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前不栽桑,后不植柳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背负君不弃踏月而归的大青,不时回首再回首,朝着牛背上那只小葫芦看去,那硕大的牛眼中,兴奋的光芒怎也掩饰不住。

  君不弃宽袖一拂,一道气劲拍在牛脑袋上,“谁教你走路时东张西望的?走路时请认真看路,要是发生交通事故,你赔吗?”

  虽然大青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还被打了脸,但依然还是挡不住它心底里的那股躁动和热情,不时哞上一声,以示抗议。

  一路看着小葫芦,直到回到草庐,君不弃才将小葫芦收起。

  对这个玄奇的小葫芦,君不弃自是逾发喜爱了。两次出现那神秘的邪恶黑雾,小葫芦就出手救了他两次。

  这已经足够说明,小葫芦就是那神秘黑雾的克星。

  想到两年多后,自己就要前往那令人生畏的万毒林去历练,君不弃此时也多少有了些许底气。

  因为在那凶险无处不在的万毒林内,令人生畏的东西,从来都不是林中的毒物毒瘴,而是那神出鬼没的邪祟诡物。

  但现在,有了这支小葫芦后,他的胆气自然就壮了三分。

  ……

  当君不弃回到北坡草庐,拿出那座雕像进行研究时,宁县北郊,曾出现在官道上的那顶黑色轿子,也已经来到了北坡乱葬岗前。

  虽然抬轿的轿夫和提灯的侍女,脸色都有些苍白和僵硬,不像正常人,但从黑轿中走出来的那个老者,却挺正常的。

  那是一个脸上带着老人斑的黑衣老者,面容有不少褶皱,皱纹看似密布,年纪看起来也已不小,约摸六七十上下,可若仅凭容貌来评定一个人的年纪,在这修行世界,就是个扯淡玩意。

  那老者的唇角还有一颗黑色大痣,大黑痣上面,长着几根长长的黑毛,整体给人一种尖嘴猴腮的奸诈师爷之感。

  那老者抬眼一瞧,便走到路边一颗不太起眼的石头面前,伸手轻轻抚摸了下石头边上的一道印记。

  那是一个圈圈里画了个叉叉的记号,看起来并不起眼。

  寂静的乱葬岗下,响起一道沙哑苍老低沉的嗓音:“看来于师弟生前,确实在此驻留过,不过事隔月余,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了。”

  他抬首看了看四周,嘴里轻声喃喃,“阴气虽又汇聚,但鬼气却已散尽,显然是有高人在此替那些亡魂做法超渡过。唉,希望师父不要因此而怪我办事不力吧!我只不过是个记名弟子而已啊!”

  他顺着乱葬岗往上走,最终进入了那座被破坏了的地窟。

  但最终,确实如他所言,一无所获。

  莫长庚早就把君不弃的气息抹去,一切皆已收拾得干干净净。

  没多久,那老者便已从地底洞窟里钻了出来,拍了拍衣衫,轻声自语,“果然无甚收获!算了,还是去榕乡走一趟吧!听说那里有座葫芦谷,是片冬暖夏凉的好去处。”

  ……

  在那个老者坐上那顶黑轿,趁着月色前往榕乡时,君不弃正在端详着那黑不溜丢的美人雕像。

  美人雕像高有两尺余,容貌与那黄鼠精相似。

  估计是那黄鼠精以这雕像为模版,私人定制出来的模样。

  改换容颜于妖魔鬼怪而言,那再简单不过了。

  一个简单的幻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雕像中空,内中还残留有那只黄鼠精的一丝膻味。

  君不弃之前与那赵捕头说,这雕像之中还留有妖煞之气,倒也不是随便说说吓唬人,而是确有其事。

  不说那黄鼠精残留的膻味,单说那黑雾残留的余毒,就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沾染得起的。

  很明显,这座雕像不是普通雕像。

  之前黄鼠精召唤出来的黑雾,就降临在这座雕像上。

  君不弃很怀疑,这座雕像上雕刻着的人,是不是和那八臂九尾的邪恶雕像一样,也是古老而神秘的未知邪恶主宰之一?

  雕像的材质,有点像阴沉木,上面阴气很重,但给人的触感却明显有着一丝湿润感,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感受。

  虽然看不出其具体材质,但君不弃觉得,这应该是五阴木,或者是另外三种阴木之一形成的阴沉木。

  松树、柏树、槐树、榆树、桧树,被称之为五阴木,其中又以槐树为五阴之首。除此五阴木,另外还有三种,分别为桑、柳、杨。

  古话说,前不栽桑,后不植柳,院中不种鬼拍手。

  鬼拍手,指的便是杨树。

  这八种树,一般都不会在阳宅之中栽种。

  这座雕像对他而言,其实没什么用处,但对于那些拥有御鬼手段的邪道修士来说,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养鬼之物。

  当君不弃将雕像上的阴煞妖煞祛除之后,发现雕像中空的内部木壁上面,还刻有一些细小的文字。

  这些文字很奇特,与那小葫芦上的文字相似,但给人感觉却又有所不同,就像相同文字衍化出来的两种不同风格的文字。

  看着看着,君不弃便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外帝鼓罗给……”

  很奇特的音阶,念起来也颇有韵律,翻译过来就是:凌驾于诸神之巅的幽暗天地之主啊!您的仆从愿听从您的旨意,为您献上……

  随着他的咏诵,天宇深处,仿佛有股神秘磅礴的力量在浮现,与那座雕像达成某种共鸣,而后那座雕像渐渐浮现起一丝乌光。

  当那丝乌光出现时,君不弃体内的小葫芦瞬间就跳了出来,冲着那座雕像便是一吸,雕像上刚刚浮现出来的一丝黑雾,瞬间就被小葫芦给吞噬了。

  一声咆哮,仿佛从天宇深处传来,又似乎在他脑海里炸开,瞬间就将君不弃震得脑子嗡嗡的,气血翻滚,头晕目眩。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想想他便不由一阵后怕!

  明明不认识的字,却看着看着,自己就念出来了。

  很明显,这是某种未知的伟力在左右他的心神,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成了邪恶召唤师,邪恶代言人。

  如果没有这只小葫芦的话,他刚才已经中招了。

  想到种种可怕的后果,他就想一巴掌把这座雕像给拍碎。

  但很快,他的手就停在了空中。

  不对啊!

  这东西既然可以勾通邪恶,那不是可以来个钓鱼执法?

  雕像,邪恶力量,小葫芦,七彩之液……

  完美!

  君不弃以拳捶掌,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完全没毛病。

  ……

  翌日,君不弃从修行中醒来,掏出小葫芦看了看。

  此时小葫芦内哪还有什么黑雾和黄鼠精?只有十几毫升的七液之液在葫芦之中晃荡,泛着七彩之色,在阳光下,光彩夺目。

  连渣都不剩?

  君不弃有些不解地摇了摇葫芦,毕竟昨晚小葫芦还吞进去一只黄鼠精来着,不可能连骨头渣子都被化了吧!

  他的神识伸入其中,在小葫芦里寻找起来。

  果然,连渣都不剩!

  君不弃暗自惊诧。

  想来是因为这次被小葫芦吞噬掉的黑雾更多的缘故吧!这次小葫芦内的七彩之液,要比上次多上四五倍。

  君不弃有种感觉,觉得单凭这三四百滴的七彩之液,就足以让他从灵台凝丹之境,突破到金丹化婴之境了。

  想想他都觉得这只小葫芦有些过于逆天,无数修士终其一生都难以达到的目标,现在却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只是横亘在他面前的,依然是那让他头皮隐隐发麻的天威。

  不过对于灵台凝丹,君不弃倒也不着急。

  一来是他对渡劫没什么信心,总觉得连老天都在针对他,明明其他人在晋级这个级别时,都没有的劫难,为何偏偏就他有?

  二来则是担心自己突然间实力蹿得太快,过于惹人注意。

  但他没办法再升级,大青却是没有这个顾虑,它现在不过才炼气三四层的样子罢了,升到灵台筑道的筑基期,完全没有问题。

  往大青嘴里弹了滴七彩之液后,君不弃便侧卧于蒲团之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持着书卷,在草庐里看起书来。

  那些便是钱坤师兄临回山之前,送给他的一册册道典。

  君不弃确实是需要靠这些书籍来打发一下时间。

  在有了七彩之液后,他领悟那些技能功法的速度自然很快,修行也变得很快,他的时间自然也就显得更为充裕起来了。

  在这些旁门左道的书籍当中,君不弃看到许多玄奇的术法,诸如像扎小人之术,其实这是剪纸之术的另一种运用。

  还有像画皮之术,这个就很诡异了,画一张皮,裹在人身上,画皮上画的是什么,人就能变成什么。

  比如画一张牛的画皮,裹在人身上,那个人就会变成一头牛。

  还有给纸人点睛,赶尸,缝尸……

  渐渐的,君不弃慢慢了解了什么叫旁门,什么叫左道。

  从广义上而言,正统中的‘道’,便是可以求得长生的法。除去可长生之法外,其余术法,皆为旁门左道之术!

  从狭义上而言,所谓的旁门左道,一般特指那些阴诡之术,诛如像那画皮之术,纸人点睛之术,赶尸缝尸之术等等。

  在君不弃看过这些旁门左道典籍之后,多少觉得,正统修士多少有些小觑了这些旁门左道的想法。

  或许他们确实无法借此长生,但内中包含的东西,绝非仅仅只有魂与灵,甚至有些东西,涉及到了天地之力。

  其实从广义上来说,不论是炼丹还是炼器,或者祭炼剑阵,都可以算入旁门左道之中。

  君不弃觉得,钱师兄告诫他,不要沉迷于这其中,应该是指不要去探索那些诡异的术法,比如那什么画皮之术,扎纸之术之类的。

  只需要了解它们,不被它们给坑了就好。

  ……

  宁县榕乡。

  南山溪谷之中,有座葫芦谷。

  那山谷就像一只倒在地上的葫芦,外小内大,谷口处就像那只大葫芦的葫芦口,这葫芦谷也因此而得名。

  葫芦谷内虽四面环山,但内中却并不闷热,反而有冬暖夏凉之效。

  此谷周围数座山头,都是榕乡王家的产业,这葫芦谷也是王家老太爷平素最喜欢去的地方。

  谷口外有一条溪流,王家老太爷曾命人将溪水引入谷中,在谷中造了座小池塘,内中还有一座凉亭。夏日时,王老太爷就喜欢呆在这座谷里避暑,还曾言,死后一定要将他葬在这座谷中。

  王家后人虽然觉得把避暑圣地变成一个祖坟,有些不太乐意,可也不敢忤逆这位老太爷的心思,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做不孝子。

  这一日,此谷迎来了一个嘴角有颗大黑痣的黑衣老者,这黑衣老者远远望着这座谷,便开始心惊肉跳。

  不过此刻正是正午时分,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虽然让他觉得此地有异,但也没能看出更深的端倪。

  直到夜间,这黑衣老者再次来到这座葫芦谷外时,顿时就被自己所看到的一幕吓得转身拔腿就跑。

  明明看起来动作迟缓,行将就木似的,结果跑起来却比年轻人还要迅捷,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已在数里开外了。

  当天晚上,王家老太爷便死在了自己家中。

  有传言说,王家老太爷是被吓死的。

  也有传言说,那天晚上,王家闹了鬼。

  但王家人对此却讳莫如深,匆匆请来和尚替老太爷超度,然后安排下葬事宜,把老太爷葬在了葫芦谷内。

  可谁想,王家人却在给老太爷挖墓穴的时候,挖出了一尊石棺。

  风水先生勘定的宝穴上,居然还有一尊棺椁,这就让大家有些觉得奇怪了。不过奇怪之余,王家人还是决定把这尊石棺挖出来,移到旁边去,再把自家老太爷的棺木葬下去。

  这葫芦谷几百年来,都是他们王家的产业,这尊石棺都不知道是谁家的东西,肯定也没人领了,不必管它。

  就在他们准备这么干的时候,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间阴云密布,狂风乍起,尘土飞扬,吹得人张不开眼来。

  不多时,豆大的雨点从空中坠落,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但即便是这瓢泼大雨,也无法阻挡王家人的脚步,他们找来几个壮汉,准备将这石棺抬出来。

  但从四个壮汉到八个壮汉,最后都增加到十二个了,依然还是没能移动这尊石棺分毫,仿佛石棺早已在地里生了根。

  无奈之下,王家人只好在石棺旁边挖了个坑,匆匆把老太爷下葬。

  这天夜里,有两道身影趁着夜色,悄然摸到这葫芦谷中。

  这两人把刚刚下葬的王家老太爷的棺木从土中挖出,然后把棺木之中的陪葬之物尽数摸走。

  就在其中一个毛贼把手伸向王家老太爷的嘴巴,想把王家老太爷嘴里的一颗明珠给抠出来时,王家老太爷的眼睛,突然睁开。

  啊……

  尖叫声,响彻整个山谷。

  ps:感谢所有兄弟们的打赏,鞠躬感谢!

  忧伤无以为报,只好努力码字啦!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