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攻心_大唐再起_黃金屋中文
  山东地区,古青州所在,在唐末时期,乃是赫赫有名的藩镇,平卢军所在,亦曰叫淄青军。

  其晚唐时,其与成德、魏博军,号称三大反镇,极为不服中央,经常造反,驱逐节度使,后来李正己据有淄青,竟然传了四代,共计五十四年,桀骜不驯。

  其最有名的大事件,就在于派遣刺客,刺杀于宰相武元衡在上朝途中,其不幸身亡。

  后来,经宪宗平定后,将其一份为三,分位三道,淄,青,齐,登,莱仍为淄青节度使;分兖,海,祈,密置兖海观察使;濮,曹,郓置天平节度使。

  至此,直到唐亡,不复反叛,反而成为大唐的忠臣。

  唐昭宗被朱温杀害后,最后一任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嚎啕大哭,痛斥朱温的叛逆行为?结果被讨伐?被迫投降。

  然后由于朱温的侄子朱友宁在讨伐王师范时战死,王师范投降后被朱温灭族?甚为可惜。

  所以?李威知晓,他来山东?不是为了夺取州县的,而是来争取民心的?这个孔孟之乡?天然的就具有保守性。

  于是,第二天,他并没有用兵与周边,而是在登州?进行一场简陋而庞大的祭祀活动?其祭祀者,就是王师范,褒奖其忠诚与唐室的行为。

  一时间,整个登莱为之一震,这种褒忠的行为?是符合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的,为皇帝身死?这是忠孝之道,完全是孔孟大地的主流。

  虽然效果不显著?但李威却明显感觉到,周边人心的变换。

  这时?东京的诏令?这才莽撞的来到莱州?李威这才知晓,宋国的昏招,他不由得大喜:“如此一来,此战,宜攻心为上,咱们须得延迟几日,才是最佳的出兵之日。”

  射声司的实力超过李威的想象,岂止是登莱二州,就算是附近的青州、密州,都在其控制中,只是不及登莱这般直接投降罢了。

  刺探消息,封锁消息,对其简直是易如反掌。

  “也就是说,青州的平卢节度使,自安审琦之后,就无人担任了?”

  李威颇为诧异。

  安审琦(扬州有个王审琦……)是沙陀人,乃是最后一任平卢节度使,其人威猛,被郭荣称赞为“国之元老”,对他颇为礼遇。

  但这位猛将,却在显德六年正月七日(959年2月17日)夜间,其在沉醉中被仆人安友进、安万合杀害,享年六十三岁。

  之后,就是北伐幽燕,然后就是郭荣甚死,再是改朝换代,黄袍加身,所以平卢节度使一直没有就任。

  “难怪射声司畅通无阻,原来其各州县松散并无人节制。”

  李威恍然大悟,他就说,射声司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果然是有原因的。

  山东地区,古青州所在,在唐末时期,乃是赫赫有名的藩镇,平卢军所在,亦曰叫淄青军。

  其晚唐时,其与成德、魏博军,号称三大反镇,极为不服中央,经常造反,驱逐节度使,后来李正己据有淄青,竟然传了四代,共计五十四年,桀骜不驯。

  其最有名的大事件,就在于派遣刺客,刺杀于宰相武元衡在上朝途中,其不幸身亡。

  后来,经宪宗平定后,将其一份为三,分位三道,淄,青,齐,登,莱仍为淄青节度使;分兖,海,祈,密置兖海观察使;濮,曹,郓置天平节度使。

  至此,直到唐亡,不复反叛,反而成为大唐的忠臣。

  唐昭宗被朱温杀害后,最后一任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嚎啕大哭,痛斥朱温的叛逆行为,结果被讨伐,被迫投降。

  然后由于朱温的侄子朱友宁在讨伐王师范时战死,王师范投降后被朱温灭族,甚为可惜。

  所以,李威知晓,他来山东,不是为了夺取州县的,而是来争取民心的,这个孔孟之乡,天然的就具有保守性。

  于是,第二天,他并没有用兵与周边,而是在登州,进行一场简陋而庞大的祭祀活动,其祭祀者,就是王师范,褒奖其忠诚与唐室的行为。

  一时间,整个登莱为之一震,这种褒忠的行为,是符合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的,为皇帝身死,这是忠孝之道,完全是孔孟大地的主流。

  虽然效果不显著,但李威却明显感觉到,周边人心的变换。

  这时,东京的诏令,这才莽撞的来到莱州,李威这才知晓,宋国的昏招,他不由得大喜:“如此一来,此战,宜攻心为上,咱们须得延迟几日,才是最佳的出兵之日。”

  射声司的实力超过李威的想象,岂止是登莱二州,就算是附近的青州、密州,都在其控制中,只是不及登莱这般直接投降罢了。

  刺探消息,封锁消息,对其简直是易如反掌。

  “也就是说,青州的平卢节度使,自安审琦之后,就无人担任了?”

  李威颇为诧异。

  安审琦(扬州有个王审琦……)是沙陀人,乃是最后一任平卢节度使,其人威猛,被郭荣称赞为“国之元老”,对他颇为礼遇。

  但这位猛将,却在显德六年正月七日(959年2月17日)夜间,其在沉醉中被仆人安友进、安万合杀害,享年六十三岁。

  之后,就是北伐幽燕,然后就是郭荣甚死,再是改朝换代,黄袍加身,所以平卢节度使一直没有就任。

  “难怪射声司畅通无阻,原来其各州县松散并无人节制。”

  李威恍然大悟,他就说,射声司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果然是有原因的。

  但这位猛将,却在显德六年正月七日(959年2月17日)夜间,其在沉醉中被仆人安友进、安万合杀害,享年六十三岁。

  之后,就是北伐幽燕,然后就是郭荣甚死,再是改朝换代,黄袍加身,所以平卢节度使一直没有就任。

  “难怪射声司畅通无阻,原来其各州县松散并无人节制。”

  李威恍然大悟,他就说,射声司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果然是有原因的。

  “难怪射声司畅通无阻,原来其各州县松散并无人节制。”

  李威恍然大悟,他就说,射声司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果然是有原因的。

章节目录

大唐再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黃金屋中文只为原作者兰彻二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彻二世并收藏大唐再起最新章节