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给纸人点睛,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说怎么看着这些纸人就觉得奇怪呢!”

  两个灵晶人偶不约而同开口,身形同时一晃,迎风便长,变成两个一老一少,容貌完全不同的道士。

  两人手中都出现了一柄长剑,长剑耀起一团剑光,顺势罩向了那个纸人,纸人见此,身形不由飘退,瞬间又隐入旁边的纸人堆中。

  年轻道士轻喝:“哼!当我看不出来你藏在何处吗?”

  话落,剑光朝着那些纸人便席卷了过去。

  “青莲剑法,看来是青玄宗老道!”

  所有纸人皆被一剑毁去,其中一个纸人则是直接飘退,向大堂门口飘去,声音有点像女声。

  老道士则道:“给纸人点睛,这种旁门左道之术,有点像尸鬼宗余孽万鬼馆的手段啊!阁下可是万鬼馆魔修?”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

  老道瞬间追了出去,但只看到一个纸人从空中轻飘飘坠落,而纸人中的神魂,早已消失不见。

  一老一少两人见此,老的直接钻入地底,留下小的恢复成灵晶小人偶的模样,继续在这坞堡里搜寻。

  ……

  柳家别院,君不弃的房中,一只灵晶人偶从地底钻出。

  床上,君不弃的双眸猛然睁开,那灵晶人偶便朝他跳了过去。

  君不弃伸手接住,收回人偶身上的神识,一段记忆便流淌入他的脑海之中,而后,他的剑眉微微轻蹙起来。

  “扎纸点睛,万鬼馆,你猜……怎么这么耳熟呢?唔!那个御鬼控尸的邪修于修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于修说他是黄州,莫长庚那家伙说过黄州是个有点本事的扎纸匠,一手给纸人点睛的术法……”

  “啧!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尼玛啊!”

  “这王家老太爷诈尸,不会也是他的手笔吧!”

  “难道这是一个引我上钩的陷阱?”

  君不弃抱着脑袋,躺在床上,默默思索起来。

  “于修可以御鬼控尸,如果黄州是于修的同门师兄,那么他的本事肯定比于修要大,控制那些尸体应该很容易。看来,王家的事情应该就是黄州的手笔了。于修的修为是筑基中后期,如果不是我有二十八星宿剑阵图可以增幅威力的话,也打不过他。那么这黄州……”

  “二十几年前莫长庚就和这黄州交过手了,二十几年过去,这黄州要是成就金丹的话,啧……这就不仅仅是麻烦了!”

  “嗯,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多学点其他剑诀,免得一眼就被人看出自己的根脚,仅仅只有一套青莲剑诀,再怎么变化也有限。”

  “还有,葫芦谷方向十方阴煞汇聚,场面如此浩大,如果真是黄州摆下的阴煞大阵的话……啧,他有那么大本事么?如果有,那么他想坑的,不会是我和莫长庚那货吧!我还只是一只小虾米啊!”

  “信息有些少,看来得去那葫芦谷走一趟才行!”

  他思索了下,一只灵晶人偶又被他甩了出去,没入地下。有危险在等着他和莫长庚,君不弃就算不想理,也不得不理了。

  更何况,他只是派个灵晶小偶去探雷。

  在君不弃释放出的灵晶人偶悄然前往葫芦谷探雷的时候。

  温良带着君不弃的一个灵晶人偶分身,出现在了榕乡附近,远远的就感觉这里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

  他小心翼翼望着漆黑的夜空,收敛剑光,落到地上,在君不弃的人偶分身指引下,朝着榕乡柳家庄的方向贴地疾掠。

  与此同时,一顶黑轿,在几个面色苍白且僵硬的轿夫簇拥下,在两个面色相似的侍女提灯牵引中,悄无声息地来到王家堡外。

  那唇边有痣的黑衣老者从黑轿中钻了出来,看了眼王家堡。

  在看到王家堡被阵法覆盖的时候,老眉皱了皱,不由自主伸手捻着黑痣上的几根黑毛转动着。

  “阵法倒是布置得挺精妙,难怪我的那缕神魂出不来。布阵之人的修为倒也一般,可要是在这里动手……”

  他不由看了眼葫芦谷的方向,心中默道:“唉!算了,那缕神魂就先隐藏在此地,等阵法解决了再说,我还是先离开此地为妙。没想到那葫芦谷中,居然隐藏着那等绝世凶物,看走眼了!”

  黑衣老者钻入轿中,匆匆离去,不久便消失于黑暗之中。

  ……

  “师兄,我来啦!”

  温良见到君不弃时,显得很兴奋,完全就跟迷弟见偶像似的。

  看到温良这小胖子,君不弃不由疑惑,“阿良,你怎来了?”

  他边说边收起从温良肩膀上跳过来的灵晶人偶,收回人偶内的那缕神识之后,君不弃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然后有些意外地看着温良,“你才刚入金丹没几天,怎的就申请入这红尘来历练了?不怕道心不稳,金丹溃散啊!”

  “嘿嘿……这不是有师兄在这里嘛!所以我就来啦!不仅可以与师兄做伴,还方便我随时向师兄请益,一举两得呀!”

  君不弃有些无言以对,对这小胖子黏人的本事,他早深有体会。

  轻咳了下,他直接转移了话题,说起了王家堡和葫芦谷之事。

  “扎纸匠?报仇?”温良在听完之后,不由疑惑起来,“君师兄的意思是,这黄州布下如此陷阱,其实是想引长庚师兄前来?”

  君不弃摇头道:“对方不一定知道他的师弟是因我们而死,毕竟在这龙泉郡,除了咱们清灵观,还有灵泉寺,天医馆。但对方设下这个局,还在葫芦谷布下聚阴大阵……不过我总觉得葫芦谷的聚阴大阵不是一个扎纸匠能布出的。那十方阴煞汇聚的场面,太浩大了。”

  “当然不是!”温良点头道:“这座葫芦谷,在我下山之前,掌教真人专门找了我,交代我要小心看顾,里面沉睡着个大人物。”

  君不弃问:“有多大?”

  温良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掌教真人未曾告诉我。”

  ……

  柳家离葫芦谷也就二三十里的路程。

  在君不弃与温良见面时,灵晶人偶已在葫芦谷外钻出地面。

  葫芦谷内,一片静悄悄的,灵晶人偶从地上飘起,飞入空中。

  天地虽然一片漆黑,但灵晶人偶还是能大概看出下方景象。

  一座山谷像个葫芦倒在群山之间,轮廓清晰。

  在空中确认了这里确实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葫芦谷之后,灵晶人偶才再次落地,悄然摸进这座山谷。

  葫芦谷内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一片静悄悄的,但灵晶人偶总觉得这里面阴森森的,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心惊肉跳。

  仿佛在这地底之下,隐藏着无数恶鬼在那朝他咆哮似的,但仔细去感受,去聆听的话,却又什么都听不到。

  可越往里走,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忽而,一阵阴风卷起,金戈铁马之声如同水浆迸裂,瞬间侵入他的双耳,一副波澜壮阔的画面,突然闯入他的脑海。

  轰隆隆,轰隆隆……

  他都还没卧听风吹雨呢!这铁马冰河便已入梦来了!

  灵晶人偶呆呆站在那里,仿佛眼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一片漆黑难见的景象,而是如同置身于一片血与火的战场之上。

  他看到了金戈铁马,铁槊横军,刀光剑影,剑气纵横;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怪物,如同潮水一般滚滚而来;还看到了战士浴血厮杀,残肢断臂乱飞,尸山成堆,血海飘橹……

  天空被滚滚黑雾遮蔽了,日月无光。

  大地被尸体堆满了,人类与怪物的尸体,难分彼此。

  一道血红的身影,身披凹凸有致的血色铠甲,残破的披风上,已被血水浸透,手中铁槊已然折断。

  她扔掉手中铁槊,揭开头盔,露出如瀑青丝,随风轻舞,清丽的俏脸上,英气逼人。

  她悍然拔出腰间的长剑,仰天长啸。

  尔后,她带着不甘与怒火,率领着残余铁骑,扛着一杆被血染红的旗帜,誓死如归般悍然冲向那漫无边际的怪物潮,一往无前。

  剑气纵横间,无数怪物被其肢解,残肢横飞,黑雾滚荡,身后的战士紧随其后,如同一只利箭,直插怪物潮的心脏。

  直到,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最终,她持剑站在一堆怪物尸体形成的尸堆上,岿然不倒。

  而后,一群修士御剑而来,如同漫天流星,划破长空。

  铺天盖地的剑气玄光,从天而降,轰入那怪物潮中。

  画面就此定格。

  当灵晶人偶回过神来之时,不由感慨,“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儿郎十万军。壮志青天耀白日,血浸山河满地红。壮烈!威武!”

  虽然残酷,但也同样让人热血沸腾。

  当看到那位红甲女将率领着残军冲向那怪物潮,他觉得整个人的头皮都竖起来了,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分身。

  噌……

  一柄长剑在他的头顶上悬停。

  灵晶人偶打了个激灵,木然抬起头来,顺着长剑看去。

  一个被漆黑战甲笼罩的身影,居高临下看着他,但灵晶人偶却看不到战甲之下的身影,甚至连眼眶都是漆黑如墨。

  这身影手中握着长剑,剑尖正好悬停在他的脑袋上。

  嗡……

  一道沉闷的声音从山谷深处传来。君不弃愣了下,转身便走,因为他从这道声音中听出了‘滚’的意思。

  很明显,这座葫芦谷,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古代战争的画面,他怀疑这里曾经可能是一片古战场,当时的战斗场面,被磁场给记录下来了。

  而在这片古战场中,还有上古英灵未逝。

  可以想象,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十方阴煞汇聚,上古英灵未逝,这里已经是一片鬼地,把人葬在这片鬼地之上,那是嫌老人家入土太安啊!

  灵晶人偶离开葫芦谷时,回头瞥了眼,而后差点摔了一跤,因为他看到,在那葫芦谷上方的高崖上,坐着一道血色身影。

  那身影穿着血色甲胄,面上还戴着面甲,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在其身后,那道血色披风正迎风招展,很大很长。

  就像漆黑的夜空被染红了一块似的。

  那身影……

  她也变成鬼了?

  是了,她心底的不甘与愤怒,绝对不会比其他人弱。

  生前一口气咽不下,死后不想入幽冥,太正常不过了。

  “公主……大帅,为何要属下放了那牛鼻子小道?”

  之前差点一剑斩掉灵晶人偶的身影,朝着山崖单膝跪地,问出了心中疑惑,但这声音却并未传出山谷。

  “一寸山河一寸血,血浸山河满地红……说的,不正是我们吗?”

  磁性的嗓音,随着夜风,在那高崖上飘荡开来,听着甚是悦耳。

  可惜能够听到这悦耳之声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

  有的,全都是鬼!

  “十万儿郎十万军,壮志青天耀白日……你不觉得豪情万丈吗?”

  吼……

  仿佛千军万马的嘶吼声,从山谷中响起,响彻夜空。

  一道道身影从山谷中的地底钻了出来,瞬间就挤满了山谷。

  之前那持剑甲士不服道:“他一个牛鼻子小道,怎能作出这等豪迈之诗来,定是他从哪抄袭来的。”

  “哈哈哈……是否如此,待本帅去会会他便知!”高崖上,女将军长身而起,一甩披风,“郑离,点兵!”

  “末将遵令!”持剑甲士抱了下拳,长身而起。

  下一刻,葫芦谷中,响起了苍劲的号角声,一道道身影,从地底深处钻出,一个,两个,三个……

  无数甲士的身影渐渐挤满山谷,最终汇聚成一支庞大军队。

  轰隆隆……

  铁蹄踏碎了落叶。

  ……

  当灵晶小人偶回到柳家,看到温良时,明显愣了下,但君不弃却一把将灵晶人偶收回。

  当他从这灵晶小人偶身上得到那段上古战场画面,以及后来看到那道身影时,整个人都是懵懵的。

  数万披甲骑士,用他们的血肉,生生筑起一座血肉长城,阻挡如潮水般的怪物,等待援兵的到来,结果却尽数战死沙场。

  那是何等的悲壮?

  虽然那个将军是个女将军,但依然让君不为之肃然起敬。

  这样的巾帼英雌,古之少有。

  但熟读大越历史的君不弃却是知道,大越皇朝的历史上,并没有这样的女将。大越所记载的历史中,也没有葫芦谷战役。

  但纵观越州修行史,确实是一部与怪物战斗的血泪史。

  也就是在千年多前,大越皇朝建立之初,那场‘天荡战役’之后,怪物的数量才明显减少。

  天荡滩那处千年前的古战场,后来变成了现在的**荡,成就了一个鬼国,现在还有两尊鬼王盘踞在那,麾下鬼卒无数。

  不论是那里的鬼王,还是里面的鬼卒,他们大多都是千年前战死疆场的那些将帅士卒们的英灵。

  **荡离万毒林不远,**荡的鬼国与越州修士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平时他们甚至还会在万毒林中诛杀怪物。

  所以越州修士对**荡鬼国,倒是没有围剿的想法。

  随着怪物变少,万毒林那地方才渐渐成为越州修士历练之所。

  但万毒林深处,到底盘踞着什么样的怪物,谁也不清楚。即便是一些强大的修士,也不敢轻易从万毒林深处上空飞掠而过。

  君不弃琢磨了下,万毒林离这葫芦谷至少有三千里距,如果葫芦那里是一片古战场的话,那么那场战役可能要往前推三千年。

  三千年前,越州还是大乾帝国的一个下属国,最后因大乾最后一任帝国昏庸无道,几大下属国纷纷自立。

  当时的越州启国国主启,开始大力开发越州,将国境往南推了一千多里。千年后,启国被灵国所取代,又经千年,被大越取代。

  直到现在,大越也已有千年历史了。

  国境已经往南推了两千多里,离万毒林五百多里处,有一座雄城名叫万安城,那里到万毒林的五百多里距离,正是一个缓冲地带。

  君不弃没有想到,这一趟探雷,居然探出这么大一个坑,还好发现得早。他看了眼温良,琢磨着,他们是不是得赶紧遛之大吉?

  “师兄,怎么了?”温良不解地问道。

  ps:四千七百字章节,求个票,谢谢(超级认真脸)!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