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0章 孤独的人(三)_我用木雕记录异常_黃金屋中文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ie)”查找!

  秘密的用木雕将异常收容,和与特调总部合作,大范围的制作木雕收容来自各州的异常,这其中肯定有极大的不同。

  因为这个时候木雕收容异常就已经不再是沈星所独有的秘密,不管从哪个州开始,这些特调员如果想要调查木雕的出处,通过特调组这条线,很快就能查到沈星。

  所以自从木雕开始大范围收容异常后,原本已经找不到叶听的孤独异常,再次将目标锁定了会制作木雕的人。

  如此一来,沈星此刻有很大的理由怀疑,孤独在这里布了局,或者至少也是在试探看看能不能将自己引入学校上钩。

  他现在怀疑这学校里不止有孤独的存在,可能还有电话女“精神”在隐藏着。

  但仔细一想过后,“精神”存在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因为上次电话女还派出一个分身在云谷市的常青藤小区调查过自己和菲菲。

  如果她在怀疑什么的话,那天晚上查探过后就不可能会悄然离去,这说明“精神”并没有确定自己的可疑。

  而孤独同样也是怀疑,不过他没有“精神”的实力和手段,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放长线,看看能不能钓到大鱼。

  如果沈星在意,并且那可以吸收异常的木雕真是他制作的话,那他将会有一定的几率出现在学校。

  实际上,不管是谁最后出现在学校,哪怕并不是沈星,而是一个孤独从来没有见过的、但制作的木雕的确是可以吸收异常的人,孤独都会有合理的理由怀疑对方。

  这就是他刚才为什么会说出对沈星很面熟的话。

  因为孤独这只异常所独有的孤僻的特性,导致他对人类面孔的记忆力并不长久,他关注的只有自己。

  所以当初“精神”才会派出他和“他是谁”一起去追踪叶听,这样两人互补后的能力才可以发挥到最大。

  “你是不是在故意等我出现?”

  沈星在问出这句话后,就见眼前的校长直愣愣地不再有反应,好像控制他身体的那股力量已经离去。

  看来孤独的人并不会回答自己。

  略一感应,沈星转身打开校长办公室的门走出走廊,目光一凝,就见走廊靠近楼梯口的那端,不知什么时候那些刚才还保持着静止的老师和同学们正纷纷对着自己的方向移动而来。

  他们的步伐几乎一致,但每一个人在走动的过程中,身体都在极力的避开周围的人,这就显得这些人每走一步,肢体都在扭曲,一眼看去,既荒诞又恐怖。

  哗啦,从校长办公室里发出了椅子被挪动的声音,沈星透过窗户,就见刚刚还静止的校长,此刻已经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往走廊外走来。

  因为他的周围没有其他人,所以行走的姿势最为正常,速度也比走廊那端的老师和学生快了很多。

  沈星没有迟疑,立刻推开那肥胖的副校长办公室门,走了进去,反手就将房门锁上。

  因为外面的人只是受到了控制,最多身体有些脱水和精神受损,但并没有受到严重伤害。

  如果自己和他们发生较大冲突,将不敢保证会否损伤他们的身体,甚至是错手直接杀死这些无辜的人。

  刚刚进入肥胖副校长办公室后,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沈星不敢接听,因为他的脑海里第一个念头跳出来就有可能是电话女。

  挂断后,没过多久,楼下忽然响起了来自王组长不顾一切的叫喊声。

  “沈老师,所有被感染的人都往楼上来了,注意安全!”

  王组长不知道沈星为什么没接电话,这让他直觉感到沈星可能碰到困难,所以干脆铆足了胆子,站在楼下大声呼喊起来。

  只要能给沈星提醒,即便自己引起了孤独的注意也不重要。

  但王组长不敢上楼,此刻楼上的走廊和楼梯间里挤满了被孤独感染的人,他能够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冲击力。

  只是稍微靠近就有一股眩晕感,如果还要再靠近一些的话,说不定立刻就会被精神吞噬,变得和那些人一样。

  “原来这电话是他打的!”听到楼下的喊话,沈星恍然大悟,同时心里对王组长这人又升起了一丝好感。

  虽然对方实力不是很高,但尽心尽责,一直都在注意自己的安全。

  站在楼下王组长的视角,此刻他看见的场景是,整栋楼的人都在移动,往沈星所在的楼层走去,动作古怪、别扭,并且相互之间都在躲避。

  密密麻麻的人群从教室里出来,出现在走廊里,出现在楼梯间内,犹如潮水般往上移动。

  而在提醒了沈星之后,王组长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他回头一瞧,发现自己身后的路上,那些刚才站着一动不动的人,全部开始移动,且都在往这个方向走来。

  不仅是身后,还有楼外的其他地方,花坛后方、食堂方向、其他的教学楼中,刚才还处于孤寂静止的人们,此刻全部往这里涌来。

  “我擦!”

  王组长忽然不知道怎么退走了,眼前有一种满满的丧尸片既视感,只不过这些“丧尸”近在眼前,有几个人甚至一伸手就能抓住自己。

  他迅速转身,冲进了一楼一间已经打开但空无一人的教室,将门关上后他忽然发现门锁是坏的,只能用几张课桌椅快速抵在门后。

  做完这些,王组长松了口气,其实他可以远距离把这些被感染的人击倒,但这些人显然只是被控制,并没有死,击倒他们反而会使得他们的身体受到伤害。

  趴在窗户前看着外面走过的人群,庆幸的是这些人看都没看他一眼,也没有要进教室的意思。

  他们的目标显然很一致,都是纷纷往楼上涌去。

  “诶,不对!”

  刚刚松了口气的王组长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倒是安全了,但将所有被控制的人隔离在外后,似乎自己要保护的人却更加危险。

  楼上的沈星站在那肥胖副校长的办公室里,采取了和王组长同样的办法,拿过两张椅子,一张椅子横在地上,左边抵住门背后,右边抵着旁边的木质文件柜。

  然后另一张椅子竖起来,椅脚插入横着的椅子当中,斜靠在门后的门锁把上,将其完全卡住。

  此刻已经能从窗户外看见走廊上涌动过来的人群,沈星走过去,一把将窗帘拉上,又把办公室里的灯打开。

  最后,他转身看向坐在宽大办公桌后、一直没有动弹的那肥胖副校长。

  可能这家伙是现在这栋楼里唯一一个还没有打破静止状态、开始移动的人,这让沈星更加坚定自己刚才的判断和异常感知没有错。

  他看着微低着头的肥胖副校长,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那被抵住的门已经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显然很多人在外面想要进入,但因为他们不愿挨着彼此,所以并没有形成合力,无法将这扇门直接冲撞开。

  “不用隐藏了,我知道你在这里。”沈星开口对着肥胖副校长道。

  这肥胖副校长依旧低着头,没有任何表示,不过他的身体却是轻轻耸动了一下,随即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支撑,轰然趴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

  从这肥胖副校长的身后,一个精瘦的、与沈星的记忆中没有太大变化的男子出现,似乎他刚才一直在利用这位副校长的肥胖身体隐藏着自己。

  他与沈星记忆中的变化不大,是因为沈星不久前才在黑域的另一端见过这家伙,当时这孤独的人也是呈隐藏状态,不过是一种直接让人忽视和半隐形的状态。

  沈星走到了办公桌前,将手里的木雕放在桌上,说道:“没别的意思,我未婚妻叶听给你们每个人都制作了一件礼物的。来,不要客气,你一直这样可就见外了!”

  将木雕放在桌上后,似乎沈星的话惹怒了这家伙,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的隐藏被看穿,使得孤独的人不得不立刻行动。

  一股庞大的、无法躲避的情绪感染降临。

  沈星眼角下的精神抗体进度条,瞬间消失了4层!

  不过因为有抗体作为抵抗,他只是微微一晃,意识基本没有受到影响,只是感觉刚才受到了一股特殊的精神冲击。

  下一秒,又是一道更为强大的情绪感染降临,这一次沈星明显感受到了异样的孤独袭遍全身,有那么一秒钟,他忽然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呆着,什么都不相管,什么人都不想见。

  回过神来,精神抗体进度条再次消耗5层!

  在意识恢复的刹那,沈星几步靠近过去,特性归集启动,身体转变为异样体质,直接通过硬物融合穿过了宽大的办公桌,同时出其不意的一手抄起桌上的木雕,对着孤独的人照头砸去。

  孤独的人显然没有想到沈星的身体会如此怪异,简直与真正的异常没有什么区别,明明是实质身体,却在前一秒忽然可以融入办公桌,直接穿透!

  在他反应过来时,木雕已经当头砸下来。

  孤独的人只来得及往后退出一步,双手下意识往上一抬,双臂之间一股混沌般的情绪污染物出现,仿佛凝结成实物,将这落下的木雕迅速挡住。

  沈星感觉手里的木雕仿佛碰到了一团棉花,砸在上面软绵绵的,一点都不受力,但却将自己的力量瞬间化解。

  一股大力袭来,那团由黑色、灰色和深黄色组成的情绪污染物被孤独的人往前猛地一推,沈星只听见手里的木雕咔嚓一声,已经破裂开一道裂缝。

  他急忙将木雕收回,直接消耗5点模因值,灌入右拳,对着那团污染物快速砸去。

  嘭!

  这团污染物直接裂开成花朵状,被模因值迅速吞噬融化,悬浮在半空飞快的消耗只剩下巴掌大小,并且还在变小。

  又是一股强大的情绪冲击袭来,沈星身体微微一颤,这一次他耗费了7层精神抗体才抵抗住。

  同时目光一凝,从刚才抡起木雕攻击到现在,他一直在盯着孤独的人的眼睛,就是在等待时机成熟,和潜技能被激发。

  视线冻结!

  眼前的孤独的人一瞬间静止,不过同一时刻,身后的窗户哗啦一声,已经被涌来的人群用拳头砸烂,一个年轻的老师手上满是血,跌跌撞撞的攀窗而入,身后跟着几名学生。

  而房间门口那里,拥挤的力量已经将门锁破坏,露出可以供一条手臂伸进来的缝隙,四五之手在门缝处不停的往里乱抓。

  但门板依旧被椅子死死的抵住,使得他们暂时无法进入。

  沈星想要掏出高压笔,对后方来一发,但他知道如果真的激发出去,这些老师和学生怕是会被电死一片,即便不死也会被电伤。

  而用静电笔中的超强麻醉药却只有三发,且还只能激射一发后才能手动换一发,况且这种程度的麻醉药同样对人体伤害极大。

  念头一起,他压下了取出静电笔和高压笔的想法,将惊惧执念释放了出来,喝道:“不要让他们靠近我!”

  惊惧执念这团无影无形的念头会意,倏忽一下钻进已经距离沈星不足一米的那年轻老师的脑海里。

  就见这老师面无表情的面孔微微一怔,随即开始露出害怕神色,这一生当中自己最为恐惧的事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但比起孤僻的情绪所造成的无差别感染,惊惧执念直接钻入脑海中的感染方式显然要更大更直接。

  随即这团执念从年轻老师的脑海里涌出来,飞速钻入他身后的学生脑海中,下一秒再次出来,又进入第二个学生……

  但凡有人被惊惧执念入侵脑海后,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都会立刻生出变化,难以掩饰的恐惧神色浮现,甚至一些人还会哇哇哇的乱叫,仿佛身边就存在着让自己深感惊恐的人或者事物。

  盘窗进入屋里的人很快又从窗口处爬了出去,走廊外的人则陷入一片混乱,哇哇乱叫的四散奔走,就如一头恶狼闯进了羊群。

  刚才还拥挤的走廊,随着惊惧执念的闯入,大量人员从两旁的楼梯间纷纷逃下来。

  一楼教室里的王组长听着混乱的脚步声,错愕的趴在窗户前,脖子伸得老长,往楼梯间的方向看去。

  惊惧执念的对这些老师和学生的惊吓程度,刚好控制在让他们感到害怕,并恢复了一部分本能的意识,这样这些人才不会摔倒、甚至是从楼上直接跌落下来。

  而沈星在放出惊惧执念的下一秒,也将阿柴释放了出来。

  开口道:“你用桌上的木雕触碰这家伙,我现在进入他的潜意识里吸引他的注意力并防止他清醒,有什么不对劲,你直接进入潜意识中叫我。”

  察觉到孤独的人在下一秒就要摆脱出视线冻结状态,沈星根本不敢耽搁。

  沈星不说自己是进入孤独的人的梦中,也是担心这只异常根本没有梦。

  但既然这家伙可以用孤僻的情绪感染别人,说明他还是有自己的意识的,那他的潜意识就应该存在。

  话落之后,沈星当即释放出魅婴鼻息,而且为了防止不起作用或者持续时间太少,他这一次释放的鼻息非常浓郁,足足有四个魅婴的量。

  这些魅婴是沈星通过猫偶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弄来的,他提前雕刻好魅婴,直接寄给了猫偶,猫偶让莫图去将魅婴收容,然后再将木雕寄回别墅。

  孤独的人在接触到大量魅婴鼻息后,整个人一沉,从静止状态变得“沉睡”起来。

  这一次,沈星同时跟着他进入了他的“梦境”。

  阿柴刚刚出现站稳,就听沈星对着自己一通语速极快的吩咐,他愣了片刻,发现沈星和那孤独的人已经双双倒在了地上,鼾声响起。

  畏惧的眼神投向放在办公桌上的木雕,阿柴冷不丁身体微微一个颤抖,壮着胆子向着那木雕走去。

章节目录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夜行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行狗并收藏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