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岂能亵渎姐姐清誉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大帅也不知当初在此设下聚阴大阵之人是谁吗?”

  “若是知晓,还需让你帮我调查此事?”女鬼大帅怼了句,让君不弃哑口无言,末了又道:“想来你们宗门长辈应该知晓。”

  君不弃沉默了下,道:“也许当初布阵之人,只是不想大帅就这么香消玉殒,所以才布下此阵,让您有朝一日可以重临世间吧!”

  “哼!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死又何惜?可却有人让我等死后还不得安生,此岂良人所为?”

  君不弃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人死如灯灭,入土为安才最好,徒留孤魂于世间流离失所,确实有些不太像亲人所为。

  想了想,君不弃才道:“要说这布阵之法,几乎所有修士都懂那么一点,但能布下这般大阵者,却非阵法大师级别不可。按理说,当初布阵之人若想利用大帅,那此时也许应该出现了。”

  “利用我等?”女鬼大帅的语气中多少有些不屑与轻蔑。

  君不弃听出来了,觉得有些不爽,便道:“大帅可别小看那些邪道修士,在一千多年前,尸鬼宗还未被正道修士剿灭之前,那御鬼控尸的本领,可是名传天下九州。当时有位强人,指挥着万千鬼卒,一夜之间差点攻陷当时的大灵帝都……”

  君不弃幽幽说道:“也正因为这点,所以才有天下正道修士对尸鬼宗群起而攻,将其剿灭之事发生。这一战,双方足足打了上百年之久。可两百多年后,尸鬼宗的余孽又建立起了天地门与万鬼馆……”

  “那继续剿灭不就成了?”女大帅很直率地说道。

  君不弃轻叹,“他们又非傻子,明知御鬼控尸之法有违天和,无法被世人接受,怎还能光明正大出来,皆是偷偷摸摸潜伏着。至今也无人知晓他们老巢建在何处,只是偶有其门人出世,搅风搅雨。”

  女大帅沉默半晌,才道:“所以你怀疑,布下这阴煞大阵,将我等变成鬼类,是那尸鬼宗邪人所为?”

  “只是有这可能。”君不弃说道:“我想提醒大帅的是,也许大帅已经被人暗地里控制也未可知,须得小心谨慎些才是。”

  一人一鬼聊了小半个时辰,女大帅才道:“那你有何建议?”

  君不弃总结了下,道:“目前对大帅,以及大帅麾下士卒最好的出路,就是离开这里,前往**荡。一来,可以让越州所有修士们安心;二来,也可给大帅这些麾下将校士卒们寻个栖身之所;三者,唯有大帅离开此地,此地生灵才能正常生活……”

  沉默了会,女大帅才道:“小道士所言有理,本帅明白了!”

  “大帅深明大义,贫道佩服!贫道替这方万千生灵,感谢大帅!”

  “你最好没有欺骗本帅!”顿了下,她又道:“再会!”

  再会?别啊!

  君不弃叫了起来,“大帅,请解开贫道身上的印记啊!”

  “不急,日后兴许还有所请!”

  还来?

  君不弃气呼呼地在房中来回徘徊起来。

  大青翻了下眼皮,看了他一眼,又耷拉下脑袋,闭目养神。

  过了会,见师弟温良还未回来,君不弃便盘膝坐在床上,准备用小葫芦来试试,看能否吞噬掉那女鬼大帅留在自己体内的那道印记。

  可就在君不弃刚想动手试探一下的时候,女大帅的声音又在他的脑海里响起,“对了,还请小道士明日替本帅办件事。”

  君不弃眉角轻抖,有种做了亏心事被抓个现形的羞煞感。

  而后有点恼羞成怒地说道:“大帅,下次再出现时,能否先与贫道打个招呼?似你这等未请自来,很容易吓到人的。”

  “如何打招呼?”

  “……”

  君不弃一时语塞,似乎怎么打招呼都会显得很突然吧!

  唉!

  算了!

  不与女鬼计较!

  “不知大帅有何请求?”君不弃只好转移了话题。

  女大帅说道:“本帅打算按你的计划,带着麾下将校前往你所说的那座**荡,但为免我等走后,尸骨被人打搅,还请小道士为我等埋了那座山谷,并在其上立碑,顺便超渡一下厌倦了征战,不愿离去的士卒残魂,本帅感激不尽,来日必有厚报!”

  君不弃点头道:“厚报便不必了,此皆小事罢了。”

  “那就拜托你了,小道士!”

  “好说!好说!”

  “再会!”

  不,最好别会!

  君不弃打着哈哈,心里暗道。

  等了一会,还是不见温良回来,君不弃有些怀疑,温良是不是被震晕过去了?啧!这人丢的,真是丢到家了!

  没过多久,君不弃又感觉到了千军万马奔腾的动静。

  他再次迎了出去,站在柳家院墙之上,正好看到远处一幕千军万马抬着一座石棺,往南飞奔而去的画面。

  万鬼抬棺,千军相随庇护!

  这画面,看得君不弃暗自称奇,暗忖:也不知那石棺中躺着的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这些上古英灵死后还在为他守护。

  但奇怪的是,他没有在万军中看到那抹红影。

  “大帅,你还在吗?能听得见我说的话吗?”君不弃一边用神识去触碰红甲女帅留在他体内那道印记,一边小心翼翼问道。

  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难道那位大帅躺到那石棺里了?

  可她是鬼啊!还需要这么讲究吗?

  是了!

  也许那棺中的尸骸正是她的呢!

  君不弃默默想着,等到千军万马消失在黑夜之中后,他才彻底松了口气,“总算逃过一劫!太吓人了,黄州老贼,你不得好死!”

  君不弃把这一切都归结到那位扎纸匠身上。

  此时,温良才扶着道髻,像喝醉了似的,晃晃悠悠地御剑而归。

  见到君不弃站在柳家院墙上,温良直接就扑了上去,叫道:“君师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君不弃眉头一皱,没好气地将其推开,“男儿大丈夫,哭哭啼啼是何体统?你说你丢不丢人,堂堂金丹修士,居然被人弹飞?”

  “对不起!师兄,师弟给你丢人了。”温良的认错态度非常端正诚恳,但末了又道:“可是师兄,那女鬼真的强到变态啊!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与我们师父一样强大……”

  说到这,温良才道:“是了师兄,那女鬼怎的没有杀你?”

  “怎么?你是觉得师兄该死?”君不弃瞪起双眸。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师兄误会了!我只是好奇,师兄是如何逃过那女鬼的鬼爪的?师弟也好向师兄学学,下回要是再遇到这种险境,师弟也好有个保命手段嘛!”温良抹着泪笑说。

  看他这又哭又笑的样子,君不弃也确实生不起气来。

  别说,种被人记挂的感觉,还挺暖心。

  君不弃轻叹道:“你也知道,我修的是《百炼纯阳功》,一身纯阳之气,虽是阴物的克星,可也是一些强大阴物所喜欢的东西。她其实是想吸食我的血液来着……”

  温良皱起了眉头,道:“可是师兄,虽然我修炼的不是《百炼纯阳功》,可我已经是金丹修士,这一身阳气,可不比师兄弱啊!对方真要吸血的话,我的血岂不是更好更美味?”

  “你会作诗吗?”

  “不会!”

  “你是师兄还是我是师兄?”

  “你是!”

  “你有我帅吗?”

  “呃……”

  “结果还不明显吗?”

  “……”

  温良无言以对,但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其实君不弃也同样觉得奇怪,因为温良说的很有道理。

  那女鬼真要找个人吸血的话,温良才是最佳选择啊!

  君不弃哪里会知道,那位大帅之所以率领着千军万马来找他,完全就是因为那首诗给他惹出来的祸。

  “她不杀我们,其实是想留下我们替她办件事。”君不弃说。

  “何事?”

  温良觉得,这个理由才靠谱,那什么帅啊,会作诗啊,肯定都是骗人的,堂堂兵马大元帅,怎会喜欢这些肤浅浮夸的东西!

  “那女鬼想率领麾下前往**荡,又怕有人打扰他们已经埋藏地底数千年的尸骸……师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温良点头道:“师兄,这事交给我倒是没有问题。只是,这都已经数千年了,那些尸骸,早就已经化成泥了吧!”

  “有没有化成泥,这个不关我们的事,你只需要照办就成。”君不弃摇头道:“况且,那地方曾有阵法笼罩,又有阴气滋养,哪有那么容易化成泥?不过说起来,那地方居然没出现僵尸,倒是奇怪!”

  “师兄,你说那千军万马,会不会不是鬼,而是尸?”

  君不弃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当我瞎啊!鬼和尸都分不清?”

  温良赶紧摇头,末了道:“别说师兄,我也分不清!”

  “行了,休息吧!明日去处理王家堡的邪尸,然后再去埋了那葫芦谷。哦对了,之前处理那些被王家邪尸咬过的人身上的尸气时,我消耗了十二颗极品培元丹,总计四百八十块下品灵晶,你给我结算一下,这个功劳就记你头上了,顺便你把此事跟宗门汇报一下……”

  温良闻言,便不由朝君不弃眨起眼来。

  见君不弃递来询问的眼神,温良才摇起头来,“不行不行,我哪能冒领师兄您的功劳?这事我会如实上报宗门,给师兄请功的。”

  君不弃轻咳了下,道:“你知道,师兄一向低调内敛,你要是帮我把损耗补上,我哪能再领功劳呢?这是你应得的!”

  “对不起!师兄,这功劳……它,太贵了!”

  “……”君不弃眼角抖了下,轻咳道:“三百六十块,不能再低了!看在你是我师弟的份上,我都给你打七五折了!”

  “师兄,这不是打折不打折的问题,而是……”

  “别而是了,你现在可比我更需要这些功劳,我毕竟是在替我祖父守孝期间,不需要这些东西。”

  “师兄,三折吧!只要三折,我绝不二话。”

  “有你这么占师兄便宜的吗?还说为了师兄,死都愿意,你骗我的吧!”君不弃双眸直接瞪了起来,要是有胡子,估计也得吹起来。

  温良摇起头来,道:“长庚师兄说,君师兄你哪哪都好,就是在这报价的时候,容易虚高,所以不管如何,还三折就对了!”

  “好你个莫长庚,居然在背后如此编排我!”

  君不弃一顿咬牙切齿,而后拍起了温良的肩膀,笑道:“三折便三折,今天师兄高兴,让师弟占点便宜又如何?”

  “那师弟就先谢谢师兄了!”

  “好说好说……”

  君不弃笑眯眯地说,心里暗忖:看来下次还得再提价,没想到都被莫长庚那货找出规律来了,难怪他还价的时候会那么准确。

  好师弟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是那家伙搞的鬼呢!

  ……

  回到房中,君不弃与温良分别坐在床上与椅子上打坐。

  坐在床上的君不弃见温良入定,想了想,在寻找到那女鬼留在自己体内的那缕印记后,便用小葫芦尝试着将其吞噬。

  不得不说,小葫芦确实很给力,那女鬼如此强大,但她留在君不弃体内的那缕印记,依然还是被小葫芦的吸力给扯动了。

  但就在此时,一道红影悄无声息地在君不弃身后浮现。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降低的几度,让君不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入定中的温良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眨了眨,而后指着君不弃的身后,张着嘴,但却连话都说不出来。

  大青抬起头来看了眼,接着直接垂下头去,将脑袋藏入床底,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

  嗡……

  温良只觉得脑袋一震,而后一沉,就垂下头去。

  堂堂金丹修士,依然还是很没面的被一个照面搞定!

  君不弃打了个喷嚏,感觉到有东西趴在自己肩上,鼻端浮起一缕之前才刚闻过的熟悉馨香,小心脏不由猛地抽了下,暗自叫道:完了完了要完了,这女鬼果然神出鬼没啊!怎么办,怎么办?

  很快,他便故做镇定地拿起垂在他胸前的一缕红绫看了看,而后喃喃自语起来,“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真是奇怪!这才刚刚跟那位红衣姐姐道别呢!现在居然就已经开始想她了。不行不行,那红衣姐姐英姿飒爽,英气逼人,虽未看见容貌,但绝属人中骄凤,我只不过是个小小道士,岂能亵渎姐姐清誉,实在罪过,罪过啊!”

  君不弃边说还边抬手往自己脸上扇了几下。

  一只如葱玉指从红衣之中伸出,伸到君不弃的脖颈前,君不弃眼眸低垂,眼皮轻颤,眼睁睁看着那指尖在自己脖颈上轻轻划过,如同割喉一般。

  那指尖划过喉间所带来的清凉冰冷感,让君不弃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刺激得他直接扑到床上,抱着脑袋,踢着脚,叫道:“完了完了,我这还没睡觉呢!就已经梦到那红衣姐姐了。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亵渎如同女神一样出尘脱俗的姐姐呢!我真是该死啊!”

  “你真的那么喜欢本帅?”

  沙哑磁性的嗓音,在君不弃的身后响起。

  君不弃身子不由为之一滞,而后又叫了起来,“完了完了,现在居然都出现幻听了!不行不行,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不可以,我不可以亵渎那位女神姐姐的……”

  “那不如,你跟本帅走如何?”

  红衣女子那清丽绝伦的俏脸上,浮起一缕冷笑,默默看着趴在床上自导自演的家伙,仿佛在说:你演,继续演!

  只可惜,此时的君不弃,又哪敢回首!

  ps:四千五百字章节奉上,周一,求票求收求打赏。偶好惨,都掉出分类新书榜了,新书榜跟打赏挂钩,莫的办法啦!希望有私设小金库的大佬们,偷偷给俺赏个三瓜两枣,送偶上榜吧!忧伤在此拜谢啦!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