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痴情人设,不能崩啊!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清晨,龙泉县,灵泉寺。

  当当钟声中,小沙弥清扫阶前雪。

  寺中和尚们也纷纷起床,开始洗漱,准备一会的早课。

  谁想小沙弥扫着扫着,便在石阶上扫出一封信来。

  小沙弥挠着小光头,看着信封上歪歪扭扭写着‘定光方丈亲启’六个大字,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是谁在恶作剧。

  “小圆方,你又在偷懒了?”

  一道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在小和尚身后响起,吓得小和尚身子便是一抖,手中的信也轻飘飘向地上坠去。

  一只大手轻轻一拂,将那封信抄到手中。

  小沙弥顺着大手抬头往上看,看到一个身材修长,面白无须,姿态优雅,容貌俊逸,眉心有道红纹的年轻俏和尚。

  “六,六戒师叔祖!这……”

  “谁送来的?”这年轻俏和尚问道。

  “回师叔祖,是弟子在阶上扫雪扫出来的,想来应该是昨晚有人偷偷放在此地,也不知道是谁如此大胆,胆敢作弄方丈师祖。”

  六戒和尚剑眉一蹙,随手便拆开了信封……

  “诶?诶?师叔祖,那是给……”

  六戒和尚轻抖信纸,微笑道:“你不是说这是贼子作弄你家师祖的吗?那还在意什么?小圆方,规矩要讲,但也不能太拘泥呀!”

  六戒和尚说着,伸手拍了拍小圆方的光头,啪啪有声。

  而后,六戒和尚的剑眉便渐渐往中间的红纹挤去。

  “小圆方,你继续扫地,我去找你师祖谈点事情!”

  不多时,六戒和尚便带着四个浑身肌肉虬结的高壮和尚,离开了灵泉寺,化成一道虹光,朝着安县所在的方向狂掠而去。

  ……

  宁县南乡,君家庄北坡。

  君不弃夜半而归,开始重盖草庐。

  半个时辰后,君不弃重新坐回草庐,开始修行。不过因为他的实力早就到了筑基巅峰,所以他的修行其实是在识海里模拟练剑。

  大青也安心趴在草庐前,轻轻甩起了大尾巴。

  但大青不知道的是,几个小人偶正在这北坡附近布置阵法。

  还有两个灵晶小人偶在地底下挖洞。

  两天后,大青在这大冬天里,跑到坡下河中戏水。

  温良则御着剑光,晃晃找上门来。

  见到坐在草庐之中打坐的君不弃,他不由双眸圆瞪,“师兄,你居然让分身替你守孝,你本体呢?”

  坐在草庐中那位灵晶人偶所化的君不弃朝他翻了个白眼,而后草庐地面如同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一道身影从泥波中钻出。

  “不是叫你没事别来打扰我修行吗?”君不弃没好气道:“清灵观无事让你做了?纵使无事,你不也还得修行?”

  温良朝他眨了眨眼,“君师兄,你这是做亏心事了?”

  “滚!会不会说话你?”君不弃没好气道。

  温良笑了起来,“没做亏心事,师兄如此小心作甚?让分身顶在前面,真身隐在身后,这也太过谨慎了吧!不就是守个墓吗?”

  君不弃闻言,神色一肃,哼声道:“师兄以前教你的,你全都给忘了吧!小心无大错,粗心铸大过。谨慎能捕千秋蝉,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些道理你都不懂了吗?如此粗心大意,总有你哭的时候。”

  温良张了张嘴,末了轻叹起来,“师兄教训的是,我现在其实就想哭了,要不是我太过粗心大意,不够谨慎,这次露脸的就不是那灵泉寺,而是我们清灵观,青玄宗了!”

  “嗯?怎么回事?”君不弃茫然问。

  温良一屁股坐到地上,拿出一壶酒来,递给君不弃,自己则拿起另一壶,抬壶狂饮,末了抬袖一抹嘴角,一脸晦气道:“师兄你是不知道,那片黄家庄园,其实师弟来之前曾得到过钱坤师兄的提点,原本是想挑个时间过去看看的,可我一想,不就是几只小妖嘛!又没出人命。于是就没有及时过去探查,先忙其他的了……”

  君不弃:“……”

  “可谁想……唉!灵泉寺那个六戒花和尚,这次可威风了,居然仅凭一人之力,便端了一个金丹大妖的老巢,并从那大妖的老巢之中搜出邪恶雕像……据说那里还是一个古老邪恶组织的窝点,有邪恶祭坛一座。那,那原本是属于我的功劳啊!啊!我气啊!”

  “原来是六戒那厮啊!听说他长得挺俊的,你见过吗?”

  “师兄,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师弟说的是,那厮捣毁了一个邪恶组织的窝点,万佛寺那群老和尚这回要扬眉吐气了……我损失了一件大功啊!”

  温良瞪着君不弃,就差挺胸顿足了,觉得师兄果然是有了美人之后就不要他这小师弟了,现在都不安慰他了。

  君不弃‘呵呵’两声,道:“万佛寺那些个老秃子们,何时耷眉顺眼过了?一点功绩都能被他们吹得地涌金莲,天花乱坠的。我敢保证,那六戒花和尚肯定没能把那大妖如何吧?”

  心里却道:我的傻师弟哦!师兄这是给你排雷啊!懂?

  温良哈哈一笑,道:“师兄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那六戒花和尚外强中干,绣花枕头的本质。没错!他没能拿住那大妖,说是那只大妖遛得太快了,这不,灵泉寺已经通知我们清灵观和天医馆,让咱们配合他们搜索围剿那头不知去向的大妖。”

  “所以你不爽了,便跑到我这里来吐苦水?”君不弃翻起白眼。

  “师兄,这不能怪我啊!功劳被抢我就不说了,只能怪我自己不当回事,没早一步介入。可凭什么他灵泉寺就敢在我们清灵观面前指手划脚,吆五喝六?不配合,他们就说我不知轻重,没有大局。”

  君不弃点头道:“他们说的没错,你确实没有什么大局。”

  “师兄……”

  温良颇有些幽怨地望着君不弃。

  君不弃摇头道:“好了,你回去吧!配合他们进行全郡搜查,在妖邪面前,我们青玄宗岂能落于人后?你得记住,你现在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清灵观,是青玄宗,明白吗?”

  温良张了张嘴,但在君不弃冷峻的神色下,只能无奈回转。

  原本是来找安慰来的,可没想到安慰没找着,还被数落一通,温良的心情更郁闷了。

  另一边,坐在草庐中的君不弃则是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完美的计划!

  完美的背锅侠!

  若是可以,真想给这些和尚们颁个‘最佳配合奖’啊!

  君不弃哼着小调,拿出那块从邪修于修那里得来的玄阴木,用神识控制着飞剑,在上面雕刻起来。

  这块玄阴木是块阴沉木,君不弃准备雕个鬼帅云裳的雕像。

  之前从黄鼠精那里得到的那座仿制的邪恶之源的雕像,君不弃并未还回去,他还回去的是大虎随身携带的那座雕像。

  大虎的那座雕是那神秘人亲自给他的,要是上面有什么手脚,那就太容易被那位神秘高人寻到了。

  另外,他也担心宁县衙役赵捕头会不小心说漏嘴,所以准备一座漆黑阴沉的雕像来混淆视听,就很有必要了。

  想来想去,君不弃觉得雕成云裳的模样不错。

  自己在那女鬼面前的舔……不是,痴情人设,不能崩啊!

  ps:三更,求票票,谢谢啦!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