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1章 孤独的人(终)_我用木雕记录异常_黃金屋中文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ie)”查找!

  一直以来,阿柴对于沈星的木雕都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这是来自它作为一只异常,在长期接触沈星和他的木雕后,对木雕的一种最本能的感觉。

  现在沈星忽然要他去拿木雕触碰那倒在地上、明显等级和实力比自己高了不知有多少的孤独的人,他整个都是懵的。

  最主要是沈星说完这番话后,跟着那高等级异常一起躺在了地上,弄得跟双双殉情似地。

  副校长办公室里的场面变得很诡异,走廊外依稀还能够听见有老师和学生因为惊惧执念的侵入而发出的惊恐叫声,虽然叫声在逐渐远去。

  但现在阿柴不想这里变得寂静,最好能够闹出一点响动,这样可以给他壮壮胆子。

  看沈星吩咐的很紧急,似乎时间不多了,阿柴壮着胆子,还是走向办公桌前,他看见那木雕与倒在地上的孤独的人一模一样,心里已经知道了沈星的打算。

  只是木雕表面此刻崩出了一条大裂缝,看上去已经无法修复,不知道自己的操作能不能像主人一样,收容这只异常。

  小心翼翼伸出食指摸了一下木雕,没有任何反应,阿柴迅速将这木雕抱起来,一步跨过倒在地上的沈星,走到孤独的人的身前蹲下。

  他不再迟疑,虽然看见孤独的人此刻眼皮在微微跳动,但明显还无法立刻醒来,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阿柴直接将木雕塞进了这家伙的怀里。

  一股强大的吸力产生,倒在地上的男子身体开始猛烈的颤动,靠近木雕的那一面身体仿佛融化了一般,对着那木雕流了进去,但被吸入的部分很小,且速度也很慢。

  同一时刻,这原本没有醒来的男子忽然伸出左手,一把将阿柴的手腕抓住,死死的箍紧,无法挣脱。

  虽然阿柴的身体完全是一团黑影,但对方等级比他高出太多,根本无视他这种无形身体。

  阿柴被抓住后,想要站起来跑掉,但发现已经无法做到,他相信孤独的人根本没醒,对方抓住自己只是一种自然的反抗。

  可好像随着孤独的人身体被木雕收容,自己身上的黑气也开始一点一点的融化,同样也被木雕吸收了进去!

  被这家伙拉住当垫背的了!

  一片漆黑无垠的空间中。

  沈星在随着孤独的人进入他的潜意识后,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似乎重又回到了黑域。

  这里同样黢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在碰见之前的异常时,他知道有些异常是不会做梦的,甚至它们能不能够睡觉他都不敢确定。

  所以这个地方不一定是孤独的人的梦境,应该是趋于梦境和现实之前的潜意识层。

  他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没有什么危险,遂加快了行动的速度,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一团朦胧的光亮起,眼前出现了一个病房。

  整个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男子,面黄肌瘦,床边吊了一袋满满的白色营养液。

  在床边坐着两个老人,一男一女,两人都是白发苍苍,皱纹爬满脸庞,可能是这床上病人的亲属。

  女的坐在床边,男的站在女的身旁,两人都愁着脸,盯着床上被被子遮住了半个头的病人。

  “十一天了,一直没有吃东西。”老太太道:“难道他就一直这样,这一辈子都不进食了?”

  老爷爷叹了口气:“他不进食没关系,但隔壁姚家的两个孩子,直接跟着他被饿死!为什么?为什么他要伤害其他人?”

  “我儿子伤害其他人了吗?”老太太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我儿子有病,折磨的只是他自己!他没有伤害别人,没有伤害任何人,是那两个孩子喜欢跟他玩,喜欢逗他,自己被困在房间里出不去,这才活活饿死的!”

  老爷爷扭过头,往病房门口看一眼,压低声音道:“可房间门从外面被反锁了,而且姚家六岁大的那个孩子身上有电话,但被发现时电话已经被暴力损坏!这让他们……无法求救!”

  “不是我儿子,那不是我儿子做的!”老奶奶提高了嗓音,甚至已经变得尖锐,“我儿子只是不爱说话,不爱和人交流,他是好人,他不会伤害任何人。”

  “你声音小点!”老爷爷惊恐的又往病房门口看一眼,低声道:“治安官就在外面守着,你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老头子!”老奶奶终于将声音压了下来,但语气似乎已经变得无法容忍,凑近自己的老伴道:“他是不是你儿子?你想咱们的孩子被治安官抓走吗?你想他一辈子都吃牢饭吗?他是你儿子啊,你什么居心?!”

  “现在治安官只是例行公事问问,你别多想。”老爷爷道:“我说的是现在我们面临的具体问题,这些问题如果我们不想办法解决,到头来儿子可能真的就要吃牢饭了!”

  老奶奶低下头沉默不语,片刻后,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他们查出来房门是被人从外面锁上了,那就是我做的,我锁的,与儿子没有关系。对了,那损坏的手机在哪儿?”

  “在沙发底下,我在来医院之前找到的,治安官还没有发现。”老爷爷回答。

  “你摸过了?”

  “我从沙发底下拿出来的,当然摸过。”

  “上面有你的指纹,到时候治安官如果问起,你就说是你不小心踩坏了。”老婆婆此刻的思维转得比年轻人都快,为了儿子,她显然什么都不顾了。

  “你没看见手机被毁坏成什么样子了,我就是把脚踩断也踩不出那个样子啊!”老爷爷急道。

  “你赶紧回去,用锤子再敲那手机几下,哪怕就是你故意毁坏,也要把这件事替儿子扛下来!”老婆婆咬着牙道。

  “你呀你……”老爷爷一张脸皱在一起,无话可说。

  就在此时,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开始咳嗽起来。

  沈星靠近过去,他发现这些人都看不见自己,而自己现在看见的场景,显然应该是孤独的人早期的经历,那正在交谈的两个老人就是他的父母。

  没想到这家伙前半生也是从人类转化而来的,与那无视人一模一样。

  不过不同于无视人,这家伙的恶似乎来自于自己心底,性格的孤僻,与生俱来就是如此,不是受到环境压迫而形成,而且心中的恶也同样如此。

  当然,他的父母从小对他太过于包庇了,这样下来,害的人不止是孤独,同时还有这两位老人。

  看这样子,在这家伙还生而为人的时候,就已经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行。

  病床上的他此时咳嗽的越来越剧烈。

  正在交谈的父母转移了注意力,老太太站起来,俯身到病床前将其被子掀开一些,伸手进去轻拍这家伙的胸口。

  不忘一只手拉着儿子没有插针管的左手。

  就在此时,她感觉手腕一紧,已被儿子反手抓住。

  “怎么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老太太道。

  同时她感觉手腕上的力量很大,箍得她已经感到不舒适。

  “轻一点,儿子!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呃,疼……”

  “原来是这个样子!”病床上躺着年轻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自己已经捏疼了母亲,而是在感受着自己心里的感觉,一种从没有过、无法形容的愉悦感。

  “原来孤独的不是我,是他们!该受到惩罚的也不是我,是他们!一直以来,我似乎……都搞错了。”

  咔嚓!

  手腕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老太太一声惨叫发出,不过她猛地意识到自己此刻就在医院,而病房外还守着几名马上就要调查儿子的治安官,她不能叫出声,不能让外面的治安官发现儿子的可疑。

  所以这声惨叫刚刚才发出,就被她狠狠地一口咽下,一张脸憋成了紫青色,脖子上青筋暴起,连呼吸都消失。

  老爷爷见状立刻去掰儿子抓着自己老伴的手,但发现儿子那又瘦又细的手指如同钢筋一般,根本掰不动。

  骨头碎裂的声音还在响起,老太太的手腕已经变得只有平时三分之一那么大。

  她再也无法忍受,发出了剧烈惨叫。

  同时她发现自己的儿子,此刻只是躺在病床上,有些好奇、有些满足、更多的是享受似地侧头在看着她。

  他仿佛很想知道,母亲最后的痛苦会是什么。

  “臭小子,松手!”老爷爷焦急万分,一声大喝。

  此时外面的治安官在听见病房里传出的惨叫声后,已经推开门涌了进来。

  这四名治安官中,至少有两人将右手按在了腰间别着的配枪上。

  “干什么?你在干什么?”一名治安官大声呵斥。

  “没……没事……治安官……先生……”老太太的口中仍在说着好话。

  她想尽力装出很轻松、很自然的表情,但奈何手腕的疼痛已经超过了她的忍受程度太多太多,整张脸反而显得极其滑稽和古怪。

  “孤独的不是我,是你们!”

  床上躺着的年轻人坐了起来,同时他放开了一直捏着母亲手腕的手,低着头,看向插入自己右手血管内的那根营养液的针。

  肉眼可见,这根针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一点一点的被挤了出来。

  孤独的人,眼窝深陷,面色枯黄,头发凌乱,但他的眼睛却神光潋滟,这一刻找到了自己存在于这世间的答案,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你们……”他那枯黄的脸皮挤出一个让人看起来惊悚无比的笑容,“好孤独啊。”

  站在一旁的沈星即使现在只是局外人,只是在看着这病房中发生的一切,但他也能感受到孤独的人在说出这番话后,一股庞大的、比自己刚才遇见的还要强烈的情绪突然开始蔓延。

  整个病房中的所有人猛地一震,身体静止,不再说话,仿佛瞬间死去。

  甚至有一名治安官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配枪,正在将配枪抬起来,准备对准病床上的年轻人。

  而年轻人的母亲则保持着一脸痛苦的表情,抓着自己受伤的手腕,整个画面被定格。那老父亲的脸上则是满满的惊恐。

  片刻之后,这些人脸上各种各样的表情全部消失,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或者说所有的情绪已经被另一种更加强大的情绪所取代。

  那就是孤独!

  年轻人离开了病床,撒着拖鞋站在地上,没有看他们,而是身体忽然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微低着头,走到病房门口开门走了出去。

  咔嚓。

  病房门被反锁,脚步声逐渐远离。

  而在他关上房门的一刻,在房门内的后方、靠墙的位置蹲着一个一模一样的人,这人正是刚才沈星在现实中见到的孤独的人。

  或者应该说,这才是他现在的本尊,而刚才的那个,只是以前的他。

  在这家伙出现之后,他抬起头,看向了沈星,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很惨淡的笑容。

  “你杀害了自己的父母。”沈星开口道。

  “因为他们很孤独。”孤独的人回答。

  “那是你强加给他们的孤独。”沈星靠近了一步。

  “不是我强加的,是他们心里一直就存在的,只是他们选择忽视,没有发现而已。”孤独的人依旧保持着惨淡笑容。

  “是不是……”沈星继续靠近他,“被你的孤独情绪感染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对,自杀。”孤独的人很坦白,“不过大范围感染后,他们自杀的结果会来得相对慢一些,你也知道,人太多了,他们都是很复杂的动物。我指的是,情绪复杂。”

  “被你的单一情绪感染后,他们或许连动物都算不上了。”沈星耸了耸肩,已经完全靠近了对方。

  他将来自“他是谁”的特性在这一刻释放了出去,“他是谁”和孤独的人在特性方面可以说有某些共通之处,那就是情绪感染。

  只不过一个是“哭”,一个是“孤独”,这应该是这一支序列链中处于顶端异常所共同拥有的一种类似能力。

  孤独的人此刻忽然发现自己受到了一种异样情绪的感染,搅乱了自己的孤独,他抬起头,随即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开始融化,然后是肩膀。

  “你把我拉进这里,就是想让人在外界用木雕对付我。”

  “不然呢?”沈星反问。

  “木雕已经损坏,谁也收容不了我。”

  “试一试就知道了。”

  “即使是最坏的结果,我也会拉这个人垫背。”孤独的人神色平静。

  “已经考虑到了,所以,只要他不傻,就应该会找到办法。”沈星微笑。

  “他找不到的。”孤独的人咧嘴露出惨笑,“因为学校里不止有我,还有……呵呵,混乱。”

  在他说出这番话后,眼前的沈星忽然直接消失。

  而同一时刻,孤独的人略一错愕,他的身影也开始忽然变淡,只是比沈星要慢了一些。

  现实中,躺在地上的沈星猛地睁开了眼睛,一骨碌爬起来。

  此刻阿柴的小半个身子已经连同孤独的人一起,被吸收进入那裂开的木雕中,而这木雕却变得破烂,似乎快要完全断裂。

  沈星很快来到他身后,右手往前方一抓,从黑域中拿出了另一个木雕,竟然与眼前这孤独的人一模一样。

  这是他准备的第二个作为备用的木雕。

  将木雕一把按入这破烂的木雕中,两个木雕奇迹般的迅速融合,同时将阿柴的黑影直接挤出,不再吸收,反而加快了对孤独的人的吸收速度。

  阿柴吓得全身颤抖,脱困后他疯狂后退。

  沈星不再理会已经正常吸收孤独的这个木雕,而是转头对着办公室那破烂的窗外高声喊道:“孟天久,注意防备!那只异常叫——混乱!”

章节目录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夜行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狗并收藏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