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0章墙有茨_亿万宗物母_黃金屋中文
  星光闪耀碰撞午夜。

  江雪饮从开开心心地听故事,到最后眼泪沸腾起来。

  原来她举头三尺就有神明保护,那个保佑她的神明就是虚皇尊。

  而她在前世居然是他的爱人。

  江雪饮迟疑地望着龙昂山尊,又复迟疑,最终不了了之。

  龙昂山尊道:“你现在为吴浑所做的事情,象极了你前世为虚皇尊所做的一切,也许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我的故事讲完了,而你也知道你该知道的事情了,那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龙昂山尊问道。

  江雪饮欲断难断这故事,长年累月地身世之谜,灵魂深处对太上京的渴望抵达,原来是因为在太上京有虚皇尊与她纠缠。

  清洁第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江雪饮泪眼婆娑,在喧嚣中慢慢地离开龙道场,离开龙昂山。

  回到织锦城,她抱着吴浑的头,失声痛哭。

  每一个人都是想知道自己的前世,可是知道自己的前世后,今生又将如何安放?

  江雪饮她不知道,所以她才会抱着吴学的头上痛哭起来。

  也许眼泪流干以后,她会知道。

  黄昏时分,常遇贵进来给吴浑喂药,看到江雪饮趴在吴浑身上熟睡。

  他本想退回去,可是无意间看到江雪饮的脸都是泪痕,她便走去摇醒江雪饮。

  江雪饮醒来后,六神无主,迷茫地看着常遇贵。

  常遇贵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没吃过饭吧?要我给你准备饭菜吗?”

  ”不用了,谢谢。“江雪饮道。

  然后,她看着常遇贵手中的汤药,道:“给我吧,我来喂他。”

  ”好吧,我去给你准备饭菜。“常遇贵道。

  着,他便把碗递给江雪饮,默默地退了出去。

  江雪饮接过碗,一勺一勺地喂食吴浑,喂着喂着,她又泣不成声。

  眼泪和着汤药一起喂食吴浑,她也不知道。

  她呆呆地看着吴浑,竟然是无语凝噎,脑海中浮现千千万万的念头,却终究无法形成语言表达出来。

  老太太驻着拐杖,咚哓走来,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来。

  她走到江雪饮的身边,举起拐杖点零江雪饮的额头,轻声道:“人都还没死,你哭什么哭?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

  “我……”江雪饮话的声音已经吵哑。

  老太太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举起拐杖欲揍江雪饮,道:“起来起来,给我起来,要哭自己找一个没人有知道的角落,自己哭一边去,别影响我的病人。”

  “你还不走?”老太太举起的拐杖,眼看就要落在江雪饮身上。

  江雪饮挪动身子,慢慢腾腾地走开,却是一步三回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江雪饮乒在床上,却是欲哭无泪。

  门突然打开,原来是申楠楠不请自来。

  江雪饮赶紧把头埋进被窝里,努力不懈擦拭脸部上的泪痕。

  可是申楠楠却幽幽地道:“别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龙昂山尊都对你了什么?还是他欺负你了?”申楠楠道。

  江雪饮不想理会申楠楠,继续保持把头埋在被窝里的姿态。

  申楠楠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而她也只是把整个身子都躲进被窝里去。

  江雪饮把自己埋进被窝这个坟墓里头,就是不想理申楠楠。

  申楠楠不生气,反而笑起来了。

  她觉得江雪饮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这么可爱的女子,她还是头一次见过。

  所以她坏坏一笑,便朝那拱起来的被子扑去。

  然后,隔着被褥死死地抱住江雪饮。

  江雪饮感觉自己透不过气来,便掀开被头,骂道“申楠楠,你有病啊?有病就去找老太太,她会治你的病。”

  “嘘,别话。”申楠楠道。

  然后,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江雪饮。

  江雪饮知道申楠楠又要跟自己亲亲爱爱,无奈地闭上眼睛。

  管她呢?

  反正大家都是女人。

  于是乎,申楠楠如鱼得水,欢脱起来。

  江雪饮现在认识到,帝王家的私生活真是混乱不堪,与民间流传的那样无异。

  不过,她听到都是男皇帝和男将军的故事。

  现在,轮到她和公主上演这人间的墙有茨。

  墙有茨,不可扫也。

  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

  中冓之言,不可详也。

  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

  中冓之言,不可读也。

  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这首诗《墙有茨》出自《诗经*邶风*新台》。

  当年的江雪饮读到这首诗的时候,觉得这种帝王家混乱的私生活,距离自己太遥远,不曾想过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夜未央,申楠楠心满意足,枕着江雪饮的手臂当枕头。

  她对江雪饮道:“我父皇,灵气竟然只有一半,而且另一半已经被江舟夺走,所以叫我来把另一半送给你。”

  “他还,竟然江舟拥有它,那么你也必须拥有它。”申楠楠道。

  然后,她便把瑶器招来送给江雪饮。

  江雪饮拿到瑶器后,就想到江舟过的话,这本来就是属于她们的东西。

  可是,江雪饮不知道怎么用它。

  于是,她问道:“这个怎么用才不会浪费?”

  “我也不知道啊,我父皇,你拿到它以后,叫我陪你去找龙昂山尊。”

  “你们为什么要给我?”

  “不是了嘛,江舟江雪了一半。”

  “我想问的不是这个,我想听的也不是这个,如果江舟没有拿到另一半,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昆仑灵气?”

  “这个我哪知道啊?”

  “你不是不想吧?”

  “算了,爱信不信,折腾了一个晚上,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

  着,申楠楠就闭上眼睛,不再回答江雪饮的任何问题。

  江雪饮揣摩着瑶器,回想起来都是泪啊。

  如果不是江舟无意跟她争夺,她怕是一半昆仑灵气都拿不回来,可是为什么江舟只取一半,便不再跟她争夺了呢?

  难道是江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江舟只需拿走一半,另一半昆仑灵气,无论江雪饮为谁而冒险到阎浮世界的盆偃孤峰,最后是结果都是便宜江雪饮?

  可是,江舟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夜已深,而江雪饮却还在想不通,看着申楠楠进入梦乡,她也去见周公了。

章节目录

亿万宗物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亿万宗物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