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扎纸点睛,旁门左道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君不弃检查了下大表哥身上的伤口,最终只发现在手臂上面有两个深入肉里的齿痕,齿痕上冒着缕缕黑色尸气。

  常人眼中,是看不到这缕尸气的。但在君不弃这种修士眼里,那东西就跟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醒目。

  君不弃将小葫芦口对准那两个齿痕,然后小心催动,便见缕缕黑气从齿痕中被扯出,没入小葫芦口。

  但还没等君不弃高兴,那黑气就挣扎着缩了回去。

  就像有了自主意识一般,让君不弃头疼不已。

  想了想,他伸指点向那两个齿痕,一缕纯阳之气冒出。

  纯阳之气一现,那黑气就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瞬间便从那齿痕中冒了出来,并朝那缕纯阳之气猛扑而去。

  然后君不弃把小葫芦往黑气中一伸,便将黑气收走。

  就这样,君不弃用这种钓鱼之法,把大表哥体内的黑气,尽数钓了出来,让小葫芦将其一一吞噬。

  很明显,大表哥体内的那些尸气,并没有什么自主意识,有的只是本能。这股本能,让它们对纯阳之气简直欲罢不能。

  就如同色中恶鬼,碰到了荡中y娃。

  当君不弃将大表哥体内的尸气尽数拔除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然后他又给大表哥体内渡了一缕纯阳之气过去。

  没一会,门开,院外众人纷纷朝走出门来的君不弃看去。

  “大家放心,大表哥没事了!”君不弃露出一副疲惫模样,从小荷包里掏出一颗丹药递给舅妈,“这颗有培元固本之效的丹药,用水化开,给大表哥服下去,休养一阵,大表哥就能恢复如初了。”

  “不弃,真是太感谢你了!”老舅妈激动得泪水又出来了。

  君不弃朝旁边的妇人示意了下,让她扶着老人下去,然后冲众人说道:“此间事已了,我便先行告辞了!”

  “不弃,你难得来老舅家一趟,怎么不……”

  君不弃摆手打断了老舅的话,道:“舅舅好意,不弃心领,但像表哥这样受伤的人,这榕乡应该还有不少吧!我得赶紧去救他们,要是去晚了,恐怕……”虽然他没继续说,但谁都懂他这意思。

  众人闻言,不由肃然起敬,纷纷点头。

  柳家二大爷柳孝此时站了出来,道:“不弃,我知道都有哪些人中了毒,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那就多谢二表哥了,事不宜迟……”

  “不弃请随我来!来旺,备马车!”

  在救了大表哥之后,君不弃就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趁着其他修士赶来之前,把所有遭到尸毒侵害的人都给救了,那就没有人能发现他可以对付这些尸毒尸煞了不是?

  到时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谁能知道他有多牛逼?

  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君不弃催促起二表哥来。

  二表哥柳孝带着来旺驾着马车,风风火火地在这榕乡里,干起了救死扶伤之事,一时间美名远扬,感激涕零声一片。

  他觉得,即便事后其他修士知道这件事情是他做的,也不会觉得他有多牛逼,毕竟修士在世人眼里,一向都是牛逼的。

  等到夜幕降临,最后一个中了尸毒的人被他解救完,也没见到有其他修士前来处理此间事,君不弃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终于解决了这件事,省得多费唇舌了!

  完美!

  君不弃暗自松了口气,随手又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情等着他他去完成,“二表哥,王家堡在哪个方位?”

  柳孝一时没回过神来,愣愣看着他。

  君不弃只好解释道:“虽然中了尸毒的人都被解救过来,但是这个源头还在那,我得把这个源头给解决了,事情才算圆满!”

  “可是不弃,你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这样,真的没事吗?”

  君不弃闻言轻叹起来,“累是累了些,可要是放任这祸害不予以处理的话,明天也许会更累。趁现在夕阳还未完全落山,我先去那里布置一番,至少也得让那邪物晚上出不了王家堡才行!”

  从那尸煞的强度来看,虽然诈尸的是新入土的尸体,可看起来一点都不弱,君不弃还是不敢托大,准备用阵法先困住它再说。

  夜幕即将降临,要是不困住那具邪尸的话,有可能晚上又会发生什么意外,那他今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至于疲惫,那完全就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总不能让人觉得他解决起这些事情来如探囊取物般易如反掌吧!

  这与他辛苦建立起来的‘修为很一般’的人设严重不符啊!

  柳孝指了指前方的大路,说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大概十余里左右,就能看到一座坞堡,那里就是王家堡。不过,在前天晚上发生意外之后,王家堡里的人全都跑了。”

  君不弃眉头轻蹙起来,“他们就没有去县里报官?”

  “报了,县里前来的捕快在堡中查探了一番后,说是王家人在胡说八道,浪费他们的精力。”柳孝苦笑起来。

  “有其他人作证,他们也不信?”君不弃拧了下眉头。

  柳孝微微摇首,道:“信我想他们应该是信的,但他们没有在王家堡内找到王家老太爷的身影,而且他们也不敢留下过夜,匆匆忙忙就走了,我觉得他们可能自己也害怕,所以……”

  君不弃摇头轻叹,“这事要是闹大,县令这官也就到头了,白天那邪尸自然不敢出来……算了,先不说了,我过去看看吧!”

  “不弃,那你可得小心些,尽早回来!”

  “二哥放心,我省得!”

  掀开车帘,跳下马车,脚尖在路边的草叶上轻点,背着手,身形轻飘飘的向前飘动,那副凭虚御风的潇洒模样,直把柳孝和驾车的来旺看得是双眸圆瞠,暗中艳羡,疾呼‘神仙’不已。

  飘行十余里,君不弃便看到了一座坞堡,坞堡占地面积有三四亩的样子,高墙大院。堡中没有任何灯光,甚至没有任何声音。

  虽是傍晚,但天空阴煞汇聚,此时已经有种进入黑夜的感觉。

  无人的坞堡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凄凉感,在君不弃眼里,这坞堡一看就有问题,里面阴煞之气太浓郁了,难怪王家人有家不敢回。

  在王家堡外观望了几眼之后,一只灵晶人偶便从君不弃的袍袖中滑出,没入地底,朝着龙泉县方向疾遁而去。

  王家堡的问题有些严重,君不弃觉得最好是让其他人来解决。

  然后,他开始围着坞堡,埋下一座座阵基,先是布置了座四象五行幻阵,而后又在外围布置了个九宫八卦迷踪阵。

  志在困敌,而不是杀敌。

  阵法布置下去之后,君不弃就转身飘飞而去。

  但又有两个灵晶小人偶从他袖中落地,钻入地中不见。

  ……

  夜,玉盘高挂。

  傍晚时分被君不弃派去龙泉县清灵观搬救兵的灵晶人偶,终于来到了清灵观。三百多里的距离,灵晶人偶用了近一个时辰才赶到。

  清灵观中,一道声音在正殿上传来,“大家一切照旧,以前做什么的,以后依然还做什么,我没其他的要求,就是别哄骗香客。”

  灵晶人偶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不由愣了愣。

  就在他愣神之际,一个身形微胖的青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带着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君师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吧!”

  灵晶人偶抬起头来,道:“我不是你师兄!”

  “哈哈哈……君师兄不必与我客气,即便你只有我君师兄的一缕神识,那也是我阿良的师兄,这点永远都不会变的。”

  灵晶小偶伸手揉了下眉头,问道:“你何时凝聚金丹了?”

  “哈哈哈……也就是上个月的事。师兄说的没错,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灵。正是师兄给我打气,师弟我才能抱着这破釜沉舟的决心,勇敢地迈出这一步,否则还不知道要磋磨多久呢!”

  道台凝丹这一步,其实没有多大风险,最大的风险,可能就是在基础不牢,灵力不足的情况下,凝聚出的金丹有可能会变成虚丹。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需要磋磨的日子可就更长了。

  有些运气不佳的修士,一辈子都卡在这里出不来。

  灵晶人偶唇角轻轻抽搐了下,道:“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

  “不,不,若无师兄的那些警世名言给我力量,师弟又怎么懂得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的道理?”

  虚胖青年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食指沾了点口水,一脸陶醉地就地翻阅起来,“每天修炼之前,我都要翻阅一下它,它能给我带来无穷力量。师兄,你真是太伟大了!”

  灵晶人偶不由翻起了白眼。

  面对这位微型微胖的师弟温良,君不弃已经无力吐槽。

  那本小册子里面所记录的,全都是这小胖子上山修行之后,君不弃对他所说的那些鼓励的话,其实就是心灵鸡汤。

  这小胖子也是个奇葩,喝了君不弃给他熬的心灵鸡汤之后,就跟打鸡血似的,修为居然噌噌往上涨。

  久而久之,他就开始把君不弃说的那些经典语录给记录成册,没事就拿出来给自己打一记鸡血。

  上山四十余年,居然就凝聚出了金丹。

  这等奇葩,君不弃还是头一次见。

  可不得不说的是,这种方式对他还真有效果,使得他修行速度已经攀上天才之列,与莫长庚相较,都是丝毫不遑多让。

  好在小胖子温良不是那种过河拆桥,吃完饭扔了碗就骂娘的人。

  这些年来,君不弃修为进境缓慢,但温良对他依然亲近如故。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来这里是有要事的。”

  “师兄请说,其实你不来,我明天也要去见师兄的。”

  “先跟我去一趟宁县榕乡吧!其余之事,我路上再与你说。”

  就这样,君不弃派出去的灵晶人偶,把温良拐到了榕乡。

  ……

  夜,清凉如水,甚至是比水更冰。

  十方阴煞汇聚笼罩之所,夜间的温度几乎可以凝冰。再加上现在本就是隆冬时节,那袭人的寒气,可谓冰寒彻骨。

  但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君不弃这种修士来说,这都根本不是事。此时的他,躺在老舅给他安排的院子石桌上,抱着脑袋,翘着个二郎腿,嘴里叼着根草茎,完全没有了那仙风道骨之相。

  跟着柳诚来到柳家的大青,此时默默趴在石桌边上,仰着大脑袋瞪着黑漆漆的夜空,似乎也察觉到了那股令它不安的气息在这空气中流淌,它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名利于我如浮云啊!我真特么的太高尚了!”

  一声幽幽轻叹,君不弃悄然抹去眼角不争气的泪水,“整整十二颗培元丹,价值一百二十块低等灵晶啊!莫的报销了!”

  至于能够化成七彩之液的尸气,已经被他主动忽略掉了。

  大青无法理解他这长吁短叹的情绪,歪着大脑袋,默默看着他。

  “王家的邪尸,还有那葫芦谷……”君不弃喃喃自语,看着天空中缓缓旋转的铅云沉默良久,“希望宗门的师兄赶紧到来吧!”

  一会后,他从石桌上跳了下来,踢了踢旁边的大青,“走了,休息去!明天还要干活呢!”

  君不弃走回厢房,大青默默站起身来,抖了抖身子,甩着牛尾亦步亦趋地跟随着。

  在君不弃躺到床上去休息的时候,两只灵晶人偶已经轻而易举地通过他所布的两座阵法,从王家堡内的地底下钻了出来。

  咕咕……

  远处传来的夜枭声,让这夜更加显得阴森。

  两只灵晶人偶在坞堡里穿行,寻找着可疑的邪物。

  没多久,两只灵晶人偶便来到了坞堡的正堂之上,正堂里黑漆漆的一片,但两只灵晶人偶还是看清楚了里面的场景。

  里面是一座被破坏得有些乱七八糟的灵堂,灵堂正中,还挂着一幅画像,画像上的老者面带微笑,慈眉善目,想来应该就是刚死的那位王家老太爷,看起来并不恐怖瘆人。

  但灵堂之上,还有五口新棺。

  那五口新棺,此时已经尽数掀开,里面早已没有了尸体。

  按王家旁观者的说法,这五口新棺,应该是那天晚上被王家老太爷诈尸后咬死的王家人。

  王家人中也有中了尸毒的,君不弃在给他们拔毒之后,顺口就问了下那天发生的事情,得到的情况与其他人诉说的基本一致。

  可以肯定的是,那天晚上回来的,确实是王老太爷的尸体。

  几天之内,一家之中就死了一老五小六个人,要不是王家人丁兴旺的话,估计仅这一下,就足以让他们一蹶不振了。

  现在看这情形,这五具新尸,也诈尸了。

  在大堂的两边,还摆放着几个纸人,一座纸宫殿,不过纸宫殿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倒是纸人……

  两个灵晶人偶盯着那几个纸人仔细看,总觉得这纸人有问题。

  看了一阵之后,两个灵晶人偶默默退出了大堂,但很快,两个小人偶彼此相视一眼之后,又进入了大堂。

  这一次,那几个纸人之中,突然有一个纸人跳将起来,朝两个灵晶人偶扑了上去,顺势拍出一掌。

  ps:认真抱拳,向大家求个票,谢谢啦!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