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古老而神奇的小葫芦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lt!--go--gt旭日东升,紫气东来。

  宁县南乡,君家庄北坡。

  此地坐北朝南,三面环山,坡下有条河,风水俱佳。

  坡上新起的一座大坟,正是君家庄新逝君老太爷之墓。从此地往南望,可以清楚地看到十几里外的君家庄。

  君家庄周围阡陌交错,颇有世外田园风光之感。

  大坟边上不远处,有一座小茅屋,正是君不弃现在的居所。

  打坐结束,给祖父上了柱香后,君不弃便回到小茅屋。小茅屋内只有一个用来打坐的蒲团,其他再无一物,极其简陋。

  坐在蒲团上,君不弃从袖兜里掏出那只晶莹剔透小葫芦,结果一看小葫芦内的变化,他整个人都有点儿懵了。

  只见那晶莹剔透的小葫芦之内,哪还有什么黑雾?

  只有一滴晃着七彩之色的液体随着他晃动小葫芦而轻晃着。

  君不弃怎也没想到,那颗他平日里只是用来解压,没事就盘它两下的石珠,内中居然还包裹着这样一只小葫芦。

  他想起了那个金丹破碎,道基被毁的断剑峰大师兄牧九歌。

  说起来,这位大师兄与他也只有一年的师兄弟情谊,论亲近,甚至还不如丹鼎峰的莫长庚师兄,万剑峰的宫游师弟。

  但在牧九歌出事,无奈下山之时,却是把他的所有家当,包括这颗石珠,全都给了他这位小师弟。

  因为断剑峰总共就只有他们两个弟子。

  所以,这只小葫芦,原则上来说,原本应是牧九歌之物。

  可惜,他君不弃除了神魂是同龄人的两倍之外,并没有师兄牧九歌那样惊才绝艳的修行天赋。

  当初他之所以能被李太玄看上,并收为徒,完全是被君不弃自己打造出来的神童之名,以及那强大的神魂给欺骗了。

  君不弃原本只是想着借重生之便,给自己赚点名声,好让自己能够借着神童之名拜个名师,让自己活得更舒坦些。

  谁想,世俗名师没等到,居然等到了个修仙之人。

  结果慢慢的,神童之名就破灭了。

  好在‘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君不弃这种情况也没引来太多人的注意。

  但李太玄为此而感到失望,那是肯定的。

  渐渐的,李太玄也就横竖看他不顺眼起来了。

  要不是君不弃在筑基之后,家里传信祖父仙逝,让他这个嫡长孙回去给祖父守孝的话,他估计已经前往万毒林历练去了。

  说到他这祖父,君不弃也有些无力吐槽。

  原本他父亲在他出生时,找了个秀才给他取名‘君不器’,取‘君子不器,成己达人’之意,挺好的喻意。

  可偏偏君老爷觉得‘君子不器’是什么鬼?

  君子当永不言弃才对!

  于是‘君不器’便硬生生被改成了‘君不弃’。

  直到现在,他这‘弃儿’的名声,依然还在流传。

  不受师父待见,可不就是个‘弃儿’吗?

  君不弃摇了摇头,从神游天外中回过神来,而后琢磨着,这七彩之液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又有什么作用?

  为何这小葫芦能将那邪恶黑雾,化成这七彩之液?

  小葫芦只有三寸高,葫颈处还有两个非常微小的古字,古字君不弃是知道的,但他认不得这俩字,那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了。

  小葫芦内看似也只有一滴七彩液体,但在他神识的感应中,这七彩液体并不止一滴。

  约摸估算着,至少也有三四毫升的样子。

  按二十滴一毫升来算,怎么的,也有七八十滴了。

  小葫芦内部的空间要比外表看起来大得多,也难怪小荷包之前收纳不了它,毕竟空间与空间之间的叠加,不是件容易之事。

  小荷包原本就是个乾坤袋,而这小葫芦也内有乾坤。

  拔开葫塞,一缕沁人的清香便自葫中飘出,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君不弃赶紧屏住呼吸,生怕这东西会像某些兴奋剂一样有毒。

  想了想,他找了根狗尾巴草,将草茎伸入葫芦中,沾了一滴彩色液体之后,随手就滴在身边一株狗尾巴草上。

  七彩之液滴到叶片上后,瞬间就渗入那狗尾巴草中。但那株狗尾巴草只是在风中多摇了那么几下,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想了想,君不弃又跑去旁边的林子里,抓了只野兔回来,然后用草茎点了一滴七彩之液,塞到那只野兔嘴里。

  喝了这七彩之液的小野兔,掀了掀三瓣唇,抬头朝他看去。

  那支棱起来的两只大长耳抖了抖,黑漆漆的眼珠子,直勾勾看着他,掀起的三瓣唇仿佛在冲他说:哥,还有么?

  君不弃默默看着这只灰褐的兔子,暗想:这丫不会是只兔精吧!

  为了解除心中疑惑,君不弃将那只兔子扔到地上,那只兔子胆子也大,跑到旁边的草丛里面静静趴着,只是双眸直勾勾盯着他。

  觉得有点怪异的君不弃,转身来到山下,看到路边一头欢快啃着嫩草的青色小牛犊,仔细看了看之后,他又如法炮制。

  结果之前还有点懵懂的小牛犊,在尝了一滴这七彩之液后,整头牛都精神了,瞪着硕大的双眸,直勾勾看着他。

  仿佛在说:哥,还有么?

  甚至这头小牛犊还很狗腿地跑到他身边,用小牛头蹭他大腿,一副讨好之色,‘哞哞哞’地叫着。

  君不弃将小牛头推到一边,暗叹一句:我这该死的魅力!

  然后,他转身上山,回到小茅屋中静坐沉思。

  没多久,那一牛一兔就静静趴在那座草庐前看着他,不走了。

  君不弃看了看掌中的小葫芦,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最终,他只好选择先将这东西祭炼。

  祭炼,就是把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打上自己的神识烙印,炼成自己的专属之物,这样就可以做到如臂使指,灵活运用。

  修士花大力气祭炼法器法宝,原因就在这里。

  小葫芦看似很小,但是内中所含阵法禁制玄奥无比,君不弃花了几天几夜时间,也没办法将其成功祭炼,只能做将其收入体内。

  他不知道这只小葫芦里面,到底蕴含了多少道阵法禁制,他已经成功祭炼完成一千多道,但还不到总数的百分之一。

  而且这一千多道阵法禁制中,他能认出来的,不足百分之一。

  虽然是祭炼了一遍,但离学会,还有一段很远很远的距离,就像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喜欢你一样。

  如此玄奥繁复的阵法禁制,简直让他大开眼界。

  要知道,像他身上的那柄中级法剑,内中所蕴含的阵法禁制,也不过区区十八道而已。

  试想一下,蕴含着如此繁复阵法禁制的这个小葫芦,会是何等层次的宝贝?君不弃自己都有些不敢想象。

  只是不知,为何这等宝物,之前会蒙尘如斯,被石皮包裹?

  等君不弃成功将宝葫收入体内,起身准备活动一下筋骨时,才发现小茅屋外的一牛一兔,已经只剩下一牛了。

  一牛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娃子在陪着。那只灰褐色的小野兔已经不知去向,估计不是跑了,就是被那小娃子给逮回去吃掉了。

  “大少爷,你醒啦!”那小娃子见君不弃起身,便叫了起来。

  “哦!你叫何名?”君不弃边问边走出茅屋。

  那头小牛见他出来,‘哞哞’叫着,起身跑到君不弃身边,用小牛头蹭他的大腿,看得那娃子一脸羡慕,还有些嫉妒。

  会叫他‘大少爷’的,只有君家庄人。

  不过他已经交代过,没事不要让人来这里打扰他。

  “回大少爷,我叫牛小壮!”牛小壮看了看小牛犊,说道。

  “你爹是不是叫牛大壮?”君不弃随口问。

  “……”牛小壮愣了下,摇起头来,说道:“不是,牛大壮是我大伯,我爹叫牛二壮!”

  君不弃唇角轻轻抽搐了下,哦了声,道:“小壮啊!有事吗?”

  “回大少爷,是这样的,这几天,我们家二黑总是不回去,拉它也不走,我爹怕二黑打扰到大少爷,就让我在这里看着。”

  二黑?

  小牛犊?

  它看起来也不黑啊!

  君不弃眨了眨眼,道:“对了,你有没有看到一只兔子?”

  “看到了,不过……不过被我抓回烤了吃了,它好傻,看到我也不跑!”牛小壮很实诚地说,“大少爷,那,那兔子是您养的吗?”

  “……”君不弃:我不杀兔子,兔子却因我而死啊!

  君不弃知道,那只兔子不是傻,只是不知人世间的险恶。

  他微笑摇头:“不是我养的!对了,这头小牛犊与我有缘,我买下了,你回去跟你爹说一声,到君家拿钱便可。嗯,就做五贯钱吧!”

  牛小壮闻言,有些不舍地看着那头拉不回去的小牛犊,五贯钱是什么概念,牛小壮不是很懂,他只知道,这头牛肯定不是他的了。

  一头小牛犊,自然是不值这个价的,但君不弃也不好欺负人,看得出来,牛小壮还是很喜欢这头小青牛的。

  他这是夺人所好,有种跟小盆友抢玩具的感觉。

  适当的补偿一点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他君家家财万贯啊!

  原本当初上山时,他还曾想过,要是将来自己修行无成,或者哪天突然不想努力了,就回家继承万贯家财的。

  他师兄牧九歌虽然很惨,金丹破碎,道基被毁,可其实他下山回归之后,便继承大越皇位,在世俗中走上人生巅峰了。

  君不弃觉得,凭着这层关系,要是真的不想努力了,自己将来的生活肯定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可为什么还要努力呢?

  心有不甘啊!

  牛小壮一走,君不弃又仔细观察起了这头小青牛,心想着,那七彩之液,对这小牛犊,到底有什么功效?

  从这小牛犊不舍得离开这里来看,那东西,肯定是有效果的。

  但让君不弃自己去尝试,他却不敢轻易冒这个险。

  要不,再喂一滴试试?!

  君不弃想了想,用神识包裹着一滴七彩之液,弹入小青牛嘴里。

  得到七彩之液的小青牛,眯着大眼陶醉了一番,而后瞪着双眸默默看着君不弃,君不弃也在看着它。

  一牛一人,大眼瞪小眼。

  但除了感觉这小牛犊的眼神更为明亮之外,似乎也没其他变化。

  身体没怎么长,胃口也没有变大,倒是对他更显亲近了。

  君不弃的头皮又开始痒了起来,忍不住挠了挠。

  直到几天后,一道身影御风而来,出现在小草庐前。

  小青牛哞了声,站了起来,像看家犬一样,守在茅屋前,低垂的牛头上,那对大眼紧盯着从天而降的身影,露出惊奇之色。

  那身影看了眼小牛犊,便对茅屋中的君不弃笑道:“君师弟,你从哪找来的小青牛,怎么看起来像只看家犬似的。”

  君不弃从打坐中苏醒过来,起身走出草庐,笑道:“这夯货,除了这点之外,也没其他什么用处了。”

  “夯货?它看起来挺聪明的样子呀!”

  聪明?!

  这句话,仿佛就像一道闪电划过君不弃的脑海一样,瞬间照亮那原本感觉漆黑无比的前路。

  对啊!

  怎么没有想到那东西或许可以增加智力呢?

  君不弃暗自唾弃了下自己,而后看向莫长庚,“师兄来此,可是来给我送剑阵图来了?”

  莫长庚点点头,从腰间小荷包里掏出一张兽皮,还有几块晶石。

  晶石像一张张卡片,厚有指余,这是固态灵气,也叫灵晶,由灵气结晶矿里开采出来。

  为了方便计算,才弄成一块块长方体。

  灵晶一般长三寸,宽寸五,厚七分,内中蕴含灵气。

  又以品质区分为‘低级,中级,高级,极品’四个品级。

  末了,莫长庚又拿出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木梳子递给君不弃。

  君不弃见此,脸色忽变,唇角疯狂抽搐,强行压制住心底那股飞起给莫长庚一脚的冲动,喝问:“莫长庚,你这是何意?”

  “哦!这是那女鬼小秋娘死后附身之物,在我超渡她时,她叫我送你的,你想留想扔都随你。她说你还给她做了一首诗,那是她这辈子听到最动听的诗,她很喜欢,希望来生能有缘与你再次月下相逢!”

  莫长庚露出一脸好奇之色,问道:“师弟给她作了何诗?”

  “堂堂金丹境修士,别那么八卦行不?”君不弃翻起白眼。

  看得莫长庚哈哈大笑,笑到感觉君不弃要恼羞成怒时,他才转移了话题,“我要回宗门了,师弟可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李师叔吗?”

  “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候吧!虽然他可能不太稀罕。”君不弃苦笑摇头,末了又问:“你抓住那只妖邪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莫长庚点头道:“一窝黄鼠精,修为不高,但却滑头的很,虽然被我斩掉了几只,但应该还有漏网之鱼。不过南海浮仙岛主要召开试丹大会,我父亲也在受邀之列,他想带我去增长增长见识……”

  这就是特么的仙二代!

  君不弃暗骂一声,而后朝他挥手,“赶紧滚蛋!”

  面对君不弃这种恶劣的态度,莫长庚早已习以为常,若是换成他大哥莫天行,估计君不弃这个时候已经像副挂画一样挂到老树上了。

  “君师弟,你帮我看着点,希望不要真有漏网之鱼。”

  “这关我什么事?”

  “哈,师弟拒绝得还是这么干脆利落,不过师兄知道,师弟一向外冷内热,肯定会帮师兄这个忙的。真要发现有何不对,还请师弟前往清灵观请钱师兄出手。嗯,那师兄就先走了,师弟保重!”

  “不送!”君不弃撇了撇嘴,等莫长庚要离开时,君不弃才回过神来,叫道:“等一下,我问你个事。”

  他说着,拿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这两个字,你认得么?”

  莫长庚俯身左右看了看,摸起了下巴,狐疑道:“有点像远古时代的文字,师兄有见到过,但不认得。师弟怎会知道这个?”

  “跟你一样,我也见过,但认不得,回头要是有机会,帮我问问你父亲。想他学究天人,应该会知道。”

  “没问题!没其他事的话,师兄就走了!”

  “慢走,不送!”

  嘴上说不送,但其实他还是目送莫长庚御剑离去。

  转过身,君不弃一抖袍袖,便见两个半透明的小石人从他的袍袖里抖落,落到地上之后,便瞬间钻入泥中,消失不见。

  而后,他才朝那头小青牛看去,并露出了个温柔的姨母笑,“小牛牛,来来来,主人教你修仙!”

  给小青牛喂了滴七彩之液后,君不弃便将大手按在一牛脸好奇瞪着他的牛脑袋上,一段修行法诀随之传到牛脑袋中。

  ps:一更党的忧伤又回来了,不过一更的章节都会比较长,这章就将近五千字了,和二更党其实也没差,不过懒得分章了,你们不过瘾,我也觉得麻烦。

  再次声明一下,别问忧伤为何只有一更?虽然章节是只有一章,但货多啊!

  另外,以后更新一般会在中午,上架之后再调整的话,会另行通知。

  最后,求一下票票和收藏,谢谢!lt!--over--gt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