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小道士,你骂我了吧!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红影垂首俯视了君不弃一眼,而后消失。

  感觉到身后的冰冷感消失,君不弃暗自呼了口气。

  紧要关头,君不弃尝试着联系女鬼帅,但对方不应。

  于是他只好祭出杀招,运转法力,利用小葫芦,尝试了下将鬼帅云裳留在他体内的那道印记吞噬。

  果然,神出鬼没的女鬼帅再次出现了。

  至于那女鬼帅会怎么罚他,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中年男人有七成以上的可能性是分身,他的那道千剑万雷符就算用了也白搭。对方的本体很可能在阵外藏着等他出去自投罗网。

  所以,用千剑万雷符配合万里剑遁符来逃命,想法虽不错,但实际实施起来的成功率,实在太低了。

  最保险的做法,自然是把女鬼帅召唤过来。

  顺便也可以看看这女鬼帅对他的容忍底线在哪里。

  如果女鬼帅见死不救,那他就只能冒着生命危险进行渡劫,然后借用天劫之力破开这座大阵,用万里剑遁符逃命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方法暂时用不上了。

  从女鬼帅出现到消失,再到重新出现,前后不到五息时间,一头膘肥体壮,皮毛顺滑的大虎,便被扔到君不弃面前。

  如绸缎般的皮毛,随着身体砸在地上,如同水波般荡漾起来。

  没有数十上百丈那样夸张的躯体,这头大虎加上尾巴,体长也没有超过三丈,但是那虎爪子,确实很大。

  大虎闭着虎眸,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眼角还带着虎泪,满是细小倒刺的大舌头,从其嘴角处,不自然地伸出。

  活像条被胖揍了一顿的老狗。

  在君不弃的体内,小葫芦在感应到这头大虎之时,便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但被君不弃给压制住了。

  因为那道赤色身影就飘在他的面前,身子前倾,俯视着他。

  君不弃虚握拳头,于唇边轻咳了下,道:“多谢姐姐救命之恩!”

  女鬼帅不为所动,依旧静静盯着他,盯得他头皮发麻,“姐姐请听我解释,不知姐姐可否听说过‘宙渊’?这是一个邪恶组织,以崇拜邪恶之源为宗旨所建,他们在暗地里发展势力,视人命如草芥……这只虎妖便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只因他修为太强,我实在打不过,联系姐姐,姐姐又无回应,于是只好出此下策,请姐姐过来一趟。”

  他说着,直接拉开衣襟,露出洁白的脖颈,歪着脑袋闭着眼,一副慷慨赴义的模样,“姐姐要是想罚我,那便罚吧!”

  他身上的万里神行符和金光护甲符已经收起。

  一身红甲的云裳默默看着他,如血的披风在空中荡漾。

  直到君不弃等了良久,压抑着卟咚卟咚的小心脏,忍不住偷眼瞧向她时,空气中才响起她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

  “小道士,你是否觉得本帅会因此而不罚你?”

  “啊?哦!没,没有……姐姐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顿了下,他又道:“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我的血液对姐姐有用,哪怕只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功效,我也甘愿为姐姐献上一丝绵薄之力。”

  完全就是一副舔狗模样的君不弃本以为,也许自己这么一舔,这女鬼便会对他心软,放他一马也不一定。可下一刻,君不弃便感觉到自己脖颈一疼,接着全身一紧,头晕目眩感再度传来。

  尼玛!

  你还真咬啊!

  我特么白舔了!

  君不弃暗自腹诽,面上却不动声色。

  良久,直到被君不弃里三层外三层,封印在气海之中的小葫芦有了躁动的迹象,君不弃也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她吸干之时,那股痛感才渐渐消失,鬼帅云裳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块大石上。

  屈膝坐在大石上的云裳,一只脚伸在石外荡着,身后的披风无风自舞,像一团火焰在夜空中升腾,又像一团血液在黑夜中蔓延,滴血的长剑插在大石上,她抬首望着夜空中的那轮弯月。

  脑后头盔下方的青丝轻轻飘舞着。

  那副神态,给人一种落寞孤寂,满怀心事的感觉。

  君不弃整理好衣襟,看了眼不远处那道赤色身影,原本心里头骂骂咧咧想要退群的他,不由渐渐平静了下来。

  他心想:她一定也和我一样,有时会有种莫名的孤独吧!

  遗世人独立,谁能知我心?

  呸!

  真当自己是舔狗啦?

  君不弃心底暗骂自己不争气:她不过就是我的工具鬼而已!她孤不孤独关我屁事?

  君不弃强行收回目光,看向那头还没死透的大虎。

  但很快,他便尴尬地发现,以自己现在的神识强度,想要查探这头虎妖的识海,根本没办法办到。

  虽然虎妖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但它的识海依然处在自我保护状态之下,修为没有这虎妖强,根本不可能强行入侵其识海。

  君不弃轻咳了下,双眸带着希冀,看向云裳,“姐姐……”

  “小道士,你刚才在心里骂我了吧!”

  沙哑的嗓音在空气中震动,虽然君不弃看不见她的面容,但却能感觉到,她在笑。

  且是冷笑!

  不过从她在自称上地转换来看,君不弃能感觉得出来,这女鬼最多只是想找个借口再修理他一顿,或是敲打他一番罢了。

  至于生命危险,应该是不会有的。

  “没有没有……”

  君不弃赶紧摆手,这种问题绝对不能犹豫,即便已经被对方给看破了。因为一旦犹豫,‘没有’也变成‘有’了。

  “我对姐姐的景仰与敬佩,就如同大江之水,连绵不绝!我又怎可能骂姐姐呢?我不是那种没良心之人,此心天地可鉴呐!”

  云裳不置可否的‘呵’了声,而后抬手轻挥,一道血色玄光打在那头昏迷不醒的大虎身上,“你慢慢看吧!”

  下一刻,她的身影在大石上消散开来,唯有她那沙哑磁性的嗓音在夜空中回荡,“那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喜欢!”

  君不弃闻言,不由愣了愣,暗道:莫非这娘们生前是个文青?

  顿了下,他又想:这娘们不会在暗中监视我吧!

  “姐姐,这座大阵还没破除呢!”

  回过神来之后,君不弃叫了起来。但任凭他如何呐喊,如何深情呼唤,也没有关于云裳的任何回应。

  无奈,他只好把目光放到地上那头被血色玄光笼罩的大虎身上。

  被血色玄光笼罩,大虎的识海已被开辟出一条通道,君不弃的神识轻而易举便入侵进去,并在其中翻阅起大虎的记忆。

  越看,君不弃的眉头便皱得越紧。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

  这色虎,除了交配还能干啥?

  好在,一段频繁的交配期过后,这头大虎终得奇遇,遇到了一位看不清面容的世外高人,受此人点化,大虎终于开始修行。

  修行有成之后,大虎潜入了人类世界,自称黄员外,庄园就建在宁县隔壁安县县郊的一处山脚下,方便他进出山林。

  安县与宁县一样,同属于龙泉郡治下。

  这窝黄鼠精,就是这头大虎点化出来的,他们的修行,走的是采补之路,有点像魔门的补天阁魔修。

  黄鼠精去采补凡人,而大虎则采补黄鼠精。

  除此之外,大虎的那座庄园中,还有上百人类妾室。

  事实上,这几十年来,被大虎暗地里弄死的女人,何止上百?悄悄从他处掠来女子,囚养在庄园之中,几十年来尽无人得知。

  那位世外高人看不清面容,但那座漆黑的雕像,正是那位世外高人送给大虎的。很显然,大虎已经被邪恶力量侵蚀……或者说,这头大虎压根就是‘宙渊’余孽培养出来的力量之一。

  之前那头黄鼠精手里的雕像,只是虎妖弄出来的仿制品。

  可惜,那人的面容连大虎都没能看清,君不弃就更加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是谁了,也许这老家伙就潜藏在几大名门大宗之内也可能。

  在查看完大虎的记忆后,君不弃从大虎体内搜出个小荷包,而后召出被压抑了许久的小葫芦,对着大虎便是一阵猛吸。

  ps:新的一周来临了,求张票票压压惊,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