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十方阴煞汇聚,大凶之兆啊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榕乡闹鬼闹尸,死了不少人,君不弃自是不知。他正在君家庄北坡的草庐中,优哉游哉地看着钱坤师兄送他的那些道典。

  渴了便喝无根水,饿了便服辟谷丹,然后就是默默看书。

  日子简直不要太悠闲!

  这日,君不弃正在看钱坤师兄给他的一册丹典,在看到一张‘补天丹’的残缺丹方时,他就想着,是不是用七彩之液增加一下自己的聪明度,好看看有没有可能补全这张残缺丹方?

  若真能补全,或许凭这‘补天丹’,就能将师兄牧九歌当初破损的道基修复,让他重新走上修行路。

  大越皇帝有什么好当的?

  后宫佳丽三千人,有仙子姐姐香吗?

  师兄,我看你还是回来继续当道士吧!

  君不弃摸着下巴,默默琢磨起来,唇角不自觉地扬起。

  但就在他准备这么干的时候,他那位富态满满的弟弟君有道,拎着衣摆,吭哧吭哧地跑来扰他清修了。和他一块前来的,还有一个青衫青年,年纪二十三四许,与他侄儿君九思相当。

  君有道看了眼旁边不远处还插着燃香的墓,又跑过去,在祖父坟头上磕了几个响头,这才跑向君不弃的草庐。

  看着如此简陋的草庐,君有道不由暗暗抹了把汗。

  末了暗叹:修行如此清苦,还真不是人干的事。大哥这又是何苦来哉!美食美人,宝马香车,难道不香吗?

  晾了这个胖弟弟和那青年一会,等他们把气喘匀了,君不弃才放下手中的丹籍,“不是叫你没事别来扰我清修吗?又有何事?”

  虽然君不弃这话是冲着弟弟君有道去的,但那青年依然觉得有些尴尬,脸上有些烫,总觉得君不弃这是在指着和尚骂秃子。

  君有道抹了下汗,道:“大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老舅家的小幺,小幺,快来见过你大表哥……”

  “小弟柳诚,见过大表哥!”青年拱手作揖。

  君不弃摆了摆手,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问道:“何事?”

  没办法,修道注定是要斩断尘缘的,即便是小表弟,君不弃也不想表现得太过热情。而且他们从未见过面,确实也热情不起来。

  柳诚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家兄于前日前往王家堡,参加王家老爷葬礼,昨日归家后,便浑身发青,口不能言,明明是大热天,却一直打着啰嗦,裹了几层棉被也无甚用处。请了郎中,郎中只说是得了寒症,开了方子喝了药,却依然收效甚微。”

  喘了口气后,柳诚继续道:“在小弟多方打听之后,才知前日王家老太爷下葬之时,便碰到了一些异事。我们榕乡有座葫芦,那是王家的产业,谷内冬暖夏凉,是个避暑的好去处。据说王家老太爷生前非常喜欢那里,还说在他死后,将他葬在那座谷里。结果王家人在给王家老太爷下葬时,却在谷中挖出了一口石棺,当时……”

  “石棺?”

  君不弃十分讶异。

  “大哥,那地方是不是什么邪地?”君有道问,但很快又摇起头来,“不对啊!王家老太爷生前最喜去那,也不见有何异事啊!”

  君不弃闻言,不由怔了怔,而后默默点头。

  末了看向柳诚,问道:“王家是不是对那石棺做了什么?”

  柳诚先是点了点头,末了又摇了摇头,“据说王家人是想要将那口石棺移走,把他们老太爷葬在那里,但是……”

  柳诚描述了下当天发生的事情,继续道:“当天夜里,王家堡内似乎发生了一些异事,死了好几个王家人。前日王家老爷的棺椁才刚抬出去,昨日王家堡内又添了几口棺木,现在已经没有人敢轻易接近王家堡了,有人说是王家老太爷回家索命来了……”

  君不弃闻言,也有挠头的想法,但他却强忍着不那么干,这个愣头青的动作,实在太损他的英明形象了。

  见君不弃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柳诚继续说道:“从王家逃回来的人嘴里得知,前天晚上,王家老太爷的尸体确实出现了尸变,并且出现在了王家。小弟估计,家兄之所以出现异状,应该是和王老太爷接触过。小弟想起之前前来探望九思侄儿时,听到一些关于大表哥的神奇传闻,今日只好厚颜来此,请大表哥帮忙!”

  他说着,一撩袍摆,在君不弃面前跪了下来,“还请大表哥看在咱们君柳两家姻亲的面上,出手救一救家兄。”

  君不弃见此,起身将他扶起,呼唤了声大青。

  大青在河中哞了声,带着哗啦啦的水花冲上岸来,风风火火地就往坡上跑,君不弃已经带着他们往坡下走去。

  君有道和柳诚拎着袍摆,小跑着跟在他的身后。

  说起来,虽然他的外公外婆早已去逝多年,但柳家现在当家作主的却是他的老舅,这个关系其实并不远,算是挺亲的了。

  但不管关系是近还是远,即便是没有任何关系,一旦发现这种邪异事件,身为正道修士,君不弃都是必须出手的。

  即便打不过,或者无法处理,也得通知附近的正道修士。

  这是所有名门正派立下的规矩,千万年来,皆奉为圭臬。

  若非如此,这世间估计早已被那无穷无尽的邪祟给占领了。

  就像他上次不想修为暴露,而不去插手那黄鼠精之事,就以实力不济为由,请钱坤师兄出手一样。

  事实上,以他原本的修为,打不过才是正常的。

  所以君不弃就算再不想掺和,也得做出个样子来,免得有人拿这事来说事。否则的话,那就是政治不正确,是人品有问题。

  在其他方面,人品有没有问题,其实关系也不大。

  比如莫天行的人品,君不弃就觉得不咋地。

  但在面对邪祟之事上,若是人品有问题,那就是大问题。

  所以,表面上他虽无不渝之色,但暗地里却是已经叹上了。

  原本他只想着在这草庐中安心修行,顺便守完三年孝。

  说起来,他的师父在这点上,其实已经算是很通融了。毕竟其他弟子都只有给父母守孝的说法,而无给祖父守孝的例子。

  身为筑基修士,在即将前往万毒林历练之时,被赶回家替自家祖父守孝,完美的逃过一次万毒林之行,给了他三年缓冲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骂他师父李太玄假公济私,滥用职权呢!

  原本还说能在这里安心呆上三年,谁想总有事情找上他。

  也难怪那些长时间行走世间的任务,常常会被那些师兄们视为麻烦了。因为行走世间,便意味着碰上邪祟的机率更大。

  想要清闲,那是痴人说梦。

  “你们带着大青一同前往,救人如救火,我就先行一步了!”

  君不弃说着,纵身入空,脚踏飞剑,瞬间便消失于云端,看得君有道和柳诚仰着脑袋,望着天空,目瞪口呆。

  君有道暗道:漫步云巅,来去如虹,如此潇洒,难怪大哥会视世俗钱权美色为粪土,跑去修道了。与之相比,它们确实不够香啊!

  柳诚则是:大表哥果真是个得道高人啊!

  世俗凡人之眼,又哪里能够看出修士与修士之间的差距?

  两人眼中羡慕的对象,此时却觉得自己很苦逼。原本这些事情都不关他的事情,可偏偏事涉柳家,他就是想偷懒都不成了。

  当然,如果事情没法解决,最好还是等清灵观的师兄前来!

  更何况,没有清灵观,不也还有灵泉寺,还有天医馆嘛!

  灵泉寺乃是万佛寺在世间的联络点,和清灵观一样,天医馆则是长青谷开的,目的与清灵观,以及万佛寺一样。

  这么一想,君不弃又觉得轻松了不少。

  ……

  从南乡到榕乡,不过三五十里距离,在飞剑疾遁下,几乎转眼之间便已到达,但最扎眼的,却非榕乡,而是一片乌云。

  从天空往下望,很轻易就会被一片如同磨盘似的,滚滚荡荡的乌云所吸引。那片乌云覆盖的天宇也不大,也就方圆几十里罢了。

  但在这片乌云笼罩下的榕乡,所有人都觉得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逼仄压抑感,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似的。

  看到这片乌云时,君不弃的眉头便微微轻蹙了起来,觉得事情可能要超出他的想象,往坏的方向发展了。

  因为那片乌云,并不像普通的云,更像是阴煞汇聚的景象。

  十方阴煞汇聚,铅云滚滚如潮,实乃大凶之兆啊!

  找了个无人之地,君不弃敛剑落地。

  神识延伸出去,很轻易就找到了榕乡柳家。

  此时的柳家,正一片愁容。

  柳家大老爷躺在床上哆嗦,面色青紫,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床边坐着个老妇人和一位中年妇女,在那抹着泪,不远处还有几个女子在那默默陪伴抹泪,嘤嘤哭泣,一副哭丧样。

  柳家老太爷坐在堂上唉声叹气,旁边坐着个中年人,不时的劝慰老太爷几句。另外几个中年人和青年,则在正堂外的大院望着天空的墨云发呆,他们都是刚刚赶回来的柳家兄弟和子侄。

  加上柳诚这个老幺,柳家总共有兄弟九个,还有几个姐妹,加起来十几个兄弟姐妹。

  再加上老太爷那一辈的兄弟姐妹,以及三代中的二三十个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这柳家也确实是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

  这也是君不弃不愿与这些亲戚亲近的原因,要是有个什么事,老是来烦他,那还修什么仙?

  修行中人往往都会斩去尘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这里。

  斩去尘缘,也就断了这份因果,可以省去诸多麻烦。

  从这点来看,修道之人其实挺无情的。可他们为了天下苍生,愿意与邪祟拼命,却又是显得大爱无疆。

  人,总是这么矛盾!

  君不弃来到柳家,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报上姓名之后,便直接被看门大爷殷勤地称之为‘表少爷’,并请到了正堂上。

  院中的其他人看到君不弃时,都一脸好奇之色,他们当中几乎没有人见过君不弃,但却都听过他的大名。

  看着君不弃那副年轻的模样,柳家老舅不由一阵恍惚,想起了年轻时的小妹,抓着君不弃的手,直接老泪纵横。

  他在君不弃的脸上,依稀看到了自己曾经逝去的青春。

  “大舅,先别伤心,带我去看看表哥再说!”

  君不弃暗里轻叹,觉得自己确实不应该过多涉足这红尘。

  要是这种事情再多来那么几次,自己哪还硬得起心来?

  “好,好……”

  柳家二大爷扶着他那颤颤巍巍老子,领着君不弃往后院走去。

  院中那君好奇的中青年见此,也紧跟了上来。

  君不弃来到柳家大爷的房中后,和那老舅妈问了声好,看了眼床上打哆嗦的人后,便将所有人全都赶了出去。

  等众人离开之后,君不弃便一把掀开层层叠叠的被褥,一股寒气从被中直冲而出,瞬间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

  一阵透心凉的感觉传来,让君不弃暗暗称奇,“乖乖!果然是尸煞阴气,而且质量也高得可怕!这真的是新鲜出棺的新尸所为?”

  他边琢磨着边朝床上手臂乱伸,想要抓被子的中老年人胸口伸指一点,一缕纯阳之气瞬间便渡了过去。

  但下一刻,君不弃便如同触电了似的,瞬间将手缩了回来,同时将那缕纯阳之气带走,“完蛋,这尸煞太过恐怖了!攻击性居然如此之强,差点就不小心把表哥给害死了!”

  他不由摸起了下巴,暗自琢磨,“这绝非新尸所产生的尸煞,很明显不是现在的我能够解决的。估计就是让金丹修士来,也够呛。”

  想了想,君不弃召出了小葫芦,想看看那小葫芦对这尸煞是不是感兴趣。很明显的是,小葫芦对这尸煞的兴趣并不高。

  并不像当初碰到黑雾时那样兴奋,自己就跑出来了。

  君不弃将它召出来,面对这个尸煞,它并没什么动作。直到他催动小葫芦内中的一些禁制,小葫芦才对床上躺着的大表哥展现出了一股吸扯力。结果床上的大表哥差点整个人都被吞进去。

  君不弃赶紧停止催动小葫芦,要是真把大表哥给收进小葫芦,估计明天就连渣都找不到了。

  “啧!麻烦了!”君不弃感觉头皮甚痒,一边挠着一边思索着如何救人,结果救人之法没想到,救人之后该怎么向人解释的念头就先冒出来了,“对啊!这东西既然如此恐怖,我要是救了,回头该怎么解释呢?不解释的话,自己在别人眼里,岂不成了高高手?”

  “呸!我在想什么呢?大表哥的老命要紧啊!”

  君不弃轻轻扇了自己一巴掌。

  ps:求一下票票,虽然是一更,但量大啊!忧伤相信,沙雕书友们并不是真沙雕(抱狗头保命),你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破音)。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