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贫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_修仙路人君_黃金屋中文
  呱呱……

  星辰暗淡夜风紧,老鸹悲啼鬼火摇。

  宁县县郊,北坡乱坟岗,坡上有株歪脖子老槐,老槐树枝叶已经凋零,几只老鸹栖居其上,叫得人脊背发凉。

  坡下坟堆密布,新旧皆有,纸钱于夜风中飞舞。

  远处,一道微弱的烛火朝着这个方向徐徐而来,伴随着一两声‘嘿嘿’的浪笑声,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些污浊的事情即将发生。

  一道身着粉色纱裙,衣衫半露,姿色颇为不俗的女子,提着裙摆于黑暗中奔行,神态惊慌失措,一副慌不择路的模样。

  香风飘荡,嘿嘿浪笑声从其身后传来,一个身着绫罗绸缎,模样俊俏的年轻浪荡子,手提灯笼,眯眼长嗅风中暗香。

  不紧不慢,却又紧随其后的样子,像极的猫戏老鼠。

  跑着跑着,正遇前方一木屋,粉衣女子慌不择路,疾扑而进,浪荡子手提灯笼,缓步跟随,“原本还想来个以天为被地为席,不想天公居然如此作美,合该本公子今晚洞房花烛,喜提俏夫人呐!”

  “美人莫走,本公子来也!”

  那浪荡子紧跟着进入小木屋,进去后,那座小木屋瞬间便消失在黑夜中,露出来的却是一座新坟,土色还很新,上面也无坟草。

  若是有外人见之,说不得得送上一句: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大慈悲也不渡自绝人呐!

  但进入内中之人,又怎会知晓这个。

  那浪荡子只觉得自己进入的不是什么小木屋,而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回廊九曲,亭台相连,水榭相通,宫阙重重……

  他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正犹豫间,便见一群头戴金步摇,衣衫半遮半掩,妙处若隐若现,浑身香气扑鼻,能引人兽血沸腾的莺莺燕燕,朝他扑来,叽叽喳喳地哄着他便往里走。

  众美人皆言此间乃是北王府,北王好客,公子风流倜傥,一见便知人中龙凤,北王见之定然悦而赏之,到时公子欲如何便可如何。

  浪荡子闻言,嘿然而笑,大手急切乱伸,“真能如何便如何?”

  “公子欲待奴如何呀?”大手被素手轻挡而回。

  “你说呢?”大手再度出袭,摸到了一只柔软,暗香浮动。

  “公子,你好坏!”

  浪荡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哈哈大笑中,便将指尖置于鼻端轻嗅,露出陶醉状,而后目视众女,眼波未醉先迷离,“真香!”

  在这群莺莺燕燕地簇拥之下,浪荡子迈着虚浮扑朔的脚步,前去面见这府中主人——北王。

  步入九曲回廊,穿过重重殿宇,最终来到一座白墙红瓦琉璃柱的恢宏大殿之上。

  灯火通明的恢宏大殿中,传来丝竹管乐之色,殿上众美齐舞,浪笑不断。正中高座上有一蟒袍中年,形态英武,一脸豪迈。

  殿中两旁偏席上,有书生举箸击盂相合;有侠客脚踩桌案,大声吆喝,形态豪迈;也有樵夫傻坐一旁,望着殿中美人,垂涎傻乐……

  浪荡子随着众女进入其间,北王豪迈举杯,“有朋自远方来,吾等当敬之。不知殿下公子,如何称呼?”

  浪荡子举目横扫,似在寻人,闻言便拱手道:“在下姓莫,适才随一粉衣女子于无意间闯入北王之地,唐突之处,还望见谅!”

  “粉衣女子?哦!想来公子所言,应是本王十三女秋娘吧!来人呀!叫秋娘上来见过这位贵公子,也许会是一段佳话呢!哈哈……”

  随着北王那豪迈的声音响起,殿中诸客皆纷纷举杯相庆。

  不多时,粉衣女子再现,袅袅亭亭,丝巾半遮,水眸横波,行走间环佩相击,步摇相撞,叮当有声,清脆悦耳。

  青丝如瀑,星眸泛波,暗香浮动,撩人心弦。

  浪荡子见之,未饮先醉,双眸盯随其身,摇头晃脑道:“此女只应天上有,莫非本公子无意间来到了天界?此情此景,本公子当赋诗一首,以赠佳人才是!”

  他边说边起身,朝那粉衣女子拱手说道:“适才在下对十三郡主有些唐突,还望十三郡主见谅!在此,在下为十三郡主赋诗一首。”

  他握着酒杯,在殿上旁若无人的走了起来,目光不离粉衣女子十三郡主,七步后,便道了声‘有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好!好诗!”

  北王带头拍手叫好,那些风流才子们也击碗相合。

  那十三郡主看向浪荡子时,目光中突然多了一股灵动。

  没多久,游荡子也加入这放浪形骸的一幕之中,频频举怀对身旁的十三郡主相邀。

  十三郡主看向浪荡子时,目光中却多了一股莫明的纠结与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场中所有宾客尽皆伏案,醉得不醒人事。

  那些原本还一脸笑脸相对的莺莺燕燕们,在那王座上的中年人起身之后,突然间换了一副神态,露出青面獠牙。

  那些醉倒伏案的宾客,尽皆化做腐尸,恶臭之气充盈其间。

  原本美轮美奂的宫殿,此时早已变成了幽暗阴冷的地窟。

  明亮的灯火,瞬间化成幽绿的鬼烛。

  地窟中间,有一座宽达数丈的血池,血池正中央,摆放着一座八臂九蛇尾,青面獠牙的诡异三眼雕像。

  这哪里是甚王府,分明就是一座鬼窝。

  即便是之前那位水灵灵的十三郡主,此时的脸色也已变得苍白无血,只是眉宇之间的一抹哀愁,却是怎也难以抹去。

  看向浪荡子时,不由发出一声幽幽长叹。

  “怎的?秋娘不舍了?咯咯……”有人调笑。

  有人说:“这位公子风流倜傥,才情堪绝,对我们的小秋娘又如此上心,小秋娘心善,又怎能忍心眼睁睁见其去死?”

  身着蟒袍的中年人沉声道:“好了!七七四十九道阴灵血食已备齐,新一轮献祭正式开始,大家手脚都利索点,已有正道之士注意此间人口失踪之事,做完这一票,明日咱们便换个地方。”

  “是!”

  中年人说着,来到血池边上,嘴里念念有词,先是念了一段让人听不懂的咒语,等到雕像发光之后,他才高声说道:“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诸天神魔之主啊!您的仆从已为您备下血食,恭请您的降临……”

  随着那中年人一副狂热姿态,在池边跪拜祈祷,加上一段古老而晦涩难明的咒语的引发,血池中央的雕像散发出深邃的幽暗之光,血池里的血水也跟着沸腾起来,朝那雕像涌去。

  最后被引入这里的那个浪荡子,被两个壮硕的女鬼拎着,提溜到这血池边上,碰到这散发着血腥恶臭的味道,他差点就吐了出来。

  当其中一只女鬼的鬼爪摸到浪荡子后脖颈上时,一柄利剑从这女鬼的后背透出,“呕!麻蛋!我不装啦!实在太特么臭了!”

  被刺穿的女鬼尖叫起来,以利剑为中心,开始化成飞灰。

  其余女鬼见此,先是一怔,而后纷纷尖叫着朝那浪荡子扑了上去。

  在这些女鬼当中,有一粉衣女鬼看向他时,双眸泛着不属于鬼怪的光彩,连苍白的小脸都仿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浪荡子持剑暴起,身如蛟龙翻江,翻起浪花朵朵,朵朵浪花化做道道青莲,莲花花瓣飘散,化成道道剑气,朝四周飙射而去。

  一时间,花瓣飘舞,剑气纵横。

  被花瓣剑气所伤的女鬼,纷纷尖叫着后退开去。

  剑气划过之处,仿佛就像焰火落到了纸面上,瞬间将那些纸张灼得千疮百孔,焦痕满布。

  离他最近的另一个壮硕女鬼,受到波及最大,已经化成飞灰。

  其余女鬼尖叫着扑入那血池之中,让血池里的血水,洗去他们身上沾染着的剑气,甚至包括那位小秋娘在内。

  那中年人回过神来,愤怒地咆哮起来,“剑起青莲出,这是青莲剑诀,你是青玄宗人,该死!”

  中年人一边咆哮,一边后退,手掐指诀,洞窟边上,一副副干尸踢飞了棺材板,嘶吼着朝浪荡子直扑而去。

  “御鬼控尸,尸鬼宗余孽,你是天地门人还是万鬼馆人?”

  “你猜!”

  “我猜你妹!”

  浪荡子骂了声,持剑朝中年人纵身扑去,但却被一具具看起来有些呆板,但动作却很迅猛的干尸给围堵于其中。

  剑气射入那些干尸体内,只传来噗噗声,如同刺入长枪干草堆似的,根本无法对这些干尸造成什么有效的杀伤。

  中年人见此,松了口气,回到血池边上,朝雕像跪拜而下,嘴里说着一些道歉的话,仿佛深怕这雕像生气一样。

  那雕像中散发出一股气势,那股气势震得人头皮发麻。

  浪荡子见此,纵身飘退,引着那些干尸朝着洞窟外退去。

  中年人见此,纵身朝浪荡子扑去,“想走?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别走了!若差了一道阴灵血食,黑暗之主发怒,我可承受不起!”

  “献祭古老的邪恶存在,最终你也会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为了得到那么一点点力量,这么做,值得的吗?”

  浪荡子舌绽春雷,震得中年人脑瓜嗡嗡的,不由愣了下。

  见那浪荡子趁机掠入洞窟通道,中年人哼声道:“想用言语来惑我心志,你还嫩点!只要能够得到力量,变成鬼怪又何妨?”

  随着两人在通道中追逐,一声凄厉的吼声,从洞窟之中传来。

  中年人见此,咬了下牙,伸指一点,一道玄光飞出。

  轰的声,在浪荡子前方的通道突然间被炸塌,瞬间就将整条通道给堵住,浪荡子不得不停了下来。

  “小子,看你现在还往哪里逃?区区刚入筑基的小修士,也敢来坏我的大事,就让你来为我的腾飞之路做块垫脚石吧!”

  浪荡子转过身来,长剑斜指地面,道:“敢问阁下怎么称呼?出自哪门哪派?既然我都是要死之人了,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小子,你叫何名?胆子倒是挺大!”中年人冷笑了下,指挥着一堆干尸朝浪荡子扑去,完全就是让小弟先上的主。

  “贫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青玄宗莫天行是也!”

  “莫天行?你骗鬼吧!青玄宗莫天行,早年就已是金丹修士,如今想来也应该有元婴修为了才是!你也配?”

  “那是我哥莫天心,我是弟弟莫天行……你又姓甚名谁?”

  “在下黄州,无门无派!”

  特么的,不老实!

  两人心里都在骂着同样的话。

  就在那些干尸朝他扑来时,那浪荡子从怀里摸出一张兽皮图,朝着空中扔去,指掐剑诀,喝了声‘开’。

  兽皮图突然化作一座剑阵,内中二十八柄飞剑同时升起,一时剑气森森,瞬间就将那些干尸和那中年人笼罩了进去。

  二十八柄飞剑腾起之后,化成一道道剑光,剑光一分二,二分四……最终整条通道都被剑光淹没,碎石纷飞。

  “二十八星宿剑阵图,你老子莫丹辰倒是挺着紧你的嘛!可你能发挥出几成的威力呢?”中年人冷笑,从怀里摸出一张符,飞速朝着自己身上拍去,顿时便见一道护罩出现在他体外。

  说时迟,那时快,无数道剑气化成一条剑气长龙,轰然而出,倾泻在那护罩上,只是让那护罩一阵摇晃而已。

  “极品金甲护身符,红枫楼之物,看来你的家底不错嘛!连这种护身符都能买得起,不似个散修。”

  “这你管不着!”

  中年人轻哼一声,拿出一个铃铛,朝那浪荡子摇了起来。

  当当声中,浪荡子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但是那些干尸们却是突然间变得狂暴起来,纷纷顶着剑光,朝浪荡子扑去。

  浪荡子控制着剑阵,让那些剑光朝干尸倾泻而去。

  剑光咻咻中,干尸们的肢体被段段肢解,没有血液横飞,没有血肉模糊,只有腐臭味的干巴巴尸段,一段一段……

  就在此时,洞窟之中,突然一声咆哮,弥漫起一股黑雾,朝着洞窟通道疯狂汹涌而来。

  见那黑雾汹涌而来,中年人直接趴伏在地,嘴里直叫:“主人息怒,主人息怒……”

  黑雾仿佛有灵,掠过中年人,扑入剑阵,瞬间便将剑阵腐蚀,一柄柄长剑受污,化成锈剑,纷纷掉落在地。

  浪荡子见此,不由目瞪口呆,暗骂:莫长庚害我!我命休矣!

  ps:忧伤的新书开张啦!求票求收藏,谢谢!

章节目录

修仙路人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来不及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不及忧伤并收藏修仙路人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