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果然特么的不是老实人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浪荡子与中年人之间的斗法,让那些女鬼们纷纷逃离洞窟,在这座乱葬岗外默默等待着,不敢远离,也不敢进去帮忙。

  大有神仙打架,池鱼遭殃的感觉。

  那棵歪脖子老槐树上,老鸹不叫了,但夜风却更疾了。

  于风中飘零的纸钱,不知诉说着谁家的哀伤。

  整个乱葬岗,顿时万籁俱寂,连虫鸣声都消失了。

  阴气在弥漫,鬼气在升腾,星月都隐藏起来了,只有惨绿惨绿的鬼火在风中摇曳,且更为明亮了。

  “小秋娘,未曾想到,那位莫公子居然是个修道之人,你就莫要多想了,那等人与我们这等……终究是两个不同世界之人。”

  小秋娘低头不语,眉宇之间的哀愁却是淡了不少。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由远及近,几个闪烁,就来到了这座山头。

  整洁的湛蓝色的道袍,干练简单的道髻,由一只木簪穿着,背着一柄法剑,一派仙风道骨之相。

  在其肩上,还站着一个巴掌大的小人。

  “你的主人就在这里了吧!”年轻道士问了句。

  不等小人儿回答,在看到这群女鬼时,年轻道士又不由轻叹,“希望君师弟不会有事吧!居然被那妖邪摆了一道,真是惭愧!”

  那群女鬼见到这年轻道士,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纷纷朝他拜倒,“求道长救救奴家……”

  只有小秋娘说道:“求道长快去救救莫公子!”

  “莫公子?”年轻道士唇角抽搐了下,点了点头,道:“你且带我进入其中,事后贫道定施法解救尔等,为尔等念经超渡。”

  “道长且随我等来!”小秋娘转身带头。

  于是,一群女鬼带着这年轻道士,和站在年轻道士肩上的巴掌大小人儿,一道钻入这乱葬岗之中。

  ……

  地底洞窟中,那浪荡子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谁想那黑雾将他笼罩之后,还没来得及入侵他的身体,便被他腰间小荷包内的一物所吸收,使得他腰间光芒大盛。

  他随手掏出那物,愣然看着,暗忖:这不是牧九歌师兄送我的那废物石珠吗?灵力打磨,神识温养,滴血炼化,通通无效。没想到它居然能吞噬这种未知的恐怖邪恶之力,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但不管如何,这鬼东西却是在这里救了他一命。

  看着这颗看起来像鹅卵石一样表面粗糙的圆形石珠,浪荡子陷入了沉思,瞬间便联想了许多。

  那黑雾似乎也觉得自己碰到了最大克星,想要退走,但却很无奈地被石珠一股股吸扯过来。

  最终,黑雾选择了壮士断腕,舍去部分力量不要,而后用剩余的力量裹携着那个中年人,疾缩而回。

  浪荡子和那中年人都以为,这黑雾想救那个中年人。

  但万万没到,中年人的惨叫声,很快便从那黑雾中传来。

  黑雾一阵翻滚,像是有人在其中扑腾。

  可没过多久,那翻滚的黑雾便渐渐平静了下来。

  呯……

  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黑雾之中掉落,落到血池中,血池溅起一团血花,又复归平静。

  中年人到死都没有想明白,他侍奉多年的伟大神秘存在,为何会因为缺少区区一道阴灵血食,便把他给拉去凑数!

  他心想:咱们才是一伙的啊!

  浪荡子见此情况,略一思索,便起身健步朝着血池冲去,手中握着石珠,趴在血池边上,直接将手插入那座血池之中。

  果然,血池之中的神秘邪恶力量朝他手中的石珠汇聚而来。

  在经过一番争夺之后,黑雾无奈退走。

  轰……

  那座诡异的雕像瞬间炸开,大半黑雾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去往哪里,只有少半黑雾被他手中的石珠吸收。

  最终,吸收完邪恶力量的石珠突然裂开,外面一层石皮脱落,露出里面一个高三寸左右的晶莹剔透小葫芦。

  小葫芦内,一缕黑雾正在挣扎,但怎也挣脱不了。

  看到这一幕,那浪荡子直接惊呆了。

  就在此时,这浪荡子感觉到自己的灵晶人偶分身在靠近,同时还伴随着一道神识横扫来,将他从愣神中惊醒。

  他随手甩掉手中的血水,将小葫芦收入腰间小布袋,但小葫芦却怎么都装不进这小荷包,他只能往袖兜里一塞了事。

  同时心里暗骂: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到来。估计是我留下的灵晶人偶夸大其词催促下的结果,现在我该怎么解释我的好运气?这算不算是自己坑了自己?自己给自己的背刺?

  轰……

  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应对,一道声响便从通道中传来。

  他朝响声处看去,便见碎石飞溅,有人在通道里叫道:“君师弟,君师弟……你没事吧!”

  “莫长庚,你想害死我吗?”浪荡子灵光一闪,突然朝那带着一群女鬼跑进来的年轻道士叫了起来,来个恶人先告状。

  然后随手将青年道士莫长庚肩膀上的灵晶人偶收回来。

  “我君不弃只想安安心心地给我祖父守个三年孝而已,你就给我分派了这么个坑人的任务,要不是运气好,我就享年五十二了!”

  “咳咳,这不是事情发生在师弟老家宁县嘛!而且,师兄不是让你先等师兄回来……呃,是师兄不对,是师兄不对……”

  见君不弃冲他横眉冷对,一副要炸的模样,莫长庚直接放弃了找借口的想法,“真是惭愧,师兄居然不小心被那妖邪摆了一道,误入了一座义庄,被阵法所困,耽搁了小半个时辰。”

  君不弃继续瞪着他。

  年轻道士打着哈哈,上前上下扫了君不弃两眼,轻咳道:“师弟没事就好!不过话说回来,师兄果然没有看错,师弟果真是个外冷内热,心中充满正义之人。等师兄处理完那妖邪回山,一定为师弟请功。”

  为我请功?

  请你妹啊!

  你这一请,我岂不是要再费唇舌?

  君不弃一边暗骂,一边说道:“你可拉倒吧!要是你被妖邪摆了一道这事传到你那小心眼的大哥耳里,你还不够他喷的吧!”

  “咳咳,君师弟,虽然大哥确实是有些那什么,但作为师弟,你应该保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否则他也敢罚你。”

  “他莫天行只是你们丹鼎峰的大师兄,又不是戒律峰大师兄,凭什么来罚我断剑峰的弟子。虽然我的修为是比较低,不怎么受我家师父待见,可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指摘的。要不是看在你平时为人光明磊落,比你那大哥强百倍的份上,看我理不理你!”

  君不弃说着,掏出一张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兽皮,“喏,这就是这次剿灭邪祟的代价,你得赔我。”

  “行行,这些都好说,那害人的贼子呢?”

  君不弃指了指血池中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道:“献祭邪恶,最终受邪恶所害,变成这样了。还好你也算来得及时,估计是感觉到你的到来,所以这邪恶就先跑了吧!”

  君不弃把功劳扔到莫长庚身上,然后问道:“对了,他说他叫黄州,你知道这人吗?”

  此时,莫长庚身后那位粉衣女子小秋娘站了出来,说道:“主人他……他,他不叫黄州,他叫于修。”

  果然特么的不是老实人!

  君不弃暗骂,完全忘了他自己报的姓名也是别人的。

  莫长庚微微蹙眉,看向君不弃,说道:“君师弟,以后要是碰到一个姓黄的扎纸匠,看起来干瘦干瘦的,嘴边还有颗大黑痣,以你现在的修为,最好是躲远点。这个于修,师兄虽然不清楚,但是那个黄州,二十多年前,师兄倒是与他交过手。虽然他的修为并不高,但是一手给纸人点睛的旁门左道之术,却运用得颇为玄妙……”

  君不弃微微颔首,末了又问:“这座雕像是哪种邪恶存在,你知道吗?青面獠牙三只眼,八只手臂九蛇尾……”

  莫长庚摇起头来,道:“传说天地初分之时,就存在着无数邪恶生物,到如今,完全可以说是古老而又神秘的存在。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少种类,他们剿之不尽,灭之不完,只需人们心中默念一些古老咒语,就能与他们勾通,他们号称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可拉倒吧!真要无所不能,现在还有咱们人类什么事?”

  莫长庚闻言,点了点头,道:“师弟此言不无道理,不过这等古老而又神秘的邪祟,确实难缠,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诡异非常。”

  顿了下,他又道:“等你替你祖父守完孝,回宗之后,估计就要前往万毒林历练了,那里常有邪祟出没,到时,你可千万不能小觑了他们。不过话又说回来,师弟是如何逃脱这神秘邪恶的毒手的?师兄可不信这邪恶是感觉到师兄的到来才跑的。”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摆在眼前。还有,你别老是用这副老妈子的语气跟我说话。”

  君不弃有些嫌弃地说,同时转移了话题,“其他的先不说,你先赔我这套二十八星宿剑阵图吧!对了,还有二十二柄高级法剑……”

  “师弟,你那明明都是初级法剑。”

  果然,莫长庚再度被君不弃转移了注意力。

  “哦!不好意思,是中级法剑,我说错了。”

  “……”莫长庚有些幽怨地看着君不弃,仿佛在说:师弟你连师兄我这种实诚人都骗,你还有良心吗?

  被莫长庚那幽怨的小眼神看得浑身难受的君不弃,不由呲了下牙,道:“算了算了,碰到你算我倒霉,初级法剑就初级法剑吧!那个什么功劳的,我就不要了,免得你被你大哥数落……”

  “我就知道君师弟是个好人!”莫长庚一副姨妈笑的模样。

  君不弃见此,不由‘呸’了声,道:“不过,这家伙的家当,可就归我了,虽然它是被你吓跑的,但之前出力的可是我。”

  “没有问题!”莫长庚点头,而后感慨道:“我就知道,师弟肯定比平时表现出来的要更为厉害,他们还不信……”

  “……”

  君不弃的唇角不由自主抽搐了下,不想再理这个为人正派,脑补能力还特别出众的师兄,转身朝血池方向伸手摄拿过去。

  一个小荷包从血池里飞起,被他抓在手中。

  手中灵力一涌,小荷包上的血水便被尽数排去。

  神识透过小荷包一扫,君不弃便不由骂了句:“麻蛋!穷鬼!”

  莫长庚唇角微扬,笑道:“这种行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旁门散修,能有什么好珍藏?有段玄阴木给你,就算是不错的了,至少也能值个几块中品灵晶,这对旁门散修来说,已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还有一杆御魂幡呢!”君不弃笑说。

  “师弟,此等有干天和的邪恶之物,师兄觉得应该毁去,更何况这杆魂幡乃是控制她们的东西,师兄之前已经答应她们……”

  莫长庚说着,指了指那些女鬼。

  “十块中品灵晶你拿去,你是个大好人,我可不是!”

  在莫长庚面前,君不弃毫无保留地展现出了自己的贪婪本色。

  “君师弟……”

  莫长庚又开始用那幽怨的小眼神默默看着君不弃,看得君不弃头皮发麻,大声叫道:“莫长庚,你够了!从小到大,你丫的就用这招对付我。从我上山到现在,四十几年了,你还没玩够?”

  “君师弟,师兄知道……”

  眼看着莫长庚又准备开始长篇大论,跟他说大道理,君不弃赶紧说道:“八块中品灵晶,不能再少了!你老爹那么富有……”

  “五块!”

  “七块,不能再少了!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看我一整天。”

  “师弟请自信点,师兄觉得,师兄至少可以看上三天!”

  “你……你狠!五块就五块!没事别来烦我。”

  君不弃说着,将剑阵图和魂幡扔给莫长庚,而后扬长而去。

  “师弟放心,等剑阵图修复好了,师兄会亲自送还给你的。”

  “你还是随便派个人来就好,我现在不想见你!”

  君不弃头也不回地抬手摆了摆,闪身而去,一边暗道:总算成功蒙混过关,我还是赶紧回去研究一下那个小葫芦吧!

  “公子……”小秋娘突然叫了声,见君不弃身形停下,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能带奴走吗?”

  君不弃双手背负,举首望天,缓缓说道:“贫道两袖清风,一身清贫,又怎敢耽误佳人?此去投胎重做人,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原本还只是有些遗憾与伤感,但听到这话时,小秋娘两行清泪再也忍不住了,顺颊而下,化作点点灵光。

  ps:两章连发,八千多字,求票求收,谢谢!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