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没事,就是精元受损有些严重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修为虽不高,但与我也在伯仲之间了,有点难搞啊!”

  宁县南乡,君家庄北坡草庐中,君不弃双眸微睁,剑眉轻蹙。

  那小人儿正是一个多月前,他放出去的两个小人儿之一。

  这是分身术,修行中人最喜欢用的手段之一。

  以灵晶为载体,将灵晶内的灵气替换成灵力,并用阵法禁制将这些灵力束缚在灵晶之内,制作成灵晶小人。

  有些人也喜欢用纸来制作分身,其实原理都一样。

  灵晶人偶比剪纸要好用一些,而且能够承载的灵力更多。

  不过这种分身的缺陷其实很大,不论是以何物为载体,一般灵力存储都非常有限,一旦进入战斗,基本上都是一招就沦为废物。

  而且还很容易被看穿,只能用来做侦察使用。

  否则,那天他也不需要自己亲自冒险进入那座乱葬岗地窟。

  就是因为怕灵石小人被看穿而打草惊蛇,又觉得那些女鬼对他没有威胁,再加上有莫长庚做他的后盾,他才有底气去冒险。

  否则以他一向‘谋而后动,有危险就不动’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亲自跑到那鬼窝里去冒险?

  那小人儿之所以会对那女骑士施展出一记正义的背刺,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那个女骑士的真正修为。

  在小人儿被毁的那一瞬间,那部分神识已经远遁而去。

  女骑士虽然想要趁胜追击,赶尽杀绝,但她还是低估了君不弃的遁法,特别是单单神识遁逃起来,速度要更快。

  “莫长庚,你这浑球又给我出难题!”

  君不弃不由咬牙切齿,“我只想安安静静地修行啊!”

  虽然他的修为在这段时间里,悄然间增长了许多,但那女骑士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毕竟是能从莫长庚的追杀中成功漏网的鱼。

  想了想,君不弃又从袍袖里抖落一个小人儿,“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坐镇龙泉县的钱师兄吧!这事也不是本来的我能够插手的啊!”

  ……

  宁县。

  一夜荒唐。

  翌日一早,两个青年便拖着一身疲惫,但却愉悦的心情,出了那家客栈,腋下还夹着个长长的包裹。

  两人坐上马车,往南乡而去。

  马车上,身形微胖的青年君九思,拆开一个包裹,拿出包裹中的一座半米多高的黑色美人雕像,轻轻抚摸起来。

  那黑色雕像材质看起来像一根树根,但摸起来却湿润如玉,外面的包浆看起来挺厚,给人一种晶莹剔透之感。

  “子良兄,此,真乃神物也!”君九思感叹起来。

  很明显,这个身材微胖的青年已经被昨晚的美妙给征服了。

  另一边,看起来清瘦异常,且有浓重黑眼圈的青年,闻言后抬了下眼皮,唇角带笑,“九思兄,愚弟未曾骗你吧!”

  他说着,打了个哈欠,又道:“九思兄且细细把玩,愚弟先睡会!”

  ……

  与此同时,君不弃派出去的小人儿,已经来到龙泉县清灵观。

  清灵观坐落于县城外的一座矮山上,这是青玄宗在世俗中的一座道观,观主钱坤,与莫长庚一样,是个金丹修士。

  在世人眼中,钱坤就是个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

  清灵观的香火很旺,一路上往来的客人不少,观中青烟渺渺,腾舞于碧霄之上,檀香味飘荡数里,令游人神思清明。

  小人儿在观中一处角落冒出,摇身一变,化成一小童,进入主殿之中,拿出一物晃了下,问道:“钱师兄何在?”

  听到这声‘钱师兄’,再见那物,观中道童就知道是自己人了。

  有一小道童上前朝君不弃分身躬身作揖,“回师叔的话,家师出门已有数日,至今还未归来,不知师叔寻家师有何要事?”

  “不知钱师兄何时能够回归?”

  小道童摇首道:“师父说短则三五日,长则半月或月余。”

  “师兄可曾说去哪了?”

  “未曾交代!”

  君不弃分身思量了下,便道:“那我就在这观中等吧!”

  就这样,君不弃的灵晶小分身便在观中留了下来。

  时间一晃,便是半个月过去,可那位钱坤师兄依然未归。

  ……

  这日,君家庄。

  “死,死人了!”

  一声大喊,突然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小村庄。

  所有听到这声大喊的人,都把目光看向那座君家大宅。

  “小,小少爷晕倒了!”

  “快,快去请刘郎中!也去乡里请一个。”

  一时间,一匹奔马朝着庄外跑去,方向正是南乡。

  “去,去请你们大少爷回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在正堂中响起。

  “父亲,孩儿亲自去请大哥回来!”

  不多时,一个富态中年人,带着几个家丁仆从,坐上牛车,朝着君家庄的北坡方向疾奔而去。

  君家大宅内,下人们私底下却是小声议论着。

  “我就说小少爷那同窗,不像是个长命的吧!唉!没想到居然会死在咱们君家大宅,这事可有的麻烦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最近小少爷瘦了许多,以前看起来还有些虚胖,可现在,半个月时间而已,居然瘦成了那样。”

  “这段时间,小少爷明明一直都和那个彦公子抵足而眠,可前几日我夜起之时,却听到少爷房中有女人喘息的声音传来……”

  “我就说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有小浪骚蹄子勾引小少爷和那位彦公子,让小少爷和那彦公子夜夜荒唐吧!你们还不信……”

  ……

  这边,君不弃骑着大青下坡,让大青前往坡下的河中戏水,这是他平日里和大青之间培养感情的保留节目。

  大青本就是一头水牛,没事就喜欢往坡下的河里钻,特别是夏季即将到来,天气闷热,这几天它就喜欢泡在水里。

  没有七彩之液服用,吃草都不香的大青只能以泡澡度日了。

  君不弃躺靠在一株河边大树下,翘着二郎腿,嘴里嚼着草茎,心里思索着,该怎么去解决凝丹需要渡劫之事。

  至于那个妖邪,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正思索着,不知何时,远处一道瘦小的身影飞奔而来,老远就冲着这个方向喊道:“大少爷,大少爷,死人了,死人了……”

  在这里呆了半年多时间,平时也不会有人来这里打扰他,除了大青与他为伴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修仙,就是这么枯燥且乏味,无趣又无情。

  君不弃从地上坐了起来,那道瘦小的身影看到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跟前,双手撑着膝盖,一时之间有些说不上话来。

  君不弃问他,“牛小壮,出何事了?谁死了?”

  喘了几口气后,牛小壮才道:“你们,你们家……”

  君不弃闻言,眉头微微轻蹙了下,呼唤了下大青,大青便从河里一蹿而出,而后君不弃拎起牛小壮,跨坐到大青背上。

  大青会意,迈开粗壮的四蹄,便朝君家庄飞奔而去。

  “慢慢说,我们家发生何事了?怎会死人?”

  “不,不太清楚……”

  “……”

  逗我呢!

  君不弃闻言,无奈摇头。

  半路上,君不弃和牛小壮便碰到了一辆牛车。

  牛车上坐着的,是个满脸富态之相的中年人,一个家仆正在车前赶着牛,另外几个则跟在牛车旁护着,怕中年人从牛车上颠下来。

  这中年人四十几岁模样,颔下留着胡子,眉宇间的神态与君不弃有那么几分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君不弃的父亲呢!

  但其实,他们是兄弟,君不弃是兄,他是弟。

  “大,大哥……”

  君有道从牛车上滚了下来,冲君不弃叫了声。

  见君有道只是着急,并没有谁死了的伤心感,君不弃便不由皱了下眉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死了?”

  “是思儿的一位同窗好友,最近一段时间寄居在咱们家,我见他身子虚弱,便不好赶他走,谁想,他居然会死在咱们家。”

  “报官了没?”

  “……”

  见君有道一副纠结之相,君不弃便摇头道:“外人死在君家,你不报官,别人会怎么想?到时死者家属闹起来,又如何解释?”

  “大哥所言甚是,是我思虑不周,这就让人去县中报案。”

  君不弃眉头又蹙在了一起,“这事你报官就是,跑来找我何事?”

  君有道赶紧说道:“是思儿,思儿可能是受到刺激而晕倒,虽然已经派人去刘郎中,也派人去乡里请了郎中,可乡里离这较远,刘郎中医术也就那样,父亲与母亲,还有我都很担心思儿,所以,还请大哥看在父亲和母亲的份上,救一救思儿。”

  君不弃摆了摆手,道:“惊吓或伤心过度而已,不必紧张!”

  君有道闻言,苦着脸,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有屁就放!”君不弃瞪了眼君有道。

  君有道脸上的肥肉抖了下,道:“大哥,我觉得思儿最近有些不太对劲,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我担心他身体有什么隐疾。”

  十几里路,不到两刻钟,便已到达。

  来到君家大宅门前时,君不弃抬眼看了眼挂在大门上的铜镜,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那面镜是他挂上去的,镜面无恙,就说明不是鬼怪入侵。

  但才刚走进君家大门,看到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厮时,眉头便皱了起来,然后仔细看了看那书童。

  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径直走入君家大堂。

  才刚入大堂,便有一侍女上前说道:“老爷和夫人都在小少爷院中,老爷有交待,大少爷和二少爷回来,径直去那便可。”

  身后跟着的那小厮有些心虚地看了眼君不弃的背影,低下头去。

  君有道赶紧带着君不弃,前往他儿子住的院落。

  一路走来,君不弃的眉头不时轻蹙。

  而那些下人们在看到君不弃的时候,都不敢与他对视,只有在看不到他时,才敢窃窃私语,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来到君九思的院中,君不弃环首四顾,眉头皱得更紧了。

  此时,君老爷陪着一位中年人,走出了厢房,那中年人朝君老爷躬身道:“君老爷莫忧,令孙并无大碍,只是身体虚了些,平时注意一下调养就好,我回去给他开张方子,只需调养三到四个月,保准君小少爷恢复如初,龙精虎猛。不过这段时间……”

  君老爷脸上有些尴尬,连连应道:“刘郎中请放心,我会让人督促他的,一定不会让他再轻易接近女色。”

  靠!

  肾虚?

  君不弃听到这番对话,心里暗骂。

  刘郎中向君不弃和君有道兄弟拱了拱手,君老爷便让君有道去送刘郎中,而后拉着君不弃,“不弃,麻烦你再去看看你侄儿……”

  君不弃轻咳了下,道:“父亲别担忧,不会有事的。”

  刚走进厢房,君母便跑了过来,拉起君不弃的手,“我的儿,快帮娘看看我的乖孙……”

  坐在床边的另一个中年妇人见此,不由起身,规规矩矩地给君不弃行了一礼,“他大伯,思儿便麻烦你了!”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妇人,是君九思的妻子。

  此时,这女子的脸色颇有些不太好看。

  君不弃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君九思,看那脸色蜡黄,完全就是一副营养不良,操劳过度的模样,眉头不由轻轻皱了下。

  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给床上的年轻人搭了下脉,君不弃才道:“没什么大碍,就是精元受损有些严重,需要静养。”

  君不弃的话和之前刘郎中的话一样,所以大家的目光又看向了那个年轻小妇人,年轻小妇人脸上腾起了羞恼的神态。

  但在长辈面前,她只能忍着,不敢多言。

  君不弃掏了颗丹药出来,递给那小妇人,“这是固元丹,拿去用水化开,让他服下去,问题不大。”

  众人闻言,都不由为之松了口气。

  此时,君有道走了进来,君不弃又问:“派人去报官了没有?”

  众人闻言,都不由朝君有道看去,一时之间又有些沉默。

  没多久,众人回到大堂之上,君父就跟君不弃说了起来,“那人名叫彦子良,半个月前,和思儿归家,便住在咱们家。彦子良和思儿是同窗,身上有秀才功名,如今他莫名死在咱们家……”

  君不弃摇头道:“不管他是何身份,有何功名,人死在君家,报官是必须的,君家背负不起这个杀人的罪名,最好是请县衙的差役查明死因,还君家清白。不管这事有多麻烦,都不能私下里解决。”

  傍晚时分,宁县县衙的差役们终于风风火火地赶到君家。

  与此同时,龙泉县郊外,清灵观。

  观主钱坤一脸疲惫之态,回到观中。

  “钱师兄,不弃等您多时了!”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