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必死之志_大家请我当皇帝_黃金屋中文
  当红娘子亲自率众赶到,进入到洛阳城的时候,张顺等人正在洛菜市口斩杀河南知府、同知、判官等官吏。

  乌泱泱的一群百姓,里三圈,外三圈把菜市口围的密不透风。

  红娘子在外面看的奇怪,就命小丫头箭儿跑过去看看。箭儿看了看挤成一坨的人群,只好喊了两个大汉在前面开道。

  她自己跟在后面,好容易才挤了进去一看,俏脸不由一白,便扭头又挤了出来,寻了棵树扶着呕吐了半天。

  箭儿这才擦了擦嘴,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跑回来的汇报道:“夫人,老爷在里面杀人呢,血淋淋的人头轱辘在那里好几个,吓死奴婢了!”

  “赏于祖,戮于社”是古代中国最早关于行刑地点的记载,用赏赐的地点来表达自己祖宗的仁德,用杀戮的刑罚表示鬼神的威严。

  只是再到后来,多数把犯罪“戮于市”,以便让更多的人看到,杀鸡儆猴,威慑不法。

  这里的“市”可以是热闹非凡的商业街,也可以是早晚行人众多的菜市口。

  其实以明末官吏的德性,十官九贪,杀之本就理所当然。这些人平日身居高位,和平民百姓直接接触和冲突亦不是很多,一般人也很难得知其贪与不贪。

  更何况杀与不杀,本也在张顺一念之间。按照常理来说,除非掠夺一把就走,为了保证洛阳城的正常运行,应该大量留用原本官吏才对。

  结果当张顺麾下的士卒,从这些人家中抄查出来数万数十万财货和数千石乃至万石的粮食的时候,张顺便实在是忍不住要“替民除害”了!

  本着“山不厌高,海不厌深”,财不厌多的心思,如此几条大鱼,张顺岂能放过?

  再说杀了这几个鸟人既能收买一波人心,又能给自己新招募的徐全、洪觐杨、李锡九、王懋忠、孙承宗以及嵩阳书院诸学子腾出来位置,又何乐而不为呢?

  一套公审、判刑和当场处决,张顺连续砍了好几个人头。他们一边行刑,还一边让徐全带几个生员在那里宣读被杀之人的罪状以及张慎言写的“讨庶檄文”。

  洛阳城之中好久没有什么轰动性的事情了?大家听说了这段热闹都赶过来围观。事情进入到**的时候?时不时还有百姓起哄喊道:“杀得好,砍了这狗官!”

  正当众人正杀得起劲的时候?忽然周围围观百姓一阵扰动?蓦然被几个壮汉死命推开了一条通道来。等到众人散开,当众便走出来一位气质非凡的红衣女子。

  张顺抬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没见的红娘子。

  张顺不由展颜一笑?他招了招手把身边的赵鲤子喊过来?命他继续处理洛阳城中的这些官员,自己便连忙迎了上去。

  红娘子依旧像当初张顺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漂亮,虽然如今她已经有了三四个月的身孕,不过这个时代的衣服宽松?张顺是半点也看不出来她有微凸的腹部。

  他伸手替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一缕头发?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了?”红娘子反过手来也给他整了整衣衫,微笑道,“再不来恐怕你真个要把天通个窟窿了!”

  “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该来!”

  “可我已经来了。”红娘子轻轻笑道,“不但我来了?李香也来了。宋先生也来了,张三百、马英娘都来了!”

  “你一人性命虽不足惜?可是大家的性命全系于你一身,你若有了三长两短?我必不能独活!”

  “三娘怎么没来?”张顺抬头望了望这些熟悉的面孔,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我把她留抱犊寨了!张家不能绝了后?若是我们都死了?回头也能有人给你上柱香!那陈长梃最为义气?寨中的的事务我都托付与他了。若此事不可为,有他在还能护得三娘和十五周全!”

  张顺死死的盯着红娘子半晌,又扭头看了看,李香、宋献策、马英娘、张三百等人。他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柳如是这时候看到众人过来了,也偷偷的溜了过来。她没有注意其他人的神色,只道是张顺和红娘子在那里述说离别之情,便偷偷摇着手招呼那小丫头箭儿。

  箭儿有点害怕那边的血腥,就白了脸连忙摆手不敢过来。柳如是见她害怕,不由起了吓唬她的心思。她便轻提莲裙伸出小巧的绣鞋,想把其中一个当蹴鞠踢了过来。

  柳如是抬起脚,虚踢了一脚。箭儿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连忙拽着红娘子的袖子躲到了她身后。

  箭儿这一叫不要紧,顿时把原本沉重的气氛给破坏了。

  红娘子皱了皱眉头,瞪了柳如是一眼,然后伸手搂着直打哆嗦的箭儿,轻轻的拍着。不过,她嘴上却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我们回去再说吧!”

  刑场上能是什么说话的地儿?张顺连忙喊来徐全,让他带着几个生员辅助赵鲤子将行刑之事安排好,这才带着他们去了福王府。

  福王府何其奢华,不过大家也没有观看一番的心思。张顺顺便也把张慎言喊来,顾不上风尘仆仆,众人便在客厅议起事来。

  本来张顺本着“搅屎棍”心态,没事儿往“厕所里扔个炮仗”,想把这大明天下的水搅混了。

  夺了洛阳城,事情的严重性他已经有所预料。但是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这样严重,甚至到了妻妾也要赶来,以示必死之意的程度。

  本来他光棍一条,**裸来,**裸去,怕的了什么。可是如今他已经不是独自一人了,他的生死已经能够决定这数万人的生死了,所以他必须要活着,活着就需要胜利。

  张顺这次也不再征求大家意见,直接下定论道:“洛阳环山带水,易守难攻,可为天下资。既然为我所夺,定然为朝廷所恶。不出数十日必有大军前来围剿。守如何守,战如何战,大家且说一说对策吧!”

  张慎言闻言一震,半晌说不出话来。那张都督见众人都没说话,想到自己有过守城经历,便说道:“守城之法,不过将有必死之心,兵有敢战之志,城有可守之固,内有可食之粮和可饮之水,外有援兵劲卒,方曰可守。”

  “张某方来,不知城中何所备也,不敢妄言。但言守城之事,张某之才不过萤火罢了,不敢与日月争辉,以免误了主公大事。”

  “若主公愿守,我可保举一人,定使这洛阳城固若金汤,虽十万大军来攻,必无功往返也!”

章节目录

大家请我当皇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四代重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代重奸并收藏大家请我当皇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