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太仓惊魂夜_大唐的玩家们_黃金屋中文
  巴蜀的秋饷到京引发的热潮一直延续到当天的夜晚。这一夜,金吾弛禁,整个长安的里坊笙箫不断,踏歌狂欢之音不绝于耳。平康坊内的藏娇楼更是灯火通明,满长安的王公亲贵聚集在花厅之内,观赏永强永海川在雷公戏内大杀特杀。

  永强似乎也玩上了瘾,从午后一直玩到三更天,连赢十几局,很快就把他的排位上升到了钻石排位,和飞鱼大娘船上久经沙场的老玩家们遇上,开始了一场又一场跌宕起伏的血战。

  那些藏娇楼内被江南玩家虐得死去活来的王公亲贵,争抢着和永强组队,誓要在雷公峡谷找回失去的尊严。

  整个花厅都沉浸在为长安雪耻的激昂情绪之中,纷纷大声疾呼,用力鼓掌,使劲儿为永大侠鼓劲儿。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厚着脸皮,求永强和他们组队,被他带着大杀特杀,也跟着连续赢了好多场,成为全场的焦点。仇飞英身边围了一圈的公子贵女,无不向他大献殷勤,求他和永强通融一下带他们玩一个。

  永强相当给面子,直接把队长给了仇飞英,让他自行决定组员。仇飞英简直就像拿到了敕旨一样,这个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啊。整个长安最尊贵的世子公主都把他奉为神明。只要能组上永强大杀特杀,这些贵客简直能把他当爹。

  这可是仇飞英这辈子最高光的时刻。就算仇士良把他任命为神策右军中护军的日子,都没有今天体面气派。

  永强这个朋友,他交定了。整夜他在想的就是一件事,说什么也要把永强留在长安,他要和他永远在一起。

  相比仇飞英等人的风光写意,守在南太仓的京畿行营的士卒们就太凄惨了。秋雨虽然停了,但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这一夜的南太仓四面漏风,冰冷刺骨,点多少篝火和火把都不够用。

  守仓的士卒们纷纷躲到一半还能用的太仓署府衙取暖,苦苦等待北太仓的运粮部队来把这些谷物和钱饷转走。

  但是,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的。仇士良在转运粮饷之前,需要和神策军诸司商量好截留的数额。在把粮饷全部搬入北太仓之前,他需要把一部分钱粮转运给诸司以喂饱靠粮饷而肥的神策军士,尤其是北门宿卫的量必须留足。

  这些都是在运往北太仓之前必须决定的。等到把分发给神策诸司的粮饷定了,剩下的会被仇士良运往北太仓封存,这些就是他的私房钱,别想再有任何人探手去拿。

  诸司将领深知仇士良的尿性,所以在他没看到钱的时候,立刻赶着分钱,互相之间开始了漫长的扯皮和争夺。长安钱粮两荒,各军士卒想钱已经想疯了,如果不能想出个大家满意的分法,当天就能兵变。

  仇士良虽然厉害,但是治理长安还需要神策全军的效力,所以也只能耐着性子和他们商量。

  这一商量,就是一直商量到夜半三更。

  就在守仓的士卒们快要累得打瞌睡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南太仓正门前。

  “呔!永强永海川何在,给老夫出来!”粗豪的声音响彻云霄。

  “嗯?永强永大侠?”守门的京畿行营都头从半瞌睡中惊醒,以为自己回到了雷公峡谷之中。他探头看了半天,却发现发出这么粗豪声音的人,竟然是个瘦小枯干,满头花白头发的小老儿。

  “喂,兀那矬丁老儿,这里没有永强,快快滚蛋,莫要惹了军爷生气,一刀活劈了你!”都头昂首怒喝。

  “何方猪狗,竟敢如此看轻于我,可知我之名号?”

  “你这田舍老奴,活腻了,竟敢辱骂神策军士,不怕满门抄斩吗?”

  都头和老头之间的互骂,把在半梦半醒间的两千守仓士卒都唤醒了。大家夜里正感到寂寞难耐,无处排解,如今听到有这热闹,全都跑出来围观。

  “哼,也罢,既然永强永海川不来,我便给你们这帮猪狗辈变个魔法,变没你们守卫的百万粮饷!”老头子冷笑着大声道。

  “哈哈哈哈……”都头和看热闹的守仓士卒们都笑了出来。

  “哪里来的疯老儿,你一个人想要变走百万粮饷?我们让你搬到明年,你看看你能搬走一半吗?”都头笑得肚子疼。

  “可恨,我多年不走江湖,这些鼠辈竟然都不记得我摘星叟的名号了,如今我摘星叟再出江湖,便让天下知道,我来为我徒儿蕙兰报仇来了!”小老儿朗声怒喝。

  “谁?”都头和守仓士卒们都是一愣。

  “你们无需知道,告诉永强永海川就好。”小老儿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一盏小小的孔明灯,“看好了,千万别错过,你们这百万粮饷,就会被这盏冥灯一朝收尽。”

  “……”都头和士卒们听得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往孔明灯上看去。

  噗!小老儿手中突然冒出一道符火,孔明灯瞬间点燃,放射出刺目的金光。气势磅礴的金光一下子吞没了整个世界。

  “哎呀——”整个南太仓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仓前所有人的眼睛都被这恐怖的强光照得双眼生疼,视野被红白光幕覆盖,什么都看不见。

  “疯老儿受死!”都头捂着眼睛,挥着刀朝小老儿所在的方向冲来。

  其他京畿行营军士都舞动刀枪到处乱挥,互相之间刀枪碰撞,打成一团,不时有人被误伤砍倒。

  就在这一片混乱的时候,在仓门前点燃孔明灯的小老儿小心翼翼地穿过到处乱挥刀枪的士卒,走到仓门口,警惕地望着周围捂着眼睛发疯的士卒,观察着他们的状态。

  等到差不多快一刻钟的时候,他确定无人能够看到东西,立刻闪电进仓。此时南太仓靠近门口的地方留下了一枚入画匣,如约定中的一样。

  小老儿一把抢过入画匣,揣入怀中,身子一转,以踏月追星术冲破仓库的顶棚,瞬间消失了踪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守仓都头和士卒才一点点恢复了视觉。他们揉着眼睛看着周围,不少同僚都已经在集体失明的混乱中被砍伤倒地,疼得咿呀乱叫。

  “进仓,都给我进仓!”都头挥动着随身佩戴的横刀,仓皇地朝着仓门内冲去。

  他揉着仍然在发花的眼睛,朝仓门内看去。四百万贯制钱,一百万石谷物,全部消失不见!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全身瘫软。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库房依然如故。

  他双眼一翻,整个人如面条一般瘫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藏娇楼内永强带着仇飞英、赵环、董炎和硬凑进来的李淑仪逆势翻盘,再次干掉了一队江南武盟成员组建的开黑队,这一局打得波澜起伏,有来有回,非常痛快。在拆掉对方基地之后,众人从画中出来,无不大呼过瘾。

  永强所在的单间倏然打开,鱼玄机巧笑嫣然地陪着永强从单间里走出来,顿时赢得了众人一阵热烈的调笑叫好。

  “永大侠,不玩了?”仇飞英连忙上前来。

  “玩得太久,有些倦了。”永强淡淡一笑。仇飞英、赵环和董炎都惭愧挠头讪笑。

  永强可不是倦了吗?每一局都这么逆势带飞,一神带四腿,这对心神的折磨可是相当强烈的。

  仇飞英、赵环和董炎只玩过不多的几天,所以战斗经验不是很丰富。而李淑仪更是超级兵一枚。全靠永强在对抗路一个人撑起一片天。

  “永大侠稍事休息,鱼姐儿,好好伺候。待会儿咱们再来几局如何?”仇飞英恬不知耻地问。

  “飞英兴致很高啊。”永强不置可否,显出一副舒适享受的样子,显然鱼姐儿的伺候非常周到。

  “哈哈,鱼姐儿,一定要好好伺候永大侠。”仇飞英看到永强没拒绝,大喜过望,连忙塞了一铤足额的金饼子给鱼玄机。

  “多谢仇大人,放心吧,必让永大侠宾至如归。”鱼玄机媚笑着说。

  就在仇飞英兴奋不已地想要自己单独再开一局玩时,平康坊外响起了快马踏地的雷音。花厅内谈笑欢歌的贵客和姐儿们都脸色苍白地望向窗外。

  仇飞英的眼皮一跳。有哪个金吾卫如此不长眼,竟然敢来平康坊藏娇楼找事?莫不是想要跟京畿行营争风头?他伸手压住腰畔的横刀刀柄,猛然站起身。

  就在这时,花厅门口迎客的小厮被人粗暴地推翻在地,一群满头大汗的京畿行营士卒狂奔进花厅。

  “何事惊慌?”仇飞英此时已经站起身,看到进门都是自己的麾下,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震惊。

  “启禀中护军大人,南太仓失窃!”这群军士轰然趴伏在地,异口同声地大叫。

  “失窃?!”仇飞英一时之间感觉像是在做梦,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南太仓从来不会失窃。没有什么飞贼到南太仓偷东西。里面装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最朴实的制钱和谷物。就算有神偷能够搬走一石的东西,又能值得几个钱?

  南太仓最大的危机是被劫。整个南太仓被一把火烧了,或者守仓士兵全灭,攻击军队带了骡车运走所有的东西。

  守仓的士兵主要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

  仇飞英还从未听说过南太仓能失窃的。

  “行了,说吧,丢了多少东西?”仇飞英松了一口气。

  “全没了!”来报信的军士们齐声说。

  “啊?”

章节目录

大唐的玩家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金寻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寻者并收藏大唐的玩家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