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一掷千金_三国之凤舞九天_黃金屋中文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三国之凤舞九天 (ie)”查找!

  高顺陷阵军到达司隶,摩拳擦掌准备建功立业之时,晋阳城内,热闹非凡。

  西域十八国加上大秦、安南、贵霜帝国的使团尽皆到达。叶欢效仿后世世博会的构思,在城内为各国设立专门的会场,让他们去展示本国的风土人情。

  百姓们就爱看个新鲜,天子同时下令,取消宵禁,晚间流光溢彩,富丽堂皇。

  叶欢并未去迎接各国使团,出面的是晋阳令满宠。如今大汉被各国视为“天朝上国”,身为骠骑将军?哪一国的使团又有资格让他亲自出迎?能见到就是荣幸了。

  中午与何刚李韬等人为张叙接风之后,晚间叶欢便带着一众妻妾出来“逛街”了。当然,众人要稍作打扮,否则叶大公子一家出行,总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袁鸾等人是跟着夫君出来看热闹散心的,叶欢却有自己的目的。比如大秦的玻璃器,用的是琉璃之法,其工艺却要领先与大汉,这门手艺,器物阁是必定要研究的。

  一旦有了可以自己打造的玻璃器,首先的好处就是千里镜的推广。叶欢可以将之配到校尉级别,侦察队专属,幽州司隶豫州,三战下来此物的威力已经得到了证明。

  “叶悦之,你说佛教就是从这贵霜帝国传来的?”看着那些僧侣,郑毓不由小声对叶欢问道,佛教自东汉开始传入大汉,其宣传的教义,却让民众信之者颇多。

  “并非贵霜帝国,此国原本还是我大汉西域都护迁移过去的大月氏,他们不敌卫霍之勇,但去了古食毒,却击破了本土的孔雀王朝,佛教是在孔雀王朝兴盛的。”

  “哦,那他们头上的黑点又是什么?”

  “那叫戒疤,佛家觉得人的头发是烦恼之源,用香火烫发根,就能不再生长了。”

  各国的表演,吸引了无数晋阳百姓的围观,林林种种,不光他们觉得新鲜,叶家众人也是一般。而叶欢口若悬河,解释详尽,让叶恒叶礼等人对父亲的“博学”更加敬佩。

  “爹爹爹爹,那里有猴子,有猴子,带菁儿去看。”被叶欢扛在肩膀上的叶菁,看的更是目不转睛,从到集市开始,一双小手就拍个不停。

  叶欢可是身长八尺,在人群之中鹤立鸡群,叶菁的目光几乎不受阻碍。看见这一对父女和他们周围之人,很多晋阳本地的乡亲,都猜的出来,自觉的为他们让开位置。

  要说辛苦,莫过于楚南李云等人了,别人可以纵情欢乐,他们的神经总是绷的紧紧的。其余十六名暗影护卫,亦对自己保护之人全神贯注,寸步不离。

  “好,爹爹带你去看。”对女儿的要求,叶欢从不会拒绝,当下便移动脚步。

  “爹爹爹爹,那猴子和照夜一样,是白色的,好漂亮,他还会翻跟头。”

  “翻跟头?”叶欢一笑,猴子可不是会翻跟头吗?

  念头刚起,胸前玉佩开始震动起来,还没等他发问,略带急切的声音随之响起。

  “叶悦之,前面那是只灵兽,灵兽你懂吗?买,买,我要……”

  “玉佩哥你别激动,灵兽啊,难道你要吃了它?”叶欢摸摸胸口问道。

  “谁说我要吃它,本佩要养他,养好了,以后也有你的好处。”

  “我去真的假的?我以为你只要吃玉了。”叶欢说着话,脚步却是不停,这里的人群尤其拥挤,可也架不住大公子神力兼脚步灵活,不片刻就到了面前。

  等看清台上那个白影,叶欢不禁眼中一亮。叶菁说的没错,它和照夜一样,通体雪白。高有六尺左右,翻跟头的动作灵活之极,还会给人作揖,引来一阵阵掌声。

  “谁说只有玉,有灵气的本配都要,快,去买下它。”玉佩的声音有些激动。

  “行,不就买吗?本公子有的是钱。”叶欢颔首道。

  “哎,那个啥货郎,你这猴子怎么卖?本公子买了。”刚要说话,一旁却有人开价了。

  “嗯?晋阳还有敢跟本公子叫板的?”叶欢眼光看过去,那个青衣公子十八九岁年级,看那穿着配饰,应是大家子弟,言语之中有着种说不出的傲气。

  “公子,这里其他东西都能卖,小白不行。”长着鹰钩鼻子,眼窝深陷的异族人笑着答道,听他的发音虽然不甚标准,但总算吐字颇为清晰。

  青衣公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公开拒绝,有失脸面。

  “怎么,你们来我大汉朝拜行商,就该知道我大汉富有四海,你尽管出价便是,本公子绝不还价。便是百两黄金,本公子说要也就要了。”

  公子说着话,眼光不忘扫向身边一位宫装少女,却是生的娇俏可人。

  “爹爹爹爹……”叶菁喊了一声,周若兰到了近前,看见母亲,她的声音立刻小了下来,双手抓住叶欢的发髻,在他耳边轻声道:“爹爹,菁儿也想要它,和小青作伴。”

  “叶悦之,不能被别人卖去,快点弄他!”玉佩的声音接踵而来。

  “菁儿放心,你爹看上的东西,谁也抢不走。”叶欢一言,身边众女皆是摇头。都是朝廷大将,一家之主了,还在集市上何人抢东西,只有叶欢干的出来。

  “南哥,这小子看得有些面生啊?知道他是谁吗?哪位大人家的子弟?”

  楚南闻言,仔细打量了一下,拈须道:“主家,好像和散议大夫刘常大人有些像。”

  “刘大人?那你说,我要了,算不算欺负人?”

  “不算,价高者得嘛!”楚南立刻道,自从叶菁一开口,他就知道面前的白猿跑不掉,小姐喜欢白鹤,叶欢一句话,全扶余上下都得帮她找,小青是最漂亮的一只。

  “夫君,说是价高者得,可你要是出面,岂不是以大欺小?”周若兰一旁道。

  “若兰妹妹说的是,夫君如今身份,不可如此。”袁鸾也到了身边。

  “叶悦之,你不会惧内吧?那可不像你!”

  “闭嘴,什么叫惧内,听老婆的话有饭吃知道吗?放心,好好看着。”

  叶欢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落在叶恒身上,招招手将大公子喊道身边:“恒儿,那只白猿你妹妹看上了,有人要出价,为父听你母亲和兰姨的,你来!”

  叶恒听了,眼神中闪过一抹兴奋,看了青衣公子一眼便道:“父亲放心,孩儿遵命。”

  “好,你也放心,菁儿喜欢,多少钱你爹都出!”叶欢拍了拍胸脯。

  听着这对父子对话,袁鸾哭笑不得,周若兰也有些发愣,未料夫君竟会如此。

  “公子,这白猿真是不能卖的。”鹰钩鼻沉吟半晌之后,还是言道,本来公子口中说出百两黄金,对他是极大的诱惑,可想想自己的任务,终究不敢答应。

  青衣又看了身边少女一眼,坚定的道:“二百两!”

  “嗯?”叶欢摸摸鼻子,这家伙挺有性格啊,不禁又问楚南:“南哥,一个散议大夫,俸禄一年才三千石,莫不是个贪官?”

  “主家,要不要去满令尹那里?”楚南立刻答道,并州对于官员的贪墨,向来惩治极为严厉。小事儿叶欢可以视而不见,但数字巨大的,可是要法办的。

  “公子,属下知道一些。”此时,身旁的暗影护卫出言了。

  “说!”叶欢挥挥手,暗影的历练,除了护卫之外,还有监察百官之责。

  “刘常原是弘农望族,与卫家有通家之好,到了并州之后,百业兴旺,家底更是殷实。他叫刘宇,乃是家中长房长子,没有举孝廉,却是从商家之事,二公子知道。”

  “长房长子?不务正业啊。”叶欢叹道,却不知真正说到原因,还是他的锅。大汉商路兴盛之后,后者的地位虽还不如士农,却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两百四十两……”那边刘宇的声音依旧沉稳。

  “切,就加四十两?没钱了吧?换了言之,一百两往上不带动的。”叶欢嘴角一撇。

  “就是,人傻钱多,哦不,钱也不多,不能和你比。”玉佩的语气一模一样。

  “本公子出三百两。”就在此时,又一个声音响起,中气十足。

  “对对对,这才是我叶家的风范。”叶欢不无得意的道。

  刘宇听了,目光立刻扫了过来,待看见叶恒的身形气度,眉头不由皱的更紧。

  晋阳是大汉帝都,名门贵胄云集之地,高官门阀不知凡几。爹爹无数次告诫,在这里,纨绔气度必须收敛,否则一旦碰上硬茬,尤其是那几家的公子,吃不了兜着走。

  深吸一口气,再见身边玉人有些不悦之色,便沉声道:“三百二十两。”

  “四百两!”叶恒接得极快,对青衣公子看自己的眼光亦视而不见,他是改装过得,更重要的是此次是奉命行事,有爹爹撑腰,他不会仗势欺人,但以财压人嘛?

  刘宇眉头跳动几下,嘴角嗫嚅着欲言又止,终于一挥袍袖:“好,这位兄弟豪气,四百两黄金,某不是退让,只是一味抬价,便宜了此人,便让给你吧。”

章节目录

三国之凤舞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诸葛不要太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不要太亮并收藏三国之凤舞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