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3保他的命_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_黃金屋中文
  其实自打知道二虎将自己的计划告知百里烨之后,黎童就有件事没想明白。

  她看着二虎,又看看百里烨,这两个男人的小动作是真的多,眉来眼去的,得亏二虎是个男人,百里烨性取向也正常,要不然黎童还真有点自己头上绿油油的感觉了。

  “你其实可以一直瞒着我。”黎童扭头看着百里烨:“为什么决定告诉我?”

  百里烨垂眸瞅着衣角,抬头笑道:“就是觉得不告诉夫人,心里不踏实。”

  “嗯?”

  “怕以后你自己知道了,说我骗你。”

  二虎瞧着气氛不是那么凝滞,多了一句嘴:“早说早解脱。”

  黎童笑出了声,再看百里烨的表情,发现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唇边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自家男人还真是跟别的有点不大一样,别人总是会想方设法地将事情瞒下来,等到瞒不住的时候才犹犹豫豫地坦白。

  也只有他,想都没想清楚,就着急忙慌地要把事情真相告诉她,明知道她可能会生气。

  黎童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好像被他吃定了。

  “夫人莫生气。”百里烨小心翼翼地扯了一下黎童的袖子。

  黎童瞧着就想笑,伸手抓住了百里烨的手指,用了点力,将自己的手指挤进了百里烨的指缝里,牢牢地抓紧。

  他真得好傻呀!

  两个人的世界,没有人能插进去,二虎挠着头,突然间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来给夫人解释的吗?

  怎么现在看起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呢?

  他都做好挨打的准备了。

  百里烨一时情动,倾着身子过去,二虎瞪着眼睛,轻咳了一声,他才恍惚想起来这房间里还多了一个不该在的人。

  “出去。”

  语气不太好,换了平常,二虎肯定抖着身子惊慌失措,现在么?巴不得。

  二虎很贴心,出去之后还没忘记把房门合上,片刻后,屋子里就剩俩人了,这大白天的,黎童也没那个心思,见百里烨又凑过来,她兀自松开他的手走到了窗边。

  他那么坦白,那么她要不要也坦白一点?

  黎童很纠结。

  身后的温度覆了上来,黎童弯下脖子,看着环在她腰间的手。

  真难啊!

  “夫人在想什么?”

  身后的人声音温柔,若是不知道他的人,怕是根本想象不出来这人曾身骑战马,手握兵器,一挥之下,伏尸百万。

  黎童将自己的手轻轻盖上他的手背,触感很粗糙,她摸着他的虎口,那上面的茧子厚得能将她的皮肤刮破。

  “我们是不是一直没有聊过有关于你夺位的事?”

  百里烨身子一僵,紧贴着黎童后背的胸膛微微有离开的趋势,黎童感觉到了一丝冷空气挤了进来。

  他一直以为他们两个能这样相安无事下去,一直到事情结束。

  他死,她活。

  要么,他成为皇帝,她成为他的皇后。

  杀头大罪,他没想过别的路。

  百里烨很聪明,他知道这段时间以来黎童态度上的变化,从一开始答应帮助他,他的名声逐渐在民间有了巨大的转变,哪怕他登位,百姓也不会有太大的反感,反而有一部分大概是乐见其成的。

  到之后的摇摆不定,再到现在她开始寻找退路,甚至在筹谋着如何阻止他,那张纸已经没法作为他们合作的证据了。

  他不在乎,黎童也不在乎。

  可黎童,在乎他的命,在乎得不行,如果阻止她,她一定痛苦万分。

  所以,他任由她去行动。

  计划是必行的。

  只是一旦黎童被发现,她就会很危险,那些人不会同意黎童的动作,他之所以后来让连锐也跟着赤衣保护黎童,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他没法一直护在黎童身边。

  大概是察觉到了百里烨的抵触情绪,黎童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谈?”

  百里烨紧了紧胳膊:“是。”

  “你知道。”

  这是一个陈述句,黎童并没有在问他。

  他知道她的一切行为目的,但是他没有阻止。

  所以,他是真的傻,对吧?

  黎童有那么一瞬间的热泪盈眶,但眼泪没有落下来,她用力深呼吸了一下,将眼泪重新逼了回去。

  百里烨沉默着,这些事本不该放到台面上来说的。

  “我不问了。”

  黎童捏着他的手指,有些闷闷不乐,可又不能跟他发脾气,他实在是压力太大了,她做的这些事跟他的想法相悖,按照他原本的性格应当是要把她关起来的,可他没有,甚至还很放任。

  心里又酸又甜,黎童在他的怀里转过身,双手捧着他的脸,视线从他的五官处一寸一寸挪过去,像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她来的时候,还抱怨老天爷怎么能这么对她,将她送到一个陌生又可怕的世界里来,可现在又觉得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因果这个事还真说不清楚,大概他们上辈子就是有恩怨的。

  “怎么了?”百里烨有些担忧:“夫人不要瞎想,我知道你做的那些事都是为我好,但如果我阻止你,你一定会跟我发脾气,然后瞒着我偷偷地做。与其让你偷偷行事,冒着我不知道的风险,不如我提前将那些风险挡了。”

  黎童瞥了他一眼,那是挡吗?

  似是看明白了黎童眼神中的意思,百里烨笑了笑,低下头来,脑袋埋进黎童的颈窝里,用力地抱着她。

  不管,反正就是挡了,谁来问都是挡了。

  两人没再纠结这个问题,黎童不提,百里烨更是嘴都不会张。

  下船之后,也没在街上多停留,径直回了将军府,有些事还是得做的。

  百里烨回府之后换了一身衣服又出门去了,黎童沐浴完毕,转身去找了柳鸾儿,府里没了周兰和崔晴晴,一下子冷清不少,有春自从嫁人后,黎童也经常不让她回来,说什么嫁了人就该好好相夫教子早点生个大胖小子这类的话,反正说别人是说得很顺畅的,她自己嘛,还是不了。

  到现在,她每次和百里烨同房完,仍旧会习惯性地喝一碗避子汤。

  百里烨很担心,毕竟是药三分毒,但也没有阻止,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不大适合要一个孩子,可那些人不这么想。

  柳鸾儿也是知道的,只是她没说,反正百里烨没什么事也不会到她院子里来。

  死过一回的人,已经看明白了很多事,他爱不爱你,心里有没有你,都特别清晰,以前是蒙了眼睛,总觉得他对你好是因为感情,其实不然,像他们这样的人,哪儿有那么容易碰见感情呢?

  可她就是放不下。

  只是她放不下,也不想逼着百里烨接受她,他救她一条命,这辈子就好好还他。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坐在外面喝茶?”黎童来的时候,柳鸾儿正坐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边的茶都不冒热气了。

  黎童摸了摸冰凉的茶杯,然后触到了同样冰凉的柳鸾儿的指尖,“啧”了一声:“在想什么呀?”

  柳鸾儿将手指缩回了袖子里,用力攒了攒紧,仰头笑道:“没什么,夫人怎么来了?”

  黎童舔了舔嘴唇:“去屋里说吧,外头怪冷的。”

  柳鸾儿听她这样讲,立刻就吩咐了丫鬟端来火盆,她不说还好,一说才感觉出来确实挺冷的,她出来有一阵了,屋里的火盆都快熄了。

  踏过门槛的时候,黎童吸了吸气,惊讶道:“你不怕冷吗?”

  柳鸾儿笑了笑:“一会儿就热了。”

  说罢,丫鬟就去关窗了。

  黎童看着,就道:“门就不必关了。”

  又关窗又关门的,她可不想被闷死在这里面。

  柳鸾儿看着她,没说什么,随她去了,重新倒了一杯热茶捧在手心里,问道:“来找我做什么?”

  黎童坐了下来,接过柳鸾儿递过来的热茶,暖心的温度让她舒服地叹了口气。

  “将军知道我们的计划了。”黎童说着,发现柳鸾儿并不惊讶,立刻反应过来:“你告诉他的?”

  柳鸾儿摇头:“本来也瞒不住他,你真以为我们做得有多天衣无缝吗?”

  黎童看着丫鬟进来将火盆弄热,屋子里片刻后温暖了不少,将寒冷挡在门外。

  “你都不告诉我。”黎童扁了扁嘴:“我觉得我就好像跳梁小丑似的,净让他看我笑话了。”

  “但将军很受用。”

  “嗯?”

  “你的身份注定了你的行事,要么左,要么右,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将军,这让他很开心。不管你是答应了将军合作,还是后来做的那些阻止将军行事的举动,都是为了保住他的命。你要知道,在这皇城中,真正关心将军的人没有几个。”

  黎童被“保住他的命”这几个字说得有些脸红,恕她直言,一开始合作是为她自己,并不是为了百里烨,可她看了看柳鸾儿,并不打算说出来。

  “你呢?”

  “我不一样。”柳鸾儿垂头有些失落。

  她想了很久,甚至都快开始忘了自己的初衷,她那么拼命地建立势力,有数不尽的财富,数不尽的人脉,哪怕离开将军府,离开百里烨,她都能过得很好,能给大哥带去坚不可摧的后盾。

  可令她奇怪的是,每当她想着自己会离开的时候,并不觉得难过。

  她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爱百里烨。

章节目录

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魏小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小聊并收藏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