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天下间,哪里有这等美事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连山一脉?”叶红衣却是有些不解地问了句。

  温良点头道:“连山一脉,其实只是对借地脉山川之势来布阵的这种类型阵法的总称,出自《连山经》,有‘山连山,水接水,地脉如龙汇百川’的说法。在此地布阵之人,绝对是阵法宗师,对地脉山势的运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之境,让人惊叹。”

  叶红衣默默点头,末了问道:“会布这种阵的人多吗?”

  君不弃闻言,微笑道:“叶道友是想从这上面入手,寻找出布阵之人?别想了,《连山经》虽是一部经典阵籍,但想找到却不难,每个宗门都有这种书,可以说每个宗门都有可能有阵法宗师。”

  这个世界的《连山经》,可不是他曾经那个世界的《连山易》。这里的《连山经》是一部阵法典籍,而那个世界的,是一部易书。

  温良点了点头,末了又道:“不过我估计,那女鬼帅也许不是被那黄州老贼惊醒,而是正常苏醒的。周围的山川地脉走势,已经被破坏殆尽,能够在悄无声息中做到这一点的,我想除了那位鬼帅,没有别人。那黄州老贼,我觉得他还没有这等本事。”

  君不弃和叶红衣闻言,都不由陷入沉思。

  如此说来,当初布阵之人,对那女鬼云裳,其实并无恶意?

  否则的话,对方肯定会留下反制手段吧!

  两人不由相视一眼,默默颔首。

  见君不弃点头,叶红衣便不由问道:“君道友也觉得,当初布此阵之人,其实已经死了吗?”

  “……”君不弃:“唔,是的!有可能当初布阵之人,就是那尸鬼宗邪修,且在当初尸鬼宗被围剿之时,便战死了。”

  其实原本君不弃想的是,看来布阵之人对云裳应该没有恶意。

  “君道友的推断,不无道理!”叶红衣附和道。

  见君不弃与叶红衣一唱一和,温良轻咳了下,道:“师兄,我们真要移座山过来,把这座山谷掩埋了吗?”

  君不弃看了温良一眼,正色道:“这还需问?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岂可食言而肥?莫说是一座山,就是十座百座,也得办了!”

  君不弃估计,自己可能永远也忘不了,昨晚那纤纤玉指划过自己喉咙时,令他鸡皮疙瘩狂起的冰冷寒意。

  那种被封印数千年,精神被封出问题来的娘们,最好别得罪!

  温良闻言,唇角轻轻抽搐,“师兄,这……”

  “我知道,你不过才金丹境,让你移一座山过来,有点难。可难道你不知道先把山劈开,再慢慢移吗?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明白了,师兄且放心,我这就去办!”

  君不弃,叶红衣:“……”

  温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瞬间便变得激情满满,正想拎着法剑去劈一座山释放一下激情,便被君不弃叫住。

  “在这地底之下,还有不少残魂留连此间,你先给他们念几遍《天尊救苦经》,《太上渡灵咒》,对了,还有《道尊拔苦渡厄经》。”

  “好的,师兄,我这就念!”

  于是,温良当即便在这山谷之中摆下香案,点烛燃香,拿出一杆招魂幡,摇起了招魂铃,走起八卦步,嘴里念念有词。

  一时间风云顿起,魂幡招摇,招魂铃响,燃香青烟舞碧霄。

  叶红衣似乎对此颇为好奇,坐在一旁默默观看。

  君不弃见此,便靠着大青坐了下来,拿出那块玉简看了起来。

  同时用灵力催动体内小葫芦,一滴七彩之液从小葫芦中飘出,融入他的身体。而后,他的神思顿时变得清明无比。

  再观看玉简中那炼丹之法与丹方时,几乎没有半点阻滞就将其牢记在心,只需多重复几遍,即便七彩之液功效退去,也不会忘记。

  叶红衣见君不弃仿佛像入定似的,不由好奇看了过去,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与不解,看了一会后,她又默默收回目光。

  一个时辰左右之后,温良便收起了香案与其他工具,看了眼依然在入定中的君不弃,转身朝外走去。

  来到一座矮山前,温良便拎出法剑,并指一划,便见法剑剑身上光芒大放,瞬间变成一道巨大剑光,随着他一指,朝那矮山斩去。

  噌噌噌……

  剑光霍霍中,那矮山被温良切成了一块一块,而后被他运用法力将那一块块山石运到葫芦谷内。

  当君不弃苏醒过来之时,葫芦谷已经被掩埋了一大半。

  “君师兄,你醒啦!”

  温良喘着气,抹了下额上没有的虚汗,笑问。

  那模样,仿佛就像等待着大人夸赞的孩子似的。

  “嗯,不错!再努力一下,今天就能做完了。”君不弃边说边给温良竖起了个大拇指,让温良变得更有干劲了。

  打发了这个情绪容易激动的师弟后,君不弃便将那块玉简递还给叶红衣,“多谢叶道友慷慨厚赠,贫道无以为报,实在惭愧!”

  叶红衣接过玉简,眸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微笑道:“君道友不必客气,不过,道友确定已将其中内容尽数记下了么?”

  君不弃闻言微微怔了怔,末了微笑道:“贫道这速度与那些过目不忘之人相比,已经很差了吧!叶道友不必担心,贫道已记下了。”

  叶红衣双眉一挑,带着怀疑‘哦’了声,道:“既然君道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记住这些,不若再试试这个。”

  她说着,又给君不弃递了块玉简过来。

  君不弃有些疑惑,接过来看了看,而后递还了回去,“这个实在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贫道受之有愧,还请叶道友收回。”

  之前的炼丹之法和丹方,如果说退还给叶红衣是假意,那么现在退还这天下剑道总纲,那确实是真心的。

  占便宜可以,但不能占个没够,容易惹人嫌。

  他边说边偷眼瞟向叶红衣,心里琢磨着:这娘们不会是垂涎我的美色,想要用这糖衣炮弹来轰我吧!我是那么低级的人吗?

  天下剑道总纲,内中罗列顶尖剑诀三百六十套。

  也不知这女人是怎么拥有这种宝贝的,这种宝贝要是出现在江湖之中,那绝对是可以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的罪魁祸首。

  对拥有大宗门为后盾的修士而言,这东西的价值都颇高,更别说是那些资源匮乏,修行无门的江湖散修们了。

  一时间,君不弃重新怀疑起这个女人的身份来。

  护龙一族叶氏,确实是有资格拥有这种宝贝,毕竟当初护龙一族便是以‘剑丹双全’之名为首闻名于世。

  但如果现在的护龙一族叶氏,还有这种东西的话,那么那个曾经无比强大的家族,又怎么会逐渐消失在修行史长河之中?

  而且一个聪明人,是不会将自家宝贝轻易示人的。

  一旦这么做,那么不是傻子,就是想要把别人当傻子,要想从其他傻子那里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

  毕竟,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嘛!

  大家第一次见面,就是再怎么信任对方,也不可能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吧!叶红衣看起来挺机灵的,应该不会犯这种蠢。

  既然大家都不可能是傻子,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叶红衣自信可以吃定他们。即便她早就知道温良已经是个金丹修士,甚至也知道君不弃他们背后有个强大无比的青玄宗作为后盾。

  君不弃不由暗忖: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娘们的修为啊!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道友何故扭扭捏捏?”叶红衣先是鄙视了下君不弃的言不由衷,而后又道:“而且,在下也并非无所求。”

  叶红衣说着,不由面色沮丧地轻叹起来,“道友如果认真看过就会知道,这天下剑道总纲里面收录的顶尖剑诀三百六十种,其中有很多其实都是残缺的,最后一套《斩龙剑诀》,原本应该有九招,可现在只有两招,若是你能将其还原出来……”

  君不弃闻言便失笑摇头,“道友太看得起贫道了,说来汗颜,贫道其实实力低微,不过筑基初期小修士罢了,哪里能替道友将这剑诀还原?道友与其把希望放在他人身上,还不如自己钻研!”

  君不弃决定不装高人了,在明白人面前,越装越像个小丑。

  叶红衣微笑道:“君道友真不想要?”

  她对君不弃的修为似乎并不惊讶,明显早就看出来了。

  君不弃唇角微微轻搐,实诚道:“想要,但却不能要。要不叶道友提个条件用以交换,看贫道能否完成,如此贫道也能宽心些。”

  叶红衣摇头道:“在下并无其他要求,只需君道友将来有朝一日能够还原出《斩龙剑诀》,并将其教给护龙叶氏后人,足矣!”

  君不弃有些犹豫了,他知道,如果叶红衣没有其他要求,那这个确实是个大便宜。有便宜不占,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傻。

  可若是真的占了这个便宜,那又显得自己确实是真的傻。

  因为很明显,这个便宜有问题啊!

  天下间,哪里有这等美事?

  自己已经长得这么帅了,还想得这么美,天理都难容吧!

  更何况,在那炼丹之法上,他已经算是占大便宜了,若再继续占这个便宜,那岂不是会让人觉得自己很贪婪?

  “其实以青玄宗的实力,想要收集到这些剑诀,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见君不弃犹豫,叶红衣又道:“从在下离开家门,踏上游历之旅,至今已有六位拥有过目不忘之能的修士接受了这个邀请,不知君道友可愿当这第七位?据族中族老所言,这《斩龙剑诀》,当初便是叶氏一族老祖,根据这三百六十套顶尖剑诀领悟出来的。”

  这个理由看似合理,但君不弃却怎么看都觉得尼玛离谱!把恢复自己族中绝学的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这合理吗?

  是不是等家族绝学恢复了之后,就把这些工具人给干掉……

  咦?

  这么做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行啊!

  哎哟我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女人也未免太狠了点吧!

  君不弃仿佛觉得自己发现了华点。

  在经历过师兄牧九歌被害之事后,君不弃从不介意把人性往更黑暗的方向去想。更何况还是在这个充满诡异的修行世界。

  这有可能是一个美丽的陷阱,要往下跳吗?

  君不弃扪心自问。

  而后他便毅然决然地果断跳了下去。

  大不了回头自己不去还原那套《斩龙剑诀》就是了呗!

  把糖衣吃掉,再把炮弹丢掉嘛!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