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 这东西的效果,有些可怕啊!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百炼纯阳功,是君不弃修行的功法。

  同时,这也是君不弃觉得被师父李太玄坑了的罪魁祸首。

  修炼这套功法,其实就是修炼童子功,不到元婴境,他的小兄弟就永远抬不起头来造人。

  当初君不弃在青春期到来之时,发现了这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惊恐地跑去问他的师父李太玄,李太玄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为此,君不弃还曾向李太玄控诉过,觉得这事对他太不公。

  李太玄当时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训斥他,“你以为为师看不出当初带你上山时,你看到那些女修时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吗?”

  君不弃自然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神情,不过倒是记得当时自己在心里说过的话:有仙子姐姐,还要什么世俗美人啊!

  最后,这事不了了之,纵使心有不甘,君不弃也无可奈何。

  现在,他把这套童子功教给了这头小青牛,若是小青牛真能修行的话,也得面临像他这样的噩运,远离那些漂亮小母牛。

  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君不弃开心地想。

  而后,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他就不断重复着这个工作,每天给小青牛讲解修行的概要,以及需要注重的地方。

  不到半个多月,这头小青牛居然真的开始趴在那里行气了。

  这让君不弃双眸渐渐发亮,就像突然发现某些奇怪的知识点。

  看到这头小牛犊在这半个多月来,前前后后,已经服下好几滴七彩之液也没有爆体而亡,君不弃有股想要冒一冒险的冲动。

  终于,在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君不弃,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那股火热和躁动,对这七彩之液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当七彩之液入腹,初时感觉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没多久,他便感觉自己神思比往日更为清明,思维更加活跃。

  就像某种可以让人兴奋的东西,刺激着他皮下神经组织,让他感觉比平时更为敏锐。

  他不由自主地就将神识释放了出去。然后他便惊奇地发现,他的神识强度居然比平时增长了一倍有余。平时,他只能将神识延伸出十里左右,但是现在,轻轻松松就将神识延伸出去二十余里。

  君不弃双眸不由发亮:这七彩之液,有增幅神魂之力的效果?

  虽说修行天赋一般,但神魂强大,在修行上,还是颇有助益的。

  神魂越强大,灵力的掌控就越灵活,这在炼器炼丹,祭炼剑阵图等方面的帮助,都是巨大的。

  神识在外扫荡一圈之后,他才心满意足地收回,而后开始修行。

  几乎只是转眼之间,他便进入了从未进入过的空灵之境。

  以往领悟不够通透之处,今晚几乎没有任何问题,以往运转灵力不畅之处,今晚几乎圆润无比。

  周围的灵气,也随着他的这种状态,而朝他汇聚而来。

  趴在茅屋外的小牛犊抬首看了看,双眸冒着精光,狡黠地往茅屋方向挪了挪,然后默默趴在那里,闭起了双眸。

  不知何时,君不弃从这种美妙的状态之中回过神来,周围的灵气也因他的苏醒而开始疏散。

  平静的双眸深处,闪过丝丝不可思议的神采。

  他知道,那些雾气是灵气汇聚所至,只不过以往这种事情从未在他身边发生过罢了。以他的天赋所呈现出来的修行速度,是不足以牵引到这么多灵气,并且使其汇聚成雾的。

  之所以变成这样,理由只有一个——七彩之液。

  他默默感觉了下体内的灵力,发现灵力果然雄厚了许多。

  想了想,他又服了滴七彩之液。

  当七彩之液入腹,那种思维极度活跃的感觉再度出现。

  如此这般,这一夜,君不弃前前后后共服下五滴七彩之液,一直到旭日高升,紫气消散,他才从疯狂修行中停了下来。

  当他再次感应了下体内的灵力,整个人都有点儿颤抖了,那是抑制不住身体兴奋和激动的颤抖。

  如果昨天的他,还只有筑基二层的灵力厚度,那么现在,他至少已经拥有筑基三层的灵力厚度了。

  等于是,五个时辰的修行,他就上升了一个小台阶。

  而这个台阶,在一个大境界之中,总共也就只有九个而已。

  这个修炼速度,快到让君不弃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悟道状态!

  他只能用这个来解释了。

  君不弃摸着下巴,开始思索,五滴七彩之液,就能提供五个时辰左右的悟道状态,等于是一滴就能维持这种状态一个时辰。

  那么,这剩下的六十几滴,可以悟道多久?

  五个时辰就能让自己的修为上升一个小台阶……是不是这些七彩之液还没消耗完,自己就已经道台凝丹,步入金丹之境了?

  想想,君不弃都觉得浑身发热,头皮发麻。

  这东西的效果,有些可怕啊!

  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当天晚上,他又开始服用七彩之液。

  这一次,他从入夜时分就开始修行,到翌日清晨才结束,总共耗费了六滴七彩之液,体内灵力的增长厚度果然比昨天更大。

  他已经拥有了筑基四层的灵力水准。

  这个强悍的效果,完全把君不弃吓住了。

  要知道,虽然他小时候有神童之名,但其实他天赋平平,否则也不会修行四十余年,才不过筑基而已。

  莫长庚比他大不了几岁,现在已经是金丹中段水准。

  他大师兄牧九歌当初更夸张,听他师父李太玄说,牧九歌七岁登上大越太子之位,九岁跟他上山,一日炼气,十四岁筑基,二十五岁金丹,五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已经准备要渡化婴之劫了。

  要不是那次‘天顶秘境’之行发生意外,他大师兄牧九歌,绝对可以成为这九州修行界中的又一传说。

  但有了这七彩之液后,他的修行速度,居然可以远超这些传说中的天才选手,只用了短短两个晚上时间,他就从筑基初期,步入了筑基中期,你说吓人不吓人?

  想想,君不弃都觉得,事情真的要变得恐怖了!

  要是这事情被人知道的话,他还能有命在?

  他大师兄牧九歌当初出现意外,师父李太玄曾在宗门闹过,只不过这事最后不了了之。

  为此,君不弃就曾怀疑,大师兄变成那样,是不是被宗门内的某些败类和外人联起手来给坑害了。

  虽然坑害同门这种事情对青玄宗而言,是一大损失,照理说,应该也不会有这么愚蠢的人才是。

  但人的仇恨和嫉妒心要是起了,再愚蠢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当初君不弃甚至怀疑过莫长庚的大哥莫天行。

  莫天行和牧九歌是同辈修士,莫天行大他几岁,但牧九歌却后来居上,一直稳压莫天行一头,而且两人喜欢的还是同一个女人。

  想想,如果他是莫天行的话,会怎么做?

  莫天行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和他弟弟莫长庚相比,那完全就是两种人,为人刻板,心眼小,爱记仇,从不讲情面。

  当初的天顶秘境之行,莫天行也在其列。

  要是知道他的修为忽然间突飞猛进,莫天行会怎么想?

  其他人又会怎么想?

  所以,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嗯,先订个小目标,一个月内晋级金丹境!

  君不弃突然间信心爆棚,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了多隐忍几天,他怕这七彩之液就像那‘聪明药’一样有毒。

  毕竟,这七彩之液可是由那些邪恶力量变化而来的东西。

  但一连几天,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适之处,于是他便开始借助这七彩之液,开启了疯狂修行之旅。

  如此这般,时间一晃就过去几天。

  他的修为在疯狂借助七彩之液的情况下,已经在悄然间攀升到了筑基巅峰,这是他以往从来不敢想象的。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的气息看起来依然如同从前那般,气海之内的灵力,里三层外三层,被他封印了足足六七成。

  而七彩之液这东西,在服用多了之后,君不弃也发现,他的记忆力和思维能力,比起以往确实有所增长。

  并不是功效消失之后,智力又重新恢复原样。

  变化最明显的,就是那头小牛犊了。虽然块头上变化不大,但原本很普通的水牛,如今看起来却透着股灵性。

  君不弃给这大青牛取名大青,二黑实在不符合它的肤色,叫‘二哈’又明显有些欺负牛。

  前前后后服用了十余滴七彩之液的大青,体内的灵力其实已经有炼气三四成的厚度,完全算得上是一只小妖牛了。

  而且它的智商不低,并不像一头傻牛。

  原本他还想一鼓作气,直接灵台凝丹,步入金丹之境。

  可他发现,一旦他这么做,就有可能迎来天劫,天劫的气息他已经感觉到两次了。这让他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是忧心满满。

  忧心,自然是怕渡不过去这天劫。

  无法理解的,则是为何金丹境会有天劫?

  修士一生两次天劫,这是所有修士最基本的常识,一次是金丹化婴劫,一次则是飞升仙劫。

  金丹境就出现天劫的奇葩,古往今来,君不弃也想不出哪个修士有这样的遭遇。如果有,估计也死了,因为修行史中没有记载。

  君不弃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反正他碰上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停了下来,然后借助七彩之液的功效,借着神思清明的奇妙状态,重新梳理起自己所学过的东西。

  《百炼纯阳功》,《青莲剑诀》,五行遁术(木遁,土遁),剑阵之道,炼器之法,炼丹之法,《玄龟敛息诀》……

  全都借机将其融会贯通。

  原本对他而言有些晦涩难懂的地方,现在却变得像普通读物一样通俗易懂。就跟开了挂似的,轻而易举地就被他给掌握了。

  这其中,《玄龟敛息法》则是重中之重。

  之前他进入乱葬岗地窟,就是借助了这敛息之法,封印了自己的修为,所以才骗过了那些女鬼和那个邪修于修。

  封印自己的修为,是最好的隐藏气息之法,而《玄龟敛息诀》最高深的部分,就有这种封印修为之术。

  他气府之内里三层外三层的封印,就是这玄龟敛息诀。

  有了这个‘开挂之法’后,君不弃拼着消耗了几滴七彩之液,便将他这四十几年来所学的东西重新梳理了一遍。

  而后,他又将身上的道袍,鞋子,木簪等物,重新祭炼一遍,这些物件上面,都有防御法阵。

  比如那件道袍,别看他只是一件淡蓝色的道袍,其实内中蕴含的防御法阵多达十八道,现在已经拥有二十七道了。

  抵挡筑基后期的高手一击,完全没有问题。

  如此这般,又过去了半个多月。

  从秋风萧瑟草木凋零时节,渐渐步入寒风凛冽之季。

  这一天,青山白了头,草庐外仿佛铺上了厚厚一层棉絮。

  夜。

  梆梆梆……

  宁县县城,幽暗的街道上,风雪侵袭中,传来打更的声音。

  三更天的县城,许多人早已进入梦乡,除了勾栏酒肆之地。即便是进入天寒地冻的时节,也挡不住男人这方面的热情。

  不过,在一座客栈里,却有一处院落传出一丝灯火。

  两道剪影映在窗纸之上,做交头接耳之状……

  一道细微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九思兄,愚弟真不骗你,你若是不信,晚上这座美人像便放你房间,保准你梦中可见美人,且与这雕像模样一般无二……”

  “子良兄,不是君某不信你,只是,这也太过神异了些。”另一道声音响起,“而且,君子不夺人所好,兄弟妻,不可欺……”

  另一道声音沉默了会,又道:“唉!实不瞒九思兄,愚弟这也是无可奈何啊!梦中与神女相会,本是一段不可秘传的闺中乐事,可愚弟心有余而力不足,神女担忧愚弟体虚,不愿再来叨扰愚弟……还望九思兄念在与愚弟这些年来意气相投的份上,助一助愚弟!”

  “这,这……”

  此等荒谬之事,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九思兄,愚弟给你跪下了!”

  “子良兄切莫如此,愚兄答应你便是了。”

  而后,声音渐渐沉静了下来。

  不多时,房间里传来鼾声,窗上又出现了一道剪影,那道剪影体态优美,身形修长,衣带与长发飘飘。

  又一会,一道噬骨**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此时,一道巴掌大的小人儿从院中泥里钻出,双眸露出人性化的神采,径直朝那传出靡靡之音的厢房看去。

  略微思索了下,那小人儿便悄然摸进房间。那轻微的开门声,似乎都没能引起那道身影的注意,直到小人儿摸到床边,摇身一变,化成正常人大小,抬手就给床上的女骑士来了个正义的背刺。

  呯——

  那女骑士回手就是一巴掌,瞬间就将这个小人儿拍成粉碎。

  绝美的脸上,浮起一丝不屑,庞大的神识瞬间铺散开来,对小人儿身上的那道神识展开了围剿,准备斩草除根。

  ps:继续求个票!谢谢!

  另外,还未投资的同学,可以去投一波,合同已经在路上,随时可能改变签约状态。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