,这个修行速度,有长进了啊!

  这是好事啊!

  虽然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或许是有了什么奇遇呢?

  修行中人有奇遇,这太正常不过了。

  所以在听到君不弃向钱坤找书籍看的时候,李太玄决定帮自己徒弟一把,想看书,这是好事啊!满足你!

  就这样,君不弃的草庐里,堆着满满一书架的书,估摸着有上千本了吧!炼丹的,炼器的,祭炼剑阵图的,阵法的,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杂书,甚至就连茶艺曲艺,都能给他找出来……

  这些知识不一定要精通,但多涉猎一些对修行肯定是有益的。

  至于看这么多驳杂的书,会不会让君不弃分心?会不会让君不弃误入歧途?又或沉迷……李太玄觉得,真要沉迷了,那才好呢!

  总比这‘弃儿’沉迷于女色上面好吧!

  他可是知道,即便他把这‘弃儿’的命根给封印了,也没耽误这小子整天没事就跑清虚峰去找那些女修士们养眼。

  李太玄完全忽略了‘堵不如疏’这个道理……不是,也不能说是忽略,只能说,他不相信君不弃的那套忽悠。

  “钱坤师兄带回去的消息,让太玄师叔挺高兴的,据说当天晚上还在断剑峰上纵酒放歌呢!”莫长庚笑说。

  “……”君不弃暗自无奈:他当然开心啦!三年时间就从刚筑基到筑基中期,这修行速度,比之当初九歌师兄也不遑多让了吧!

  唉!我的路人人设岌岌可危呐!

  钱坤师兄,我顶你个肺!

  君不弃思索着,该如何抢救一下自己的人设?

  这个世界太危险,要是让人觉得他有牧九歌的天赋,那……

  绝逼不能啊!

  对啊!我还得渡天劫呢!

  这天劫实在太危险了,不把身体打熬到极致,绝不能渡啊!

  君不弃摸着下巴思索着,表面很平静,但内心起伏却很激烈。

  觉得自己现在开始走炼丹这条路子,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炼制叶氏一族的炼体丹,至于那丹方是不是假丹方……

  正思索着,莫长庚又惊奇地说道:“咦?几个月未见,师弟你这头大青牛的修为增长很快嘛!都有炼气四层的修为了!啧啧……”

  嗯?

  君不弃斜眼朝大青看去,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大青似乎是感觉到了君不弃眼神中的凶意,不由缩了缩脑袋,牛眸有些小幽怨地瞟向莫长庚,觉得这货就是个‘害牛精’。

  小牛好好趴在这吃草惹你了?

  其实君不弃已经有意识地不再给大青提供七彩之液了,他确实担心大青修为暴涨太快,惹人注意。

  否则,现在大青就不是炼气四层,而是煤气巅峰,甚至是筑基。

  而且大青这家伙,可是知道他那小葫芦的。

  要不要宰了它,今晚吃牛肉火锅?

  这个念头,在君不弃的脑海里如野草般疯长。

  嘴里嚼着枯草的大青总觉得,脖颈有些凉飕飕的。

  莫长庚微微颔首,自顾自说道:“从普通小牛犊到小牛妖,半年不到的时间,便已炼气四成,师弟你给他吃丹药了吧!”

  正在琢磨着要怎么处理这头大青牛呢!

  结果听到莫长庚这个问题,他便不由顺水推舟,点了点头。

  可不是嘛!

  七彩之液也是一种丹药啊!

  莫长庚摇了摇头,道:“炼气中期,还是差了些,根本帮不上你什么忙。”他边说边从小荷包里掏出一颗丹药,朝大青甩去。

  大青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还是张嘴叼住,感觉到嘴中药香弥漫开来,冲击着它的中枢神经,它本能地将其咽了下去。

  君不弃不明所以地朝莫长庚眨了眨眼。

  莫长庚微笑道:“这是我在南海试丹大会上得到的一颗‘牛魔壮骨洗髓丹’,专门用于培养兽类妖修,内中蕴含着一丝牛魔精血,刚好和这头大青牛契合,就送给它当个见面礼吧!”

  记吃不记打的大青,此时再看向莫长庚时,哪还有之前那股幽怨之色,完全就是一副‘你要早这样,我就不骂你啦’的神情。

  它那活灵活现的眼神,让莫长庚失笑,也让君不弃想揍它。

  压下火气,君不弃又问:“你在那边见到中州驭兽宗的人了?”

  “嗯,他们对驭兽之法非常有一套,比我们要高明许多。”

  “人家那是专业的,咱们业余的怎么比?”君不弃吐槽了下,又问道:“师兄可有他们的驭兽之法?”

  “想什么呢?那可是人家的立宗之本。”莫长庚失笑,末了看了眼大青,又道:“不过咱们也有咱们自己的办法,师弟不知吗?”

  君不弃摇了摇头,而后莫长庚便指了指旁边的书架,“那些书籍里面就有记载驭兽之法的,师弟可以学学,顺便给它炼个兽袋。”

  兽袋,就是用来装妖兽的袋子,和乾坤袋类似,但没乾坤袋那么多讲究,炼制的难度要低上许多。

  两人又聊了一阵,莫长庚起身,用带着伤感的表情说:“上次黄鼠精余孽之事,是师兄疏忽,害师弟受累,师兄再次向你道歉……”

  看着莫长庚那副‘师弟,我真的很难过’的表情,君不弃不觉得头皮甚痒,于是他赶紧挥起手来。

  “得得,算我怕了你了,你走吧!赶紧!我不怪你了!”

  “师弟这是不生气了么?那好,师兄这便告辞!”

  莫长庚的脸上浮起了温文尔雅地微笑,拱手躬身,转身而去。

  “等一下!”君不弃又叫了起来。

  “师弟还有何事?不舍得师兄么?”莫长庚转身笑问。

  要不是还有问题问他,君不弃很想给他这笑脸来一脚飞踹。

  他在地上写了两个古字,“上次问过你的,你问过你父亲没有?”

  “哦!我问过了,这两字好像是‘悟道’。师弟从哪里知道这两个古字的?这种文字可古老了,若非这次师兄去了南海,连我父亲都不知道这两个古字是何意呢!据说这是太古时期的古仙文。”

  太古?

  太尼玛久远了!

  君不弃暗自摇头,觉得那小葫芦大有来历。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